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心彻底凉了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8-26 字数:2255 阅读进度:549/793

这一天,徐兴也没闲着。

昨天冲着阚长江发出的那一招,原本以为是名震江湖的葵花点穴手,啪啪两声作响之后,那对方必然是浑身僵硬任由摆布。可没想到,这一招使出之后,却成了菊花按摩手,那阚大主任非但没有僵硬,反倒是兴奋异常,周一刚上班,便签署了对杨兮的处理决定,并下发到了省内各市级卫生主管部门。

婶可忍,叔不肯忍。

这位曾经的外科医生上了性子,调动了所有资源,就算是把省城扒地三尺,也一定要把阚大主任的小尾巴给揪出来。

草,老子现在虽然是一家医疗器械代理商的合伙人兼销售副总,一年收入勉强过了百万大关,可老子并不满足现状啊!

没认识杨兮之前,不满足也就不满足了,想自个创个业,也他么确实有些难。但老子现在抱上了杨兮的大腿,有他为老子代言,老子怎么就不能做一家国产的腔镜生产企业呢?

你麻痹阚长江,居然敢吊销了杨兮的行医执照,那就等于断了老子的修炼大道,老子要不跟你丫血拼一场,那还能算得上是个带把的爷们吗?

临近中午,高勇的电话打了过来,不消多品,那高老大在电话中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浓浓的质问味道。

“我他么也没想到那豿日的居然提前把屁股给擦干净了呀!不过,你也别着急,我他么就不信他个老豿日的就一条腚沟里夹着屎。”情急之下,徐兴暴露了本性,满口都是粗口脏话。

给徐兴打电话之前,高勇刚接完了谢中华的电话,谢中华在电话里告诉高勇,他已经将东山.县检察院的陈检察长狠狠地修理了一顿,下午,他的律师就会带着更加充分的材料赶来江北,到时候,东山.县检察院要是还不愿意立刻释放杨兮的话,恐怕会遭到很严重的后果。

吃下了这么一颗定心丸,高勇给徐兴打电话的本意其实是想劝说徐兴不要意气用事,以免节外生枝。因为,一旦杨兮证明了自己的清白,那么,阚长江签发的处罚令便失去了理由,除了收回成命之外,似乎也没别的选择。

至于电话刚接通时高勇的那一通质问,主要还是因为周五晚上在柳泉镇喝酒时徐兴这货耍赖皮耍得有些过分,不借此机会戏弄这货一番,那高勇的心里总觉得不太舒服。

“行了,咬牙放屁,显得你是个狠人了是不?跟你说个好消息吧,老谢回来了,已经去过东山.县检察院了,不出意外的话,就这两天,杨兮就能获得清白,你啊,还是把精力放在设备安装调试上吧,别等到杨兮该用设备了,你老兄那边却掉链子了。”

徐兴可是个明白人,听得出高勇的弦外之音是在警告他没必要再针对阚长江。

“好吧,您是老大,您说了算。”

电话中,徐兴虽然应下了高勇,但放下了电话,徐兴却仍旧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收手?

可能吗?

当那姓阚的是吃素的吗?

自己那一招已经使出来了,姓阚的迟早都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既然已经形成敌我之分,那么只能是战斗下去。

不分出一个公母来,早晚都是个隐患。

……

东山.县这边,陈检送走了米国友人,将自己关进了办公室中。

一个小时前,自己还信誓旦旦冲着胡检拍胸脯说最多两天,他一定能够拿下杨兮。

可转眼间,风云突变,原以为是怕事才故意躲到国外去的行贿人居然大模大样地回来了,而且,还拿着大把的证据将他的一张老脸打的是啪啪作响。

咋办呢?

那米国友人虽然离去了,看上去好像有了时间可以松口气,可他的私人律师过了中午就会赶来,检察院办案期间虽然可以拒绝律师参与,可如此一来,也就等于撕破了脸,那米国友人必然要指令他的私人律师将自己一方的违规办案行为全都陈列于法庭之上。

招惹不起啊!

那就只能是向上边如实汇报了。

想象着胡检在接到自己的电话之时,心情从阳光明媚突然间变成了乌云翻滚,陈大检察长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后果不堪设想啊!

陈大检察长下意识放下了手机,双手捂脸,使劲揉搓。

这时候,要是检察院突然闯进来一名凶徒该有多好呀,老子一定会奋不顾身扑上去与之展开殊死搏斗,然后光荣负伤,如此一来,不单能躲过此劫,还可受到表彰。

可惜啊……

胡思乱想了好几分钟,陈大检察长还是哭丧着脸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市检一把手老胡同志的电话。

老胡同志的心情并非像陈检所想那般阳光明媚,而是早已经乌云密布。

一个小时前,他给东山.县陈检通过电话后,随即赶去了区检。

区检那边的办案人员跟他汇报的信息是一条比一条让人生气。

“我们已经查明,市立医院像胶片一类的医疗耗材的采购,武红梅根本不过问,全都由闫海副院长全权负责。”

明面上不过问,但背地里还是可以干涉的嘛!

老胡同志虽然不爽,但也没觉得有啥大问题。

“市立医院三年前更换了洗片机,跟厂商签署了一份洗片机赠送但需直接供应胶片的合同,合同具有排他性,期限为十年。”

老胡同志愣住了。

这就说明,那武红梅拿了人家的好处也帮不了别人办事,这种自找麻烦的好处,会有人犯傻么?

别的方面怎么说?

这已是老胡同志的唯一希望了。

汇报者却是茫然摇头。

老胡同志的心彻底凉了。

也就在这时,东山.县老陈的电话打了进来。

老胡同志内心中密布的乌云忽地撕开了一道口子,透下一缕阳光。

杨兮那边突破了?!

呵呵,区检这边就随他去吧,谁惹的祸谁来扛,只要我老胡到时候处理起来不手软,相信上边也是无话可说。

“喂,老陈啊,有什么好消息么?”

“……”

老胡同志听着,脸上的期待神色迅速褪去,换上了成千上万根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