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这就是社会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8-08 字数:2217 阅读进度:516/793

杨兮道:“那不一样。老谢他跟咱们又没有什么业务往来,他乐意送,那咱们就开心接,这纯属朋友之间的馈赠,最多算咱们一个偷税漏税。可武院长跟那业务员之间可不是什么单纯的朋友关系,武院长怎么可能那么笨,会接下那么不靠谱的一个业务员的贿赂呢?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连向东叹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但事实已经摆在了那边……”

杨兮抛去一个白眼,打断了连向东,道:“你现在拿个本子给我,我在上面写下一行字,川建国,一千万米刀,你老腚拿着这个本子是不是就能断言我杨兮贿赂了川建国同志一千万米金了?扯淡不是!”

连向东不服气,道:“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嘛!没因没果的,当然不能断言,可武院长……”

杨兮再次打断了连向东,戳了下连向东的脑袋并没好气道:“侬脑子瓦得啦?没错,那行字确实是那业务员留下的,也确定不是那副主任有意陷害武院长,可他么谁又能保证不是那业务员想打着武院长旗号自己捞便宜呢?”

连向东怔住了。

有便宜不捞是蠢蛋,且不说那业务员如何如何,就说他连向东,在篮球赛期间可就没少打着杨兮的旗号往自个的嘴巴里塞便宜。

“还有一种可能,那业务员并没有打算捞便宜,两部手机,三万块钱,真是为武院长准备的,但是,谁他么又能保证那业务员把东西送到了武院长的手上了呢?”

是啊!

并不能排除那业务员有此计划却没来得及实施的可能性啊。

连向东不由挠起了后脑勺来。

杨兮叹了口气,点了支烟,接道:“我跟那帮人可是打过两次交道的,深知那帮人的尿性,基本上就是属苍蝇的……唉,算了,算了,不说了,咱们这种人啊,位卑言微,多说无益,还是早点洗洗睡吧!”

连向东道:“西少,武院长待你不薄,既然你断定武院长有屈,就不打算为武院长做点什么吗?”

杨兮翻身坐起,盯住了连向东,冷笑道:“听你老腚这话的意思是你老腚打算做点什么喽?简单,只要找到那个业务员,武院长是黑是白登时分晓,去吧,去吧那业务员找出来吧。”

连向东双眸中的火光登时熄灭。

“警察都找不到,你让我上哪去找?”

杨兮抽了口烟,笑道:“还有个法子,你去买两身夜行衣,咱哥俩换上,连夜把武院长给救出来,从此浪迹天涯。”

连向东讪笑道:“可咱连武院长被双规的地点都不知道……”

杨兮白了连向东一眼,道:“那不就得了?咱们能做的,无非就是把本职工作给做好,以报答武院长的知遇之恩,别的,我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连向东跟着点了支烟,默默抽了两口,犹豫再三,还是向杨兮开了口:“能不能像你对付法院那样,让叶老板帮忙,在网上为武院长击鼓鸣冤。”

杨兮长叹一声,道:“老腚,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能这么想,就说明你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说实话,你这个兄弟真的是值得交。”就在连向东面露喜色之时,杨兮画风斗转,开始骂道:“可你他么这副猪脑子实在是让人受不了,我那件案子是民事案,过程结果都清清楚楚地摆在了桌面上,怎么折腾都不会触犯法律。可武院长这案子却是件刑事案,或者说是党内纪律案,且还在处办过程中,你让叶秋荷多嘴,那不是等于让她往枪口上撞么!”

连向东不再吭气,只顾着一口接一口地抽烟。

杨兮喝了口水,将手中烟蒂扔进了烟灰缸中,起身活动了下腰身,感慨道:“现如今啊,能帮到武院长的只有她自己了,只要她能扛得住,那帮属苍蝇的就只能回过头来去找那业务员,只要找到那个业务员,一切也就水落石出了。”

连向东呢喃道:“可那样的话,武院长的大院长职位也恢复不了了呀!”

杨兮苦笑道:“那你还想怎样?这他么就是社会,就是生活,端了这碗饭,就得认同这规矩。”

连向东眼眶微红,胸廓起伏不平,不住摇头叹息。

便在这时,值班室外响起了敲门声。

“西少,你在不?我,土豆啊!”

连向东赶紧抹了便脸,起身为钟士林开了门。

“嘛事呀?打个电话不行么,非得亲自跑一趟?来就来了,还他么空着手来,忒不讲究了吧。”杨兮迅速调整了情绪,跟土豆钟士林开起了玩笑。

“西少,腚哥,你俩都啊。”钟士林之前并不会抽烟,但此刻却主动拿起了杨兮放在床头柜上的香烟火机,为自己点上了一支。“我想辞职,特意过来给你们两个好哥们打声招呼。”

辞职?

连向东惊道:“你疯了吗?就你那张文凭,能进市立医院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怎样呀?”

杨兮翻了下眼皮,斥道:“刚骂完你老腚是个猪脑子,结果一分钟不到你就犯了病,人家土豆就不能辞职考研啊?”

连向东不由挠起了后脑门。

钟士林果然是不会抽烟,第一口没敢进肺倒还好,可第二口非得学着人家会抽烟的样子往肺里吸,结果被烟给呛到了。

连咳了几声后,这才好过了一点。

“西少,我没打算考研,就我这点学习能力,想考也考不上。”

杨兮不由皱起了眉头,道:“不考研那你辞什么职啊?真像老腚说的,你丫疯了是不?”

钟士林叹了口气,道:“我是因为武院长念我爸的旧情才特例进到市立医院来的,可我这个名额,却顶了我们主任的一个亲戚,现在武院长出事了,我们主任便再也不把我当人看了,早死晚死都是个死,那我还不如主动炒医院的鱿鱼呢!”

杨兮道:“那你辞了职能去哪儿?”

钟士林苦笑道:“民营医院呗,反正我一个大活人不可能被饿死吧。”

杨兮灵光一闪,忽地笑开了,道:“我倒是有个好去处可以介绍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