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说说心里话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8-20 字数:2267 阅读进度:540/793

兰耀信在市立医院躺了一整天,直躺到那阚长江没了脾气于周五下午灰溜溜返回了省城。

“出院!江院长,你也别忙活了,我一点毛病都没有。”

江山笑了笑,看破不说破,这点素质,他还是有的。

完胜阚长江一局,兰耀信本该高兴才是,可想到托人走通了关系却迟迟等不到机会,兰耀信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周六,兰耀信陪着老婆去了趟老丈人家,吃过了午饭,一家人围在了麻将桌前,工作上颇不顺心的兰耀信在牌桌上却犹如赌神附体一般,怎么打怎么有,单吊一孤张九筒都能被他玩出个杠上开花。

赌场得意,情场必然失意。

眼看着老婆大人的脸色越发阴沉,兰耀信赶紧把位子让给了小舅子。

也就在这时,他接到了龚秘书打来的电话。

“您是兰主任吗?我是胡书纪的秘书小龚啊!”

兰耀信一时激动,竟然想不起该怎么称呼龚秘书。

“啊,您好,您好,我是兰耀信,领导请指示。”

龚秘书笑道:“我可不敢在兰主任面前称领导,不过呢,领导倒是真有指示。”

兰耀信的心头不由突突起来,脱口问道:“是黄书纪吗?”问完这五个字,兰耀信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真他么笨到家了,别的领导哪里能用的动龚秘书呢?

龚秘书温和笑道:“你前天跟托人跟我打了招呼,可我实在是没能抽出空来,又想着兰主任的事情一定很着急,刚巧中午的时候有个机会,所以我就没跟您先说上一声便向领导做了汇报。”

兰耀信自然是满口的感谢。

龚秘书接道:“领导很重视,但领导实在是太忙,所以,只能将时间安排到晚上了,不知兰主任您方便不方便?”

大老板召唤,敢说一个不方便?

秒秒钟把你打发到看厕所的岗位上去,看你他么的方便不方便。

“没问题,您看晚上几点钟合适?”

龚秘书道:“八点半吧,您到了之后给我说一声,我出来接您。”

兰耀信欢喜应下。

接完了电话,回到客厅,携刚才赌神附体般表现之余勇,兰耀信站到了老婆身后,当起了高参。

结果,连续放了三回炮。

第三炮,居然还是一只听于传说难见在牌桌的一炮点三家。

可是把老婆大人给气到了不行,一个劲地追问她老妈,家里的搓衣板放在了什么地方。

兰耀信却是开怀大笑,兴奋之余,还要出去再买点海鲜回来,说是晚上准备亲自下厨,给全家人做一道他最拿手的佛跳墙。

怎能不开心?

抓住了今晚的这个机会,他就能够在黄书纪眼中留下一个正直有担当且敢说真话的正面形象。虽人坊间传说那黄书纪来年很有可能调到外省担任副省级领导,此刻抱上他的大腿似乎有些晚,可谁又能保证说来年不会发生变化呢?

即便黄书纪调去了外省,那也没关系嘛,身为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我兰耀信跟着出省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呀。

吃完了晚饭,兰耀信开车将老婆送回了家,然后便来到了市委大院门口。

晚上可不比白天,只要出示了工作证并登了记,便可进入大院,而晚上,非大院工作人员,会被执勤的武警战士一律挡在大门之外。

等了半个多小时,眼看着就要到了约好的八点半,兰耀信拿出手机,给龚秘书发了条短信。

五分钟后,龚秘书出现在了大院门口。

少不了的几句客套寒暄之后,龚秘书将兰耀信带到了四楼黄书纪办公室旁边的一间接待室。

“兰主任,稍等一会啊,黄书纪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龚秘书请兰耀信坐定之后,转身去到饮水机前要为兰耀信泡茶。

兰耀信连忙起身,冲过去拦住了,并道:“我自己来。”

龚秘书笑呵呵用身子挡开兰耀信,玩笑道:“兰主任您这可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啊!等黄书纪回来了,知道了您还得亲自泡茶,那还不得把我的屁股打开花呀!”

兰耀信只得退后一步,待龚秘书泡好了茶,赶紧双手接过,并连声感谢。

回到了座位上,跟龚秘书刚闲聊了几句,就看到龚秘书的神情微微一变,说了声:“黄书纪回来了。”

兰耀信不由一怔,龚秘书并没看手机,那门外也没有电话铃声响起,他是怎么判断出黄书纪已经回来了呢?

也容不得兰耀信多想,看那龚秘书已经起身向外迎去,兰耀信也只得紧紧跟上。

刚出了门,就看到楼梯转弯处现出了黄书纪的身影。

“兰主任久等了!”

兰耀信因为紧张,先开了口,却没能发出音来,反倒让黄书纪抢了先。

“黄书纪好,您辛苦了。”

此言一出,兰耀信恨不得给自己一大嘴巴。

怎么说话的自己?

上级对下级打招呼才会说你辛苦了。

好在胡书纪并没有在意,热情地跟兰耀信握了手,然后同时步入了刚才那间接待室。

“坐吧,兰主任,不用拘谨,下班时间嘛,咱们完全可以像是朋友一样,喝喝茶,聊聊天,说说心里话,你说呢?”

黄书纪平易近人的笑容以及言语完全打乱了兰耀信的心理准备。

五年搞了五届篮球联赛,他跟黄书纪也有着五次接触,并在闭幕式的晚宴上跟黄书纪同桌吃了五次饭,其中有一次还坐在了黄书纪的身边。

按道理说,他应该是很了解黄书纪的个性才对。

事实上,兰耀信是知晓黄书纪比较平易近人的。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黄书纪居然那么的平易近人,一丁点的官架子都没有,这使得他很不适应。

一咬牙,兰耀信决定豁出去了。

“当然好!黄书纪,我迫切想见到您,就是想跟您说说心里话的。”

黄书纪微笑点头,道:“不着急,咱一件事一件事的说,先说说武院长的事情吧。”

兰耀信深吸了口气,沉吟了几秒钟,道:“我认为,检察院在武院长的这件事情上过于武断,甚至可以说是滥用职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