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我也不会开这个口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9-07 字数:2288 阅读进度:576/793

秦格伟的口气很平淡,但江山却听出了浓浓的威胁意味。

转院?

往哪儿转?

南江省连省人医也未开展这种神奇的TaTme手术,要转也只能往魔都或是帝都的那些拥有手术机器人且开展了TaTme手术的大医院转。

可是,这些大医院是他江山能说上话的吗?

即便能说得上话,能把这个病人安排妥当,那又该如何跟市里领导交待呢?

二老板的秘书能给自己打来关照电话,其意图已是相当明确,而他江山要是代表医院给出了转院的建议,这不就相当于当众给了领导一耳光么?

请杨兮回来主刀?

似乎可行。

只要病人是在市立医院的手术室中完成的手术,那么,无论是谁主刀,这份功劳都应该记在市立医院的账簿上。

至于这中间会有怎样的过程及瓜葛,病人不会多问,而市里的领导更是懒得过问。

但问题是,由谁去请杨兮呢?

秦格伟还是郭克远?

又或是他江大院长亲自出马?

恐怕这三人中无论是谁,在杨兮面前都会碰出一鼻子的灰来。

那么,肿瘤外科的卢浩明是不是个合适的人选呢?

杨兮这人念旧情,只要卢浩明代表肿瘤外科开口,想必那杨兮不会多加刁难。

卢浩明倒也知趣,不等江山开口,便立刻表明了态度。

“杨兮自打从检察院出来后,连市立医院的门都没踏进过,他宿舍的私人物品,还是连向东帮着收拾的,他跟我通过电话,很明确的说过,肿瘤外科要是有拿不下来的手术,可以把病人转到柳泉镇医院去,但万万不可动让他回来主刀的念头,否则的话,连朋友都没得做。”

江山登时陷入了绝望之中。

上个礼拜,他在秦格伟的诱迫下将市立医院跟杨兮的关系完全割裂开来,那时候,他就隐隐地感觉到有些过分了。

都说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现在看来,这话说的还真他么是条真理。

只可惜,当时割裂的却是如此的干脆彻底……

玛德,谁又能想到报应来的咋就那么快呢?

面对一脸凝重神色的江大院长,秦格伟却是无动于衷。

“转院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上点忙,魔都那边的陈仁然教授是我的大师兄,找他要张床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江山不由暗自长叹。

早知道大院长这般难当,当初他就不该接受秦格伟的蛊惑,还以为受了他秦格伟多大的恩情似的,真不如呆在卫健委当个副主任来的舒坦。

好在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要不然,他非得把这药当成了饭不吃到一个撑就绝不罢休。

“转不转院的事还需要从长计议。”江山压抑着心中的无奈及愤懑,还得装出一副运筹帷幄胸有成竹的样子。“这样吧,今天的会诊先到这儿,我们再去征求一下病人的意见,回过头再来制定治疗方案。”

江大院长话音刚落,参与会诊的各临床科室的大拿们随即走了个精光。

包括秦格伟和郭克远二人。

只剩下了从头至尾一言未发的闫海副院长。

“江院长,您也不必生他们的气,这帮科主任的高度只能看到科室的利益,很难体谅到医院的难处,所以,我从来不认为这种形式的会诊能获得好的结果。”

江山终于能够痛痛快快地叹声气了。

“唉……我倒不至于生他们的气,只是为难该如何处理这个病人,到底是该保肛还是该不保肛呢?闫院长,你有好的建议么?”

闫海正色道:“当然要选保肛手术,要不然,那病人又为什么选择咱们市立医院呢?就在会诊之前,我跟病人的女儿聊了几句,她们是在别的医院听说了杨兮能做保肛手术才到咱们医院来的,而上面领导的意思,不也是指示咱们为病人实施最先进的治疗方案么?”

稍一顿,闫海拿出了手机,给江山看了他已经编写一大半但尚未来及发出的微信消息,解释道:“郭克远在说只能行封肛手术时,我就想提醒您来着,但随后张迎春主任就提出了TaTme手术,我这条微信也就懒得再发出去了。”

江山感激地看了闫海一眼,道:“这么说,只能是把杨兮请回来喽。”

闫海郑重点头。

江山为难道:“可是,由谁出面才有可能把他请回来呢?”

闫海深吸了口气,道:“有一人,只要她愿意,杨兮定然不会薄了她的面子。”

江山苦笑道:“闫院长可不要说这个人就是我江山哦!”

闫海肃容道:“当然不会,我说的这个人是手术室的孟大姐。”

孟护士长?

闫海笃定道:“对,孟桂琴,孟护士长,只要她向杨兮开了口,那杨兮一定不会说出半个不字来。”

江山的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控制不住的激动道:“那我们现在就去跟孟护士长商量去吧。”

四十分钟后,江山闫海二人敲响了孟大姐的家门。

见是两位院领导登门拜访,孟大姐连忙将家人打发进了卧室,并将二位领导让到了客厅中。

闫海开门见山言简意赅地说明了来意。

江山随即补充道:“我知道,这么做是为难孟大姐了,可是,那病人已经找到了医院,而且,上面的领导还特意打了招呼,我这个当院长的也是没办法不是?”

孟大姐是个怎样的人物?

在市立医院中,但凡跟手术室沾边的医生护士,包括医院各级领导,有谁没被她怼过训过?

你们二位领导前来造访,我孟桂琴把家人赶进卧房,并给你们二位让座端茶,那不过是人和人之间的相处礼节,但越过了这些,说到了工作,那可就别怪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了。

江大院长的话音刚落,孟大姐便拉下了脸来。

“小杨兮有多大的价值,江院长不清楚,你闫副院长也不清楚吗?武院长在位的时候,那是费了多大的劲才把他暂时留在了咱市立医院中?你们倒好,说把人赶走就把人赶走,连句商量的话都没说过,现在又用得着人家了是吗?后悔了是吗?这种事别来找我,别说我做不了杨兮的主,即便能做得了,我也不会开这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