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燕雀安知鸿告之志哉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7-10 字数:2186 阅读进度:458/793

周六上台做手术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清净。

不像周一到周五,偌大一手术室挤满了各科医生。

肿瘤外科的三台腹腔镜手术都不算太难,杨兮在完成了第一台难度稍大的手术后,将后面的两台放给了高勇主刀。

有杨兮做一助压阵,高勇站在主刀的位置上也是底气十足,虽然在用时上慢了一些,过程中也不乏多余累赘的操作,但总体上讲,其手术的完成度还是相当不错。

看得出来,高勇对自己的表现也是甚为满意。

“下回再有类似难度的腹腔镜手术,我想带老卢做一次,看看离开了你,我还能不能发挥出现在的水平。”

一个人的强大无法支撑起一个科室的强大,若想把肿瘤外科做大做强,单有一个杨兮是远远不够的,其下必须得有一大把能拿得出手的中坚力量。

而高勇身为科主任,必须是这把子中坚力量的代表者,领头人。

“12床,那个胆囊占位的病人,我觉得很合适。”杨兮对高勇的这种要求自然持鼓励态度,外科医生做手术,心态非常重要,有他在台上和没他在台上,对高勇而言很有可能是两种结果。“但问题是,下个礼拜咱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借到腹腔镜一用呢。”

说到了痛心处,那高勇不由一声长叹,自我检讨道:“这事都怨我,我要是胆子再大一点,就应当在没开科之前跟武院长申请设备的。”

杨兮撇嘴一笑,道:“您可拉倒吧,那时候您申请,武院长会批吗?她现在答应的那么痛快,不也是看到了咱们科的业务量上来了么?当院长的,要不养成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习惯,再大的家业也有败光的那一天。”

高勇点头称是,道:“那倒也是。但医院的流程真是惹不起啊,昨天我去问了采购中心,设备科的标书到现在还没做好,估计要到下周四周五的样子才能发标,这么玩下去,到了农历年咱们也别想用上自个的腔镜。”

杨兮笑道:“那可不一定,这事要是交到老林的手上,他保管能在半个月内让您用上新设备。”

老林?

他能有什么好办法?

看着高勇惊疑的模样,杨兮呵呵笑道:“真不是跟您开玩笑!昨天我不是回了趟柳泉镇么,跟老林说起了科里的难处,人家老林不单支了招,还把关键人物帮您请到了江北,只要您的态度足够坚决,那个关键人物就一定能帮助您在半个月内将胸腹联合腔镜安装好。”

高勇颇有些懵逼,瞪大了双眼,半张着嘴巴,不住地倒吸冷气。

杨兮拿起香烟,抽出一支,塞进了高勇的嘴巴中,同时笑道:“怎么,不信?”

高勇摇了摇头,再深吸了口气,总算是恢复了常态。

“别卖关子了,赶紧说,老林给咱支了个什么招数?”

杨兮拿出了火机,和高勇一道点上了火,抽着烟,苦笑道:“他老人家哔哩吧啦说了一大堆,我是既听不懂也记不住,哪里能跟您说得明白呢?”

高勇不由白了一眼杨兮,有心怼上一句不说拉倒,却又耐不住心中奇痒,逮着手中的香烟狠狠地蹂躏了两口,然后咬牙道:“说吧,打算敲你老哥多大的竹杠?”

杨兮横眉冷对,气道:“几个菜就喝成了这样?我杨兮是那种爱敲竹杠的人吗?太伤人自尊了,拉倒,回科睡觉去。”

高勇一把拉住了杨兮的胳臂,嘿嘿笑道:“中午,请你去吃牛肉火锅,可以了吧?”

杨兮眨了眨眼皮,显得有些犹豫。

高勇两眼一瞪,喝道:“差不多就行了哈!真要是把我给逼急了,哼,某些人的某些部位可是会出现软组织挫伤的哦!”

杨兮撇嘴苦笑,回道:“威武不能屈,老大,您以为武力真能让我杨兮臣服么……窝靠,答案是能,真能!”

不服软不行啊!那高勇的手劲和臂力都非杨兮所能匹敌,只是稍微发力,杨兮便乖乖地被高勇给拉回到了沙发上。

“有一说一,老大,这事您真的不要逼问我,我想说也说不清楚,老林帮您请来的关键人物此刻应该等在了科里,您真不如跟他直接交谈,省得被我误导。”

高勇听了,二话不说,立刻将手中半截香烟丢到了烟灰缸中,起身就走。

杨兮于其身后不由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这个高老大,别的方面上都不错,就是有时候做起决断来有些瞻前顾后优柔寡断,尤其是冷静的时候,这种缺点更是明显。

如果,杨兮只是在高勇和徐兴之间签上一根线的话,徐兴提出来的方案虽然一定会让高勇动心,但这老大也必然会考虑此方案的种种弊端,一旦这老哥犯了瞻前顾后优柔寡断的毛病,说不准好事也会成了坏事。

事先给他喂点药,把他的情绪调动起来,激发出他骨子里的那股子莽劲,再听到了徐兴提出来的方案,这老大必然是热血上头,一分钟也不愿耽误地便去找武院长嘚吧去了。

果然,待杨兮等到连向东处理完标本并填写好病理申请后一块回到科室时,就见到那高老大心急火燎地带着徐兴往电梯处走去,看到迎面而来的杨兮连向东二人,高勇匆匆交代道:“哪儿都别去,就在科里等着,待会咱一块去吃牛肉火锅。”

看到高勇心急火燎风风火火的样子,连向东怔道:“高老大干嘛呢?咋跟脑子抽风了似的?”

杨兮应道:“领导的事,做下属的最好少过问,燕雀安知鸿告之志哉?你问了也是白问。”

连向东蔑笑道:“少爷,那个字念鹄,鸿鹄,不是鸿告!”

杨兮淡然一笑,拍了拍连向东的肩,道:“所以说嘛,你丫只能是一只燕雀,你说,不念鸿告,怎么才能当上北大校长呢?”

连向东愣了下,忽地笑道:“我他么居然是无言以对,没错,西少,你说得对,那个字就该念告,谁他么今后再敢念鹄,那他就是胸无大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