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去掉了副字就是爽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8-04 字数:2175 阅读进度:505/793

陈仁然打了个哈欠,表明了想要休息,苏东明连忙知趣地退出了贵宾室。

刚好,孙昊接来了省卫键委副主任阚长江。

从职务级别上讲,阚长江能甩苏东明好几条街,一个贵为副厅级,而另一个……省市两级组织部的干部名单中,还真没把医院科主任列在其中。

但是,在苏东明的面前,阚长江却是一点官架子也不敢拿。

一是因为那阚副主任也是医学出身,无论是资历,还是岁数,又或是在医疗领域中的成就,比起苏东明来都浅薄了许多。

二来,卫键委于年初时刚从卫计\委改名而来,国一级层面已经于上半年改变了组织结构,而省一级必须要晚于国一级。南江省这边的风格历来是比较沉稳,所以,省卫键委的组织变更拖到了年底才摆在了相关领导部门的会议桌上。

不过,组织上已经跟阚长江谈过话了,也就是说,用不了多长时间,他阚副主任的官职称呼中的那个副字即将被去除。

这是件喜事,但对阚长江来说,这同时又是一个莫大的挑战。

因那些众所周知但又不能明说的原因,上一个五年,他所在的卫生主管部门跟一线医院的关系搞得很糟糕。若是再下沉一层,去到临床科室做个民意调查的话,恐怕差评率会超过百分之九十九。

唯一没给差评的那一位事后还要委屈说,他么的,手滑了,能不能再多给一个机会呢?

带着这样的压力,阚长江哪里还敢在苏东明面前摆谱,老远看到苏东明前来迎接自己,阚长江赶紧加快了脚步,于十几步之远便把右手伸了出来。

“哪敢劳苏老师大驾亲自迎接啊!”叫苏教授显得庸俗,叫苏主任显得生硬,阚长江早有准备,一声苏老师不单拉近了他跟苏东明之间的关系,还显得他这位即将走马上任的主观领导谦逊务实。

苏东明保持着原有的步频和步幅,来到了阚长江面前,握上了手的同时,玩笑道:“阚主任可是咱们医务人员的父母官呐,这些年,南江省医生护士们的抑郁症发病率没有大幅度提高,离不开阚主任的上下斡旋呀。”

这话,可真是说到阚长江的心窝子里去了。

前一个五年,什么规培医生制度改革,又什么医患双方拒绝红包宣誓,再什么严禁医生接见医药代表……每一条,每一项,其杀伤力都足以制造出成百上千个身穿白大褂的抑郁症患者。

而南江省幸亏有他阚长江,凭着一条三寸不烂之舌,仪仗一颗对卫生事业的赤胆忠心,愣是把那位坐在一把手位置上的计生专家给忽悠地晕头转向,使得南江省医疗界在那几年中相对兄弟省份不知道要幸福了多少倍。

二人相互吹捧,自然是有说有笑,同时,为了表达出职务无高低之别不过是分工责任不同的态度,此二人必须得齐肩并踵,缓步前行。

上到了二楼,一直跟在后面的孙昊小跑了几步,越过苏东明阚长江二人,打开了学术报告厅旁边的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中设施简单,但好歹也有两张沙发。苏东明将阚长江让到了左侧沙发上坐下,那刚开了房门的孙昊随即送上了两瓶矿泉水。

“省人医上马手术机器人,无论是对南江省医疗界还是对南江省广大人民群众来说都是一件大喜事,我能得到苏老师的邀请,亲自见证这一历史时刻,也是倍感荣幸。”阚长江拧开了矿泉水瓶盖,喝下了两口,随后拎起公文包,取出了一个细细的卷轴。“昨晚上心血来潮,写了几个字,让苏老师见笑了。”

苏东明立刻现出大喜过望的神色来,双手接过卷轴,小心解开细带,并叫来孙昊,帮忙展开了这幅字。

精益求精!

“好字!”苏东明由衷感慨。

至于是真好还是假好,他也不清楚。他这么一位沉浸于外科手术三十年的专家级医生,平日里哪有闲工夫去研究毛笔字的书法,能把钢笔字写好就很不容易了。

“小孙啊,你辛苦一下,立刻把阚主任的这幅字拿去装裱,搞好之后,挂在我办公室三人沙发的正上方。”

孙昊收好了字幅,双手捧着,退出了办公室。

待孙昊从外面关上了办公室房门,苏东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商场的购物卡,拍到了阚长江的巴掌中。“不要领导亲自拷问我这是几个意思,我直接坦白了,意思呢有两点,一是车马费,阚主任身为医疗界行内人,应该熟知咱们这点行规。二是卫健委百废待兴,要花钱的地方着实不少,可那偏偏又是个清水衙门,这张卡不为别的,只是想能为阚主任披荆斩棘大刀阔斧进行改组重建时奉献点绵薄之力。”

阚长江瞄了眼掌心中的购物卡,**商场的,在省城可当硬通货,金额也不大,2000块……嗯,问题不大,可以接受。

“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谢谢苏老师的一番好意了。”

二人再闲话了十多分钟,眼看着就要到了一点半钟,苏东明结束了跟阚长江的闲聊,起身将阚长江请到了学术报告厅。

而此时,参会的各路大咖均已坐定,会议主持人手握话筒已然站在了演讲台上。

但见苏东明陪着阚长江步入会场,会议主持人连忙呼应道:“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南江省卫健委阚主任莅临会场。”

掌声中,阚长江笑容可掬,在苏东明的陪伴下,跟前排的重量级嘉宾一一见面握手,然后才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舒坦啊!

不是因为掌声,也不是因为那些重量级嘉宾的尊重,而是因为会议主持人的介绍。

去掉了那个副字,怎么就那么爽呢?

接下来的学术报告,阚长江听得是格外认真。

至于报告中的学术内容……

老子不说话,有谁能看出来老子一多半都没听得懂呢?

再说了,老子身为南江省医疗界的最高领导,谦虚好学有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