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他叫什么名字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8-07 字数:2289 阅读进度:512/793

苏东明还真不是有意不接阚长江的电话,三楼那间监控室的信号实在是不怎么稳定,时有时无。

不过,虽然没接到阚长江的电话,始终密切监视着事态发展的苏东明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躲着了。

当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苏东明再躲下去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我先下去了,你收拾收拾,也回去吧,结果已经注定了,赶紧准备下一步计划。”

苏东明不急不躁迈着沉稳的步伐下了楼,回到了二楼的学术报告厅。

此时,三分钟准备时间刚过,会议主持人宣布了第二项比拼正式开始。

杨兮慢悠悠拿起了针持和尖嘴镊。

这种细活,快不来。

与其抢那一秒两秒的时间,还不如装个逼多骗点魅力值呢!

再说了,他完成一张葡萄皮的缝合才需要几分钟?

不比剥皮慢多少!

可那陈教授呢?

没有个七八分钟,他能缝的完么?

苏东明回到了座位上,阚长江立刻抛来埋怨的眼神。

“这一大会子,你都去哪儿了?知不知道这边已经出乱子了?”

苏东明苦笑点头,应道:“我都听说了,可我也是没办法呀,刚才来了个胰腺炎的重病号,我去CT室那边看了两眼。”

走出三楼监控室的时候,苏东明便收到了来电提醒短信,扯了这么一个慌也是事先就有准备,做医生的,当然要以病人为重,而且,CT室那边有屏蔽,接不到电话也是实属正常。

阚长江自然是信以为真,指了指台上,接道:“这人是谁?你认识吗?”

苏东明再一苦笑,道:“要说认识呢,之前从未见过面,要说不认识呢,他的名字你我却是早就知晓。”

阚长江不由一怔,脱口问道:“谁?叫什么名字?”

苏东明轻叹一声,回道:“杨兮,今年医生资格考试的全国状元。”

阚长江的记忆力被迅速调动起来。

“那个考了599分,唯一丢掉的一分却是他放着最后一道题故意不做的那小子?”

苏东明叹道:“他怎么丢掉的一分我不清楚,但599的逆天分数倒是真的。”

阚长江不再言语,而是凝目看向了台上杨兮。

仅用了两分二十秒的时间,杨兮的手中便出现了一粒晶莹剔透的葡萄,向会议主持人讨了几张纸巾,吸附去表皮上的水渍后,再于桌面上摊开一张新的纸巾,将注满了水的葡萄放在上面,上下左右滚动一番,那纸巾上果然是一丝一毫的水迹都未留下。

他真的做到了!

他真的不是吹牛作弊!

他真的战胜了不可一世的手术机器人!

老子管不了这背后有啥故事,老子也不是故意不给陈仁然教授留面子,老子只是认为台上的这位年轻人为我华国外科界赚足了脸面,所以,老子必须要追捧他,要为他献上最热烈的掌声!

不止一人这么想,报告厅中三百余大咖,至少有三分之二是如此认为。

于是,一人带头,数人跟进,最后是两百余大咖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掌声之剧烈,甚至盖住了杨兮耳边的【叮!】【叮!】之声。

手术室中,陈仁然教授猛然一惊,停下了手中操控,愣愣地看着显示报告厅情况的屏幕,好久未能回过神来。

这才几分钟呀!

他才缝下第四针,后面至少还有六针好缝,可人家,却已经完成了缝合后的检验。

还是那四个大字:怎么可能?

现代外科耗材的进展突飞猛进,数年前最多只是个想法的材料几年后便有可能呈现在外科医生的面前。

比如,替代皮肤缝合的“医用胶水”。

那个挑战者一定是偷偷使用了这种“胶水”,否则的话,缝合过的针眼又怎么能不渗水呢?

要知道,手术机器人可是自带显微功能的,他陈仁然在操控手术机器人缝合葡萄皮的时候使用的缝针可是血管外科中的最小号针。

而那挑战者仅凭一双肉眼,如何做的了显微外科?

要说没作弊,谁爱信谁信,反正老子不信!

“小段,收拾东西,我们走!”

陈教授的助手,三十来岁的博士后小段疑问道:“老板,您是要回酒店吗?”

陈教授阴沉着脸,道:“是要回酒店,回去收拾行李,然后回魔都。”

小段皱着眉头道:“可明天咱们还有两台示教手术呢!”

陈教授终于火了,压低了嗓门吼道:“谁爱做谁做,你想留下我也不拦着你。”

小段不由打了个激灵,赶紧闭上了嘴,简单收拾了一下,陪着陈教授离开了手术室。

几乎同时,报告厅前排座位的中间,苏东明向阚长江亮出了手机微信。

“陈教授发火了,直接走了,我科里的人连劝都不敢劝一句。”

阚长江脸色黢黑。

苏东明不无懊丧接道:“都怪我防范之心不够,竟然被他钻了漏洞,你说,这小子也真是,有着这一身能耐,想出名怎么不能出?非得让人家陈教授下不了台么?”

阚长江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你瞧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实在是给咱们南江省医疗界丢人啊!”

苏东明悠悠叹道:“这个杨兮啊!让我想起了一则寓言故事,一勇敢少年为村民除掉了为祸已久的恶龙,但他没能调整好心态,到后来,却最终成为了下一条恶龙。”

阚长江侧目看了眼苏东明,摇了摇头,道:“依我看,他根本不是那个敢于除恶的勇敢少年,在他的心里,原本就盘着一条恶龙。”

苏东明微微颔首,并重重叹息了一声。

管你怎么说,只要你当主管领导的心中动了怒火,那就已经足够了。

阚长江跟着叹了口气,接道:“这杨兮的一巴掌不单是打在了人家陈教授的脸上,更是打在了我阚长江的脸上,也是打在了咱们南江省整个医疗界的脸上啊!苏老师,这件事影响甚大,可不能不了了之啊!”

苏东明苦涩一笑,心中却是暗喜不已,对喽,我苏东明等着的就是你这位当领导的这句话。

“事已至此,我一个开刀匠,又能如何左右事态走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