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你就不怕赔钱么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8-16 字数:2206 阅读进度:532/793

杨兮感慨道:“难得你有此孝心,居然能打听到TaTme手术,一定是费了不少的工夫吧?”

傅大山如实相告道:“我为我父亲的病,确实没少费工夫,但能打听到这种手术,却是有些运气。”稍一顿,傅大山接道:“是你科里的迟医生告诉我们的。”

一支烟抽完,杨兮将烟头丢到了纸杯中,随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放下茶杯时,傅大山已然递上了第二支香烟。

杨兮犹豫了下,但还是接下了烟,就着傅大山随后送上来的火,点上了。

“TaTme手术已经有了几十年的发展历史,到今天,应该说是一个很成熟的术式了。传统的直肠癌手术方式是开腹切除,手术方向是自上而下,由于位置太深的原因,所以就得要求肿瘤和肛缘之间要有足够的距离才行,否则的话,肿瘤切不干净,让病人白挨一刀不说,对病情进展也没啥好处。”

傅大山频频点头。

杨兮接道:“腹腔镜手术也是一样,那种位置较低的直肠癌病灶同样切不干净,所以啊,就只能做去肛手术。TaTme手术的精髓就在于它改变了传统的自上而下切除肿瘤的方式,它从钢门处入手,对肿瘤实施自下而上的切除,可别小看这一点改变,正因这一点改变,解决了临床手术的最大问题。只要肿瘤尚未侵犯到肛缘,那么,从钢门处着手,就有很大把握能把肿瘤切除干净。”

从钢门处入手?

是**么?

傅大山听得一愣一愣的,眼前不由浮现出了非洲大草原的**之王鬣狗干野牛的景象。

这些外科医生们还真是敢想敢做啊!

杨兮似乎看出了傅大山的困惑,及时解释道:“最初时,尝试者使用的是直肠镜来完成这种手术,并取得了比较满意的结果,直肠镜是检查工具,要用它来完成一个术式,就必须对它进行改造,这中间还真有几家腔镜器械的生产厂家对这种产品进行了研发,推出了比价适合此类手术的肛镜,可就是售价太高。”

傅大山叹道:“这也难怪,资本家总是要逐利的嘛。”

杨兮点头表示认同。

“再后来,就有人尝试用腹腔镜来替代这类肛镜,还别说,真能行!腹腔镜虽然也不便宜,但却是普外科的必备器械,如此一来,在普外科界中推行TaTme手术便有了基础。”

傅大山不禁摇头,反问道:“那为什么没推广起来呢?我咨询了中心医院和江医附院的肛肠科专家,他们根本就没开展过TaTme手术。”

杨兮抽了口烟,然后冲着傅大山玩味一笑。

“你怎么就断定他们没开展过TaTme手术呢?”

傅大山笃定道:“他们亲口告诉我的呀!”

杨兮再抽了口烟,笑道:“那我现在亲口告诉你,我杨兮在市立医院一台手术也没做过,你也信?亏你还是个检察院的侦查员呢!”

傅大山不由红了脸。

杨兮再道:“TaTme手术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实在是太难,就眼下,在米帝国主义那边,似乎不会做TaTme手术的医生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肛肠科医生,但你知道这种手术的各种并发症有多高吗?”

傅大山茫然摇头。

杨兮淡淡一笑,接道:“在米帝国主义那边,手术做得不好也就不好了,出现并发症也就出现了,甚至,给病人造成了更大的伤害,对手术医生来说也没多大影响,至少不会被告上法庭,更不会被病人家属追着暴打拿刀砍,所以,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尝试开展。”

傅大山不由一声叹息,应道:“可在咱们国内,医生们可没有那么大的空间。”

杨兮抽了口烟,重重吐出,无奈苦笑,道:“可不是嘛!只要是手术结果稍微有点不好,那主刀医生就得做好赔钱的心理准备,人家开多少价码,医院就必须点头同意,要不然,就闹你医院一个鸡犬不宁,打你医生一个痛不欲生。你说,就这样的医疗环境,谁他么傻了吧唧的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开展难度那么大的手术呢?”

稍一顿,杨兮再抽了口烟,做出了定语:“所以,你听到的并非事实,而真正的事实是江医附院也好,中心医院也罢,他们都曾派人去学习过TaTme手术,但在没有手术机器人的保驾护航下,他们也只能把学来的技艺扔到一边。一句话,医生挣点钱也不容易,赔不起啊!”

傅大山不由生出了疑问,脱口问道:“那你,就不怕赔钱么?”

杨兮正色应道:“怕!怎么不怕?我家里又没矿,一个月连工资带奖金也就大几千块,随便摊上个官司,都能让我立马破产。”

傅大山疑道:“那你还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开展这种手术?”

杨兮回以呵呵一笑。

小爷有那小癫子保驾护航,论起实操水平,比起手术机器人不知要高出了多少来。而且,小癫子还提供了【智能腔镜操作系统】以及【智能手术预后评估程序】,难度再怎么大的术式,对自己来说不过是依葫芦画瓢,画的像不像好不好,还有得即时评估。

如此这般的安全措施下,即便是首次尝试新术式,也不可能出什么意外情况,甚至,连那些别的医生无法避免的手术并发症,在自己的手中,也能降低到最小的范围内。

但这一笑,在傅大山的眼中却是高深莫测。

莫非,这杨兮收受商业贿赂的目的是等着打官司赔钱么?

看到傅大山一脸的疑问,杨兮给出了他的答案:“对我来说,这种手术的风险并不大,再说了,只要能造福病人,冒点风险也是值得的。还有,我相信大多数病人都是讲道理的,你能坦诚待他,必然会得到坦诚回报。”

傅大山颇有些被感动到了的样子,但脸上的疑问依旧存在。

“可是,你也是刚准备开展这类手术,怎么能说风险不大呢?”

杨兮能理解傅大山的疑问,毕竟他亲爹就是位直肠癌患者,对手术安全性的问题自然比别人敏感。

但,能理解并不代表了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