第667章 不能着急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0-26 字数:2251 阅读进度:672/793

个头不高,但也说得过去。

长相一般,却也五官端正。

配我家女儿……

勉强及格吧!

要不,怎么说这大多数女人本是来自于火星的异种生物呢?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以让她们恨你恨到咬牙切齿,一句不经意的话语,也可以让她们爱你爱到死心塌地。

饶是韩春滢这类汁家哥大学博士毕业的高材生,且贵为汁家哥大学医学院药理教研室的副教授,在此方面上,仍未摆脱了来自于火星的个性特质。

但见江来韩春滢这两口子的神色发生了如此转变,杨兮暗自松了口气,同时还小小地得意了一把。

不是这俩人好忽悠,而是小爷忽悠人的本事实在是了得。

本着趁热打铁的原则,杨兮接道:“实话实说,江主任的年纪摆在这儿了,从理论上,或许还能指导一下他孙女,但在实践上,却已是无能为力。放眼江北市,或是放眼南江省,甚至可以说放眼全华国,也只有我杨兮才够资格做您二位女儿的老师,这是公认的事实,不接受任何反驳!”

这话说的颇有技巧。

明面上,是杨兮的自吹自擂。但细品一下,那杨兮能在汁家哥大学医学中心征服了丹尼尔教授和哈空教授两位顶级大咖,而康斯坦丁教授和费舍尔教授这二位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也是着实佩服,如此成就,评价一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并不为过。

所以,说只有他杨兮才有资格做江雨蓓的老师,实际上却是对江雨蓓的无限夸赞。

江来不由现出了笑容。

而韩春滢的两道眉毛也不自觉地打起了弯来。

“还有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您二位的女儿继承了她爷爷江大主任的优秀基因,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手术天赋。我不知道您二位知不知道,天赋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玩意并不能终身陪伴着你的,尤其是手术天赋,只会随着人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消退,而它的最高峰值,便在二十四五岁的时候。换句话说,让江雨蓓跟着我,三年,最多三年,我保证她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

杨兮说着,同时在心中盘算了一下,那个傻丫头还有半年才毕业,等她毕了业,立马拿下。

三年……

嘿嘿。

娃都有了,还他么用得着担心这那那这的么?

对一名影帝级的演员来说,演技不是个问题,随时随地都能把角色给演神了。

但问题是剧本得对路才行。

杨兮心中有鬼,所以在面对江来韩春滢俩口子的时候难免有些心虚,因而在给自己制定剧本时有些跑偏,于人设方面上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爱才惜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老师形象,一丢丢的儿女私情都未敢夹杂其中。

要是说演技一般也就罢了,那江来韩春滢俩口子多少都能体会到表层之下的那点想拱了他们家大白菜的龌蹉思想。可那杨兮的演技却是杠杠的硬,一通奥斯卡金像奖水平的表演下来,居然让江来韩春滢俩口子产生了误会。

你小子只是想把我家女儿培养成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

难道你小子对我家女儿就没有一点那个意思吗?

这怎么能行哩!

胆敢让我家女儿忍受单相思之苦……老娘豁的一身剐,也得把你小子给拉下马!

江来及时地握了下韩春滢的手。

这老俩口相濡以沫在异国他乡打拼了二十年,早已是心有灵犀,被江来轻轻一握,韩春滢登时醒悟过来。

不能着急。

得先把这小子给稳住了,才能顺利见到女儿,等见到了女儿,再推心置腹地跟女儿好好谈谈。

应该尊重女儿的理想,可以放弃得来不易的汁家哥入学门票,但女儿的终身大事马虎不得,这小子要是真有对不起女儿的意思,到时候再跟他血拼也不迟!

杨兮觉察到了这俩口子的神色变化,但因此方面的经验有限,一时间想不懂是何原因。

就在心中打鼓之时,听到江来表态道:“杨医生,你的这番话对我们来说可谓是振聋发聩,我年轻时,正是因为看到父亲做为一名外科医生的种种不容易,这才半道改行,学了药学。不过,你说得很对,一个人最难能可贵的就是拥有自己的理想和志向,并不会因为前方的困难险阻而退缩,不会因各种诱惑而改变。”

“蓓蓓她既然选择了要继承她爷爷事业的道路,那么,我们做父母的就理应支持她,鼓励她。虽然这条道路上充满了艰辛困苦,但她愿意面对,我和她妈妈也只会感到自豪。”

江来轻叹一声,微微一笑,接道:“请你帮我们给蓓蓓带个话,天下父母心,没有哪个父母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好的。如果我们之前的行为伤害到了蓓蓓,我跟她妈向她道歉,是私下里道歉还是公开道歉都可以。”

杨兮不由向江来竖起了大拇指。

唉!

那杨副校长要是有人家江来的一半,该有多好啊!

韩春滢附和着丈夫江来,轻声嘱托道:“拜托你不要把我突发疾病的事情告诉蓓蓓,也不要告诉她爷爷,他们要是问起了,你就跟他们说,今年春节,我们二人一定回国陪他们过一个开开心心的新年,再也不会提来这边读书的事情。”

杨兮点头应下了。

江来跟韩春滢不由相视一笑。

经历过一场生死别离后,人的性格理念都悄然发生了转变,只不过是时间尚短,自己还没来得及意识到。不过,在杨兮的一番抱有极不端正目的的忽悠之下,这二人才豁然发现自己的思维跟以前已经不在一条道路上了,甚至,连大方向都有了改变。

亲情,完全压制住了内心中的各种虚荣。

年轻时树立起来的理想在思想的角落中被重新发觉,当擦去了覆在上面的灰尘之后,豁然发现,它的光芒才是最耀眼的。

“还有,你可以告诉蓓蓓,我跟她妈会慎重考虑她的意见,回国,彻彻底底地回去,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华国人!”

说这话时,江来的手紧紧握住了妻子韩春滢的手,而韩春滢的反应则是充满幸福地看着丈夫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