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没事就好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9-19 字数:2359 阅读进度:599/793

同一时间,远在三百公里之外的省城医疗界发生了一场地震。

震级不大,对广大医务工作者来说也就是微微有感。

但震中,却是房倒屋塌。

省里为卫健委派来了新任主任,头衔上没有代理二字。

而处在公示期的阚副主任则被直接免去了职务。

依照惯例,在免除某人职务的决定之后,如果没有安排调任其他职务的话,那往往就意味着接下来当事人需要接受组织的调查。

这他么也忒惊悚了!

不单是阚大主任忧心忡忡,往下尚有一串人马同样是惴惴不安。

完犊子,莫非是那件事被捅出来了?

哪件事?

各人有各人的见地。

事情太多,谁他么能确定究竟是那件事呀!

事实上,他们的猜测没一个靠谱的。

或者说,这事跟徐兴的举报扯不上一丁点的关系。

因为,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信息很快传到了兰耀信的耳朵里,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兰耀信和林院长,以及那位宋倩倩女士,正坐在林家羊肉馆的包间中等着武院长的到来。

“阚大主任下台了,免除职务,等待组织处理。”兰耀信看完了短信,随手删除。

“活该!”林院长乐得呲出了两排大黄牙。

“你知道是谁把他整下去了吗?”兰耀信悠闲自得地喝了口茶,颇为得意地卖起了关子。

林院长的第一反应当然是徐兴。

可是,这种事可不能随便说给别人听,哪怕那兰大主任此刻已然成了自家兄弟。

“会是谁呀?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呢?”林院长装起傻来绝逼是小菜一碟。

兰耀信笃定应道:“杨兮!”

林院长猛然一惊,脱口道:“怎么可能?”

兰耀信微微一笑,道:“当然了,直接推手并不是他,但是,他未杀伯仁,而伯仁却因他而死。”

林院长是真的困惑了,皱着眉头道:“此话怎讲?”

兰耀信向林院长讨了根烟,点上了,凝视着从自己口中喷出的袅袅烟雾,若有所思道:“上个礼拜,黄书纪去了趟省城。”

林院长猛地一怔,道:“你是说……”

兰耀信撇了下嘴,笑道:“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八卦了一下黄书纪的行程而已。”

林院长愣了愣,道:“我,明白了!”

兰耀信拍了拍林院长的肩,语重心长道:“老林啊,你老弟肩上的这副担子可是不轻啊,要是半道上摔得爬不起来了……”兰耀信狠狠地抽了口烟,紧咬着牙关接道:“咱不说对不起组织的这种虚话,咱说句实在话,咱们老哥俩是真对不住黄书纪的一片良苦用心呐!”

林院长看了眼兰耀信,在瞄了眼对面的宋倩倩,仿佛明白了许多。

“我懂了!兰主任,如果有机会,请给黄书纪带个话,如果我林同安要是辜负了他老人家的一片苦心,我他么就不是娘养的。”

兰耀信登时被气笑了。

对面,宋倩倩也是抿嘴一笑,这种话,也亏得这位大院长能说的出口。

武红梅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进到了包间,见到了兰耀信,一言不发上去便是一巴掌。

“你个小兰子,胆肥了是不?还敢点名要老娘给你敬酒?”

兰耀信沉下脸来,喝道:“少废话,就问你敬还是不敬?”

武红梅脱掉了外套,摘下了围巾,笑应道:“敬!哪敢不敬呢?人家兰大领导为咱医院解决了那么大的困难,别说敬酒三杯,就算逼着老娘跟他喝个交杯酒,老娘也不敢皱下眉头呀!”

兰耀信悻悻应道:“算你识相。”

一旁,宋倩倩站起身来,向武红梅送上了名片。武红梅在接过名片的同时,打量了宋倩倩几眼,忽地惊喜道:“我见过你,应该还不止一次,对吗?”

宋倩倩微笑应道:“是的,武院长,我拜访过您三次了,每次都得到了您的热情接待。”

武红梅拍着脑门呵呵笑道:“没错,我想起来了,可每次我都推诿你说,今后还有机会。”

宋倩倩礼貌应道:“果然,我们终于有了合作。”

武红梅微笑点头,道:“是啊,你能在这个时候撑上我们一把,这份情,我武红梅记下了。”转而再对兰耀信道:“小兰子,我听林院长说,这位宋美女是你老婆的侄媳妇?”

兰耀信道:“如假包换,亲侄媳妇。”

武红梅嗔怒道:“那你怎么不给我打个招呼呢?”随即再面对宋倩倩责怪道:“你也真是,有这层关系怎么不早说呢?融资租赁对医院来说又不是什么坏事,完全可以尝试一下嘛!”

宋倩倩刚想解释,却被兰耀信拦住了。

“是我不让她提这层关系的,哪怕只是跟你武红梅,我也觉得别扭。”

武红梅点头应道:“我信,这种六亲不认的事,你小兰子做得出来。”

……

回到省城那边。

几乎是同一时间,孙昊端着一份快餐推开了苏东明的办公室房门。

“教授,先吃饭吧。”

苏东明忧心忡忡道:“那个谁还没给你回电话吗?”

孙昊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苏东明呢喃道:“怎么会那么巧呢?阚长江不会是因为这件事吧?”

孙昊道:“我觉得可能性不大,陈益博周一的时候还到科里来跟我做库存结算呢,就这两天,怎么会连累到阚主任呢?”

苏东明叹道:“理是这个理,可是他的手机明明能打得通,却始终无人接听,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是啊!

孙昊对此也是大惑不解。

出差,在天上飞呢?

那手机应该关机不是?就算不关机,那也应该处在无法接通的状态。

开会,手机打成了静音而没听到?

那也不对。

生意人,漏接客户电话乃是大忌,而且,前后快两个小时了,什么会需要开那么久呢?

就在苏东明孙昊二人万般纠结之时,陈益博终于回了电话。

孙昊接通了电话,开口便是破口大骂。

陈益博慌忙解释道:“对不起啊,孙博,我手机不小心掉在车座的缝隙中了,怎么都拿不出来,听着电话铃声只能是干着急,这不,还是开到了修理厂,拆了座位才拿回来了手机。”

孙昊还想再骂,一旁苏东明却无力摆手,劝阻道:“算了吧,没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