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只有两厘米的距离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0-18 字数:2213 阅读进度:656/793

丹尼尔教授颇有些头大。

出于好奇,同时也是出于潜意识中的逆反心理,丹尼尔才同意了康利的建议,向那华国年轻医生发出了客座交流的邀请函。

本想着亲手揭穿康利和那华国年轻医生的勾结造假行为,可没想到……

葡萄皮剥得好不代表手术也能做得好,这一点,在理论上绝对能够站得住脚。但是,以丹尼尔教授多年的外科功底以及经验去看,这理论用在那位名叫杨兮的华国年轻医生身上似乎并不合适。

尤其是那位年轻医生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更是在告诉丹尼尔,千万别给我机会,不然,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下不了台面。

以一种不太体面的方式打发了杨兮康利等人后,丹尼尔急匆匆赶去了医学院,见到了康斯坦丁教授。

听完了丹尼尔教授的陈述,康斯坦丁教授同样是眉头紧锁。

一所拥有百年历史的名校医学院,一家在全球医疗体系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医学中心,一个学术影响力在全米可以排进前十名的普外科,若是被一名来自于并不发达的华国的最底层医院的年轻医生给修理了,那……

颜面何存?

不单要在医学中心里成为一则笑话,在医学院,在大学,甚至是在整个米国外科界,几乎都将会沦为笑柄呀!

更要命的是,再过三个月便是医学会评选国家医学院士的日子了,而他康斯坦丁教授已经被提名为候选人,能不能评选的上暂且放到一边,但若是自己成了这则笑话中的主角人物而被广为传颂的话,将来,又将如何在普外科学术界留下自己的一席之地呢?

“你说他年纪有多大?”康斯坦丁教授沉吟良久,总算在一团乱麻般的思绪中寻觅到了一丝条理。

丹尼尔应道:“二十五周岁。”

“二十五周岁……那就是说,这位杨兮医生仅仅是完成了本科学历就进入到了临床工作……嗯,这符合华国在医学人才上的培养机制。”

丹尼尔接道:“是的,当初我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做出他手术视频一定是造假的判断,但现在看来,这个判断恐怕并不正确。”

康斯坦丁摇了摇头,道:“但这并不符合逻辑。丹尼尔,虽然我们都知道,华国人口众多,他们的医生从来不缺手术机会,在年轻医生的手术技能训练上也因此有可能超过我们。但是,一个二十五周岁的年轻医生,走出校门开始接受手术技能训练,又能有多长时间呢?一年,还是两年?即便是三年,他也不可能掌握那么多的术式。”

丹尼尔辩驳道:“可是,我们已经看到了他的三个手术视频,分别是横结肠占位的切除手术,极为复杂的胰腺癌根治术,还有一个令你我都会感到头痛的肝门部占位手术。而今天上午我的感受却是这些手术视频并没有造假,他完全有把握在我们面前重新演示出来。”

康斯坦丁摆了摆手,笑道:“不,丹尼尔,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质疑你的判断力,我想表达的是,那个华国医生很有可能是一个外科天才,所以才会产生出如此不符合逻辑的结果。不过,我相信如果他真是来自于华国的一家基层医院的话,一定没见识过使用手术机器人的术式,比如,TaTme手术。”

康斯坦丁的提示顿时让丹尼尔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

汁家哥大学医学中心是米国最早一批上马手术机器人设备的医院,在借助手术机器人实施TaTme手术方面,康斯坦丁教授和丹尼尔教授应该说是全米国甚至全世界最具有话语权的权威之二。

如果,那杨兮确实如江来韩春滢那对华人夫妇所言是来自于华国基层医院的话,即便他跟手术机器人厂商的康利经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绝无可能拥有使用手术机器人的手术经验。

让那位杨兮医生领略一下全球最为成熟的TaTme手术,即可以打击了对方的嚣张气焰,又可以保全了己方的体面待客,这可是一举双得啊!

但见丹尼尔现出了会心的笑容,康斯坦丁微微一笑,端出一副老谋深算的智者模样,叮嘱道:“中小型的手术还是可以邀请那位华国年轻医生展现一下的,丹尼尔,你是知道的,华国人爱慕虚荣,只是用TaTme来震慑他恐怕达不到理想的效果,还是要给他一些展现的机会,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

丹尼尔教授愉快接受了康斯坦丁教授的建议。

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建议。

手术机器人下行TaTme手术,那可是丹尼尔教授的拿手好戏,虽然现在他已经很少亲自上台,但医生协会还因为他在此术式上卓越威望而聘请他为TaTme手术推广的首席手术培训教授。

并且,他的普外科从来就不缺低位直肠癌患者,平均下来,每周都会有三到四台TaTme手术等着被安排。而明天上午,科室手术计划中便有一台TaTme手术。

现在要做的,只是把手术主刀医生更换为他丹尼尔教授。

从医学院归来之后,丹尼尔先是让惠灵顿通知了康利新的交流安排,为了给来访的杨兮医生制造出意想不到的效果,他特意叮嘱惠灵顿隐藏了明天上午的手术参观安排。

随后,丹尼尔教授通知了计划中的明天上午的TaTme手术组成员,准备在下午一上班时组织一场科内病例会诊。

他需要充分掌握该病例的病情进展状况,以便在明天上午的手术中获得最完美的过程及结果。

下午一点半,要求参加会诊的各方人员陆续就位。

可就在这时,原计划中的主刀医生兰德尔副教授拎着一只资料袋匆匆赶来,俯身在丹尼尔教授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丹尼尔教授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

“只有两厘米的距离?”

兰德尔副教授很是遗憾地耸了下肩,回应道:“是的,我刚拿到了病人的最新CT片,确实只有两厘米的距离。”

丹尼尔教授深吸了口气,道:“把片子挂上去吧,上帝保佑,除此之外,它不会再为我增添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