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欲擒故纵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8-01 字数:2180 阅读进度:499/793

雪,断断续续飘了一整天,只是地热犹存,落在路面上的雪片几乎全都融化了。

房车驶出医院,连向东随即从两只大袋子中取出了啤酒饮料和各种小吃。那仨货又吃又喝,引得杨兮根本无法入睡,肚子里咕噜噜叫得欢快。

六点多吃的晚饭,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个多小时,而且,这中间一直在忙,根本没有闲下来的功夫,吃下的那点晚饭,也早已经消化干净了。

无奈,杨兮只好起身,加入了那仨货的阵营。

“说吧,小爷究竟是怎么暴露的呢?”

连向东嘴快,率先回应道:“你又不爱吃葡萄,可最近这一个月,你却成了医院对面超市的最大葡萄买主,破绽如此明显,咱们想装着啥也没发现都很难啊!”

高勇跟道:“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值班室的垃圾桶里发现了明显是用手术器械剥下来的干干净净且完好无损的葡萄皮,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几十上百个,线索如此清晰,咱们不往那方面想也不行啊!”

尹伟喝了口啤酒,再往嘴巴里塞了个鹌鹑蛋,笑着补充道:“手术机器人最牛逼的技能展示就是剥葡萄皮,省人医刚好又要上手术机器人,换作了别人,咱们或许可以理解为是想考验一下自己的能耐跟那手术机器人相比还差了多少,但搁在了你小子的身上,那就不能按常规思路来推测了。”

杨兮喝了口冰红茶,顺下了口中食物,斜了尹伟一眼,道:“小爷就那么邪性么?”

高勇点头应道:“如果你仅仅是想尝试一下,看看自己跟手术机器人的差距究竟有多大,那么搞个两次三次的也就差不多了。我第一次在值班室垃圾桶里看到的葡萄皮已经能够证明你的手术技巧并不亚于手术机器人,但是你并没有停歇下来,还在继续买来葡萄苦练剥皮技艺,甚至,到最后还练起了葡萄皮的缝合技术,这只能说明你已经动了想跟手术机器人比拼一场的念头。”

杨兮眨了眨眼,叹道:“你们仨真不该当医生的,侦探才是最合适你们仨的职业。”

连向东不无得意道:“那是!自从领了主任的指令,你西大少的一举一动便全在我老腚的监视之下,别说买葡萄练习剥葡萄皮技艺的事情了,就连你西大少一天放了几个响屁我都能数个一清二楚。”

杨兮叹了口气,捏了下连向东的肩头三角肌,感慨道:“我信,就凭你这一身的括约肌,别说响屁,闷屁你丫也能数得清楚。”人体的括约肌并不多,当以菊花处括约肌最为著名。

尹伟忽地拉下了脸来,沉声质问道:“杨妖孽,你也跟哥几个说句实话,你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这么大一件事,你为啥不跟我们几个商量一下呢?是看不起我们几个么?”

杨兮深吸了口气,正矛盾着该如何回答尹伟的质问,就听到那高勇抢先应道:“我不是跟您说了嘛,西少应该是担心连累到我们。”

尹伟阴沉着脸,道:“你说的不算,我要听的是这小子的亲口解释。”

杨兮不由打了个哆嗦。

车厢空间虽然不小,但那只是相比别的车辆来说,若是这位拳击手真的上了性子,自个可比不上在外面的空地上可以轻松躲开……好汉不吃眼前亏,决不能给这位拳击手留下爆锤自己一顿的理由和借口。

高老大替代回答的理由倒是挺不错,但若只是照此重复一遍的话,却显得太过平庸,且有圣母婊之嫌疑。

“嗯……你是想听实话还是想听虚话呢?”

尹伟盯住了杨兮,目光极为阴森。“废话,当然要听实话。”

杨兮沉吟片刻,道:“有一说一,以我现在的水平,完虐手术机器人不过是小菜一碟,所以,我根本没把这事当多大。”

尹伟道:“你这话要是听在了别人耳朵里那肯定是吹牛逼,但我信,高老大老腚也都信,不过,事大事小跟你能不能完虐手术机器人并没有直接关系,真正要人命的是买下那手术机器人的主……”尹伟重叹了一声,接道:“咱们在杏林园上已经把那主给折腾的不行了,你丫再去现场打他的脸,你觉得他苏东明能有那么大的度量吗?”

这才是尹伟最为担心的,至于刚才的质问,那不过是个开口之前的引子。

杨兮淡然笑道:“他有多大的度量关我屁事?我要去挑战的是手术机器人,又不是他苏大教授的权威,他要真是看不下去,那就出手教训我好喽!说心里话,我还真想看看苏大教授能祭出什么杀招来呢。”

连向东插话道:“什么杀招?老大的晋升评选就是他的一个杀招!”

尹伟道:“那都不重要,虽然狠毒,但不致命。只要病人多,天天有开不完的刀,高老大不升正高也没啥。但要是只把苏东明想得这么简单的话,杨妖孽,我敢保证你会吃大亏!”

杨兮不以为然,戏谑道:“我怎么听着你的字里行间隐隐地透露着一个怕字呢?”

尹伟哼笑道:“我怕?我有什么好怕的?倒霉的是你杨妖孽,我尹伟开心还来不及呢。也省得有人臭不要脸地天天嚷嚷,说我尹伟是他的专职麻醉师,靠,打不得骂不得的,看看那货的笑话有什么不好?”

高勇一脸严肃道:“杨兮,咱不开玩笑,说点要紧的,不管你怎么想,明天的活动是那苏东明做东道主,你却完虐了手术机器人,他苏东明的面子能说得过去吗?”

“这是一。”高勇喝了口啤酒,接道:“他不知道你也就罢了,但现在你已经处在明处,你说,他有什么理由不防着你一手?”

杨兮忽地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老大,您的意思是说那苏教授是在欲擒故纵?”

高勇长吁了口气,道:“我虽然不太清楚跟你合作的那个人值不值得信任,也不知道你们想到了怎样的计策,但我可以肯定,你们所做的一切,必然掌握在苏东明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