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他能怎么坑你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7-23 字数:2246 阅读进度:484/793

连着两天的阴霾,到了第三天终于变了脸。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一时间,刘天王的这首经典歌曲成了江北人民的最爱,但凡从室外进到室内的人,在抖落掉身上冰粒的同时,总是要不自觉地哼上那么一两句。

虽说十二月一日才是法定的入冬时间,不到这一天,热电厂就不会向全市各大单位供应暖气,但医院是个特殊单位,在上级领导的关怀下,早在三年前就形成了看天气最低温来决定是否向医院供应暖气的规矩。只要外面的气温低于了15摄氏度,且医院方面有此需求,哪怕只是十一月中旬,热电厂也会把医院的暖气供应阀门给打开。

但是,对于市立医院门诊大厅中的那些病员来说,室内近二十度的温度,却暖不过来他们那颗冰冷的心。

大多数人都是起了个大早,顶着寒风,冒着冰雨,赶了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的路,才来到了这市立医院,更有一部分人昨晚上就赶来了这边,生怕自己排不上队,愣是在门诊大厅中坚守了一夜。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让那江北外科第一人给自己看看病,若是能开刀的话,那就千恩万谢感激菩萨保佑,若是那杨兮医生说开不了刀的话,那自己也就死了这条心,听天由命便是。

可是,市立医院也忒不像话了,居然把杨兮医生雪藏了起来,摆出一排人五人六的所谓专家,美其名曰为杨兮医疗团队的免费会诊活动。

呸!

当我们傻呀!

我们身体有病,但脑子没病!

报纸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杨兮医生是肿瘤外科的核心医生,他的团队自然是肿瘤外科的医疗团队,你他么摆出这一排什么普外胸外泌尿外专家来算个什么逑事?

最可气的是,他们还冠冕堂皇说只要住了院,就能得到杨兮的服务,住不了院,那就只能是说抱歉……你丫给老子站住,老子他么的就想问你一句,你大爷的能替代得了杨兮医生吗?

你大爷的亲爹个腿,就这些人的水平,有什么资格替人家杨兮医生做出评判?

他们得到过医科状元吗?

他们率队能以碾压四方的姿态在医生技能大赛中轻松夺冠吗?

他们在那个什么园的网站上搞个开刀直播能吸引住三千同行并同时惊呼惊叹吗?

他们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是江北外科第一人且无人敢否认吗?

靠!

咱们是来找杨兮医生看病的,杨医生说能开刀,咱们自然会住院,杨医生说不能开刀,那咱就听杨医生的进一步安排。

该花的钱,咱们一分也少不了你医院的,就算你医院昧着良心把杨兮医生的挂号费抬到了100块一张,那咱们也认了。

但你用个什么免费义诊的花招来糊弄咱们,一句话,就是不行!

就这事,谁说话都不好使,院长来了也是白搭,咱们只听杨兮医生的话。

……

苗主任懵逼了。

随后赶到的聂亚迪也傻了眼。

义诊横幅下,一排条桌后,数名正副高只能是呆头巴脑干坐着。

情急之下,苗主任赶紧拨通了武院长的电话。

门诊大厅中挤满了病人,目测总人数至少也得过千,就算正常来医院门诊的病人占到了一半的比例,那么,奔着杨兮而来的肿瘤病人那也得在五百人以上。

五百人啊!

个个都是横眉冷眼,一腔怒火,要是不赶紧平息下来,万一闹成一个群众聚集性事件出来的话那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大厅侧面二楼药剂科的一间办公室中,武红梅立在窗前,笑吟吟看着楼下的热闹。

这并不是件坏事。

这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病人表现出只信任杨兮的态度,只能说明杨兮足够优秀,而市立医院拥有了这么一位优秀的医生,那多值得骄傲啊!

再往深一层考虑。

如此优秀的一位医生,是谁慧眼识珠把他带到市立医院来的呢?

呵呵。

我武红梅是不是也很优秀呢?

该死的老苗,干嘛急不燎地给老娘打电话呢,就不能让老娘再多嗨个一分钟么?

“苗主任,事情我都看着呢,既然病人不接受义诊,那就把义诊撤掉好了。”

“……”

“不必担心,我相信病人都是讲道理的,不会连杨兮做手术的权力都要给罢免了。”

“……”

“我对杨兮充满了信心,我百分百地相信他的医德品质,只要病人有需求,他一定会义无反顾。”

“……”

“我理解你们,知道你们也是为了杨兮好,为了医院好,但现在不是情况有变么?所以,我的意见是充分信任杨兮和高主任,他们两个一定能妥善处理好这件事,而你们最应该做的就是做好服务,不单是服务好病人,更应该服务好肿瘤外科。”

“……”

“很好,不过,去手术室请杨兮的事情你就不必掺和了,让聂处长去吧,他跟杨兮跟高主任比较熟,知道该怎么样跟那俩人打交道。”

放下了手机,武红梅想象着杨兮高勇二人联手折磨聂亚迪的场景,脸上不由现出了笑容来。

另一边,苗主任挂上了电话,看向了聂亚迪,刚想开口转达武院长的指示,却被聂亚迪摆手拦住了。

“啥都不用说,我全都明白。”聂亚迪重叹一声,咬了咬牙,接道:“但我必须把丑话说在前面,老苗,不管我老聂被那杨兮坑了多少,你门诊部必须给我分担一半。”

“被坑?他能怎么坑你?”苗主任跟杨兮还不相熟,没被杨兮纳入自家兄弟的行列,自然没有被坑被讹被敲诈的经验。

聂亚迪苦笑摇头,咬牙切齿回道:“我要是知道了他会怎么坑,坑多少,那我还用得着这么心慌么?就是因为未知,才会让人恐惧,但我敢打赌,今天必然会被那小子坑一把大的。”

苗主任一脸的困惑不解,眉头都蹙成了一坨,你说这老聂是怎么了?说话的口吻咬牙切齿的听上去像是恨到了不行,可脸上为何会荡漾出幸福的表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