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长得丑,爱喝酒,不是宗师就是高手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6-28 字数:2254 阅读进度:430/793

一夜西风急,千山落叶深。

这西风,在网络上刮得是热闹非凡。

百余微博大V,数十家优质公众号,纷纷亮出了本年度医科状元的作弊实锤。

上万名身份不明的网络账号纷纷点赞评论转发,大有一副水漫金山之势。

高勇很是紧张,连雷打不动的早交班都放到了一边,追问杨兮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所谓的实锤是真是假,又究竟从何而来。

杨兮端出了标志性动作,耸肩撇嘴摊手,别问我,问我也不知道,知道也不会说。

高勇再看向连向东,连向东低头剪指甲,省省吧,打死我老腚都不会多放一个屁。

高勇见状,反倒放松下来,点了根烟,大手一挥,命令道:“交班!”

卢浩明露出了笑容,高老大也不像是传说中的那样愚笨呀,这反应能力还是阔以的嘛。

交班,查房,下医嘱。

该抓紧还得抓紧,今上午的两台手术安排了卢浩明主刀,杨兮一助,相对而言耗时要久一些,但也要争取在十一点前结束战斗。

这两台手术都是普外科范畴,第一台为胆总管占位,第二台是个胃癌,以其检查结果评判这两台手术都可以行腹腔镜手术,但病人家属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拉大刀。也不知道从哪儿传出来的话,说拉大刀切肿瘤的术式要比腹腔镜来的干净彻底。

也不错,要是选择了腹腔镜术式,还得通过手术室协调借用普外科的设备,搞不好就要将手术排到下午去了。

对卢浩明来说,无论是拉大刀切胆总管占位,还是行常规胃癌根治术,难度均不算太大,尤其是进到肿瘤外科跟着杨兮高勇开过几台刀后厚积而薄发,突破了瓶颈而水平大涨。

再加上有杨兮助阵,三个小时内拿下这两台手术绝对是把里把攥,只用两个半小时,赶在十一点之前完成任务也不是不可能。

第一台手术进行的还算顺利,仅仅是术中行快速病理检查的时候多耽搁了十分钟,但总用时也就是一小时三十五分钟,第二台手术如果衔接得好,十一点钟下台的目标仍旧可以达成。

可是,第二台手术的麻醉却出了幺蛾子。

这名罹患了胃癌的病人其家境不算好,而且没有医保,属于全自费病人,这也是他家人最终选择拉大刀的原因之一,毕竟拉大刀要比腹腔镜省了将近三分之一的费用。也是出于好心,杨兮向尹伟提出了硬膜外加静脉浅表麻醉的手术麻醉方式,相比全麻,不单麻醉费能省下好几百,术后的PACU费用也能省下个两千多。

不巧的是,当天上午骨科那边也有台大手术,尹伟需要两间手术室轮流照看,而这边的硬膜外加静脉浅表麻醉相对简单,于是便放给了他科里的硕士实习生来做。

确实没多大的难度,可就是给药后,病人的麻醉效果出不来。

只得把尹老师叫了过来。

尹老师好生牛逼,三两眼看过之后,直接给出了一个罕有听闻的诊断。

“这病人麻烦了,应该是长期酗酒对麻醉药物产生了抗药性。”

那就是麻不倒喽?

“那倒不至于,改全麻,调整用药,风险虽然大了些,但整体上依旧可控。”

杨兮颇有些不甘,道:“那费用上……”

尹伟随即应道:“多个三千多吧。”

杨兮叹了口气,道:“就没有省钱的法子了么?”

尹伟不假思索道:“有!”

杨兮不由一怔,笑道:“尹兄,这两天我可没有招惹过你,不带你这么玩儿人的。”

尹伟斜了杨兮一眼,冷哼道:“也不带你这样说话的,省钱的办法是有,但我做不到。”

杨兮被整迷糊了,脱口问道:“你都做不到那还有谁能做得到?”

尹伟再给了杨兮一个白眼,道:“你自己喽!”

杨兮赔笑道:“哥,别开玩笑,这病人是真的穷,能帮就帮帮哈。”

尹伟叹了口气,道:“哥真的没跟你开玩笑,打个电话给老林吧,让他安排个车把老张头送过来,老张头那一手扎针的绝活……靠,老子想学就是学不会。”

扎针?

靠扎针来麻醉?

闻所未闻,匪夷所思呀!

“让你打,你就打,只要老张头愿意来,搞不定算你哥的。”尹伟说着,拿出了手机,递给了杨兮。

杨兮虽然接下了手机,但嘴上却不肯闲着,一边输入林院长的电话号码,一边犟道:“中医麻醉不就是一副早已失传的麻沸散吗?什么时候又整出来一个针灸麻醉了呢?”

尹伟蔑笑道:“孤陋寡闻!怪不得那么多人相信你丫的医科状元是作弊得来的。”

杨兮笑了笑,没接话,而是按下了通话键。

林院长自然不会拒绝杨兮的要求,而老张头在柳泉镇医院过得滋润,心里面对杨兮也是充满了感激,一句话,木得问题,立刻安排车辆随即就出发。

这边,也就只能等着了。

一个小时多一点,老张头赶到了手术室。

多日不见,那老张头一如既往的邋遢猥琐,只是面色红润了许多,精神头也要比之前在市立医院的时候好了一些。

手术室里消毒水的味道大,‘闻’字术施展不了,病人的肌松效果和镇痛效果虽然出不来,但意识却已经被整得迷糊,‘问’字术也只能是白搭放在一边。老张头翻看过病人的眼皮,揪了两下病人的肚皮,听着尹伟陈述了病人的病史,然后拿出了他的针灸包来。

在杨兮这个外行的眼中,老张头不过是这儿扎一针,那儿戳一针,根本就无章法可言。

然而,仅五分钟,那老张头不过扎下了十余针,便直起腰来道:“试试看,应该可以了。”

杨兮不信,借了把有齿镊靠上手术台,一试,二试,三再试……

“窝靠!没看出来呀,老张头,怪不得江湖有传言说,长得丑,爱喝酒,不是宗师就是高手。”

老张头呵呵笑道:“可老头我怎么就觉得咱爷俩长得其实差不多呢。”

杨兮笑应道:“我虽丑,但不会喝酒,跟您相比还是差远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