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男人,不能这么快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6-27 字数:2238 阅读进度:425/793

周一上午,首台手术是介入科刘健主任的那个病人。

小结节型肝癌介入术后。

肝脏借中间的镰状韧带分成左右两叶,右叶大且厚,左叶小而薄,如果癌灶生长的部位为左叶的话,手术倒也简单,直接行肝左叶全切也就是了。

没了左叶,单靠右叶,人的肝脏功能完全可以代偿过来。

但若是长在了肝右叶上,那就不会这般简单了,肝门可是在肝右叶上,直接切掉了肝右叶,也就等于断了肝脏的供血,肝左叶也断然不能存活。

只能行局部切除术。

如果肝右叶上的癌灶生在了肝脏的外缘部位,那手术的难度也不大,做个楔型切口,拿掉癌灶后缝合就是。

此病人的癌灶自然不可能长在肝脏的外缘,否则的话,当初无论是秦格伟还是马宗泰,都不会婉拒了刘健。

事实上,这个病人的癌灶生长位置着实令人讨厌,基本上是外科临床的一个手术禁忌症。

肝门部!

也难怪秦格伟和马主任都不愿意接手,从肝门部着手去切除癌灶,那就好比在一地的宋窑汝瓷中间翻跟斗,稍有不慎,便将铸成大错。从别的方位入刀也不是不可能,但距离远,位置深,一个把持不住同样会伤及肝门。

搁在以前,高勇绝不会触碰这种手术,做个医生不容易,千万不要逞能,吃官司那都是小事,被病人家属拿刀给捅了那才是悲催。

但今天却不一样,上了手术台的高勇显得信息满满。

“从哪儿入路?”开了腹,高勇协助连向东把拉钩调整好了,顺便问了对面杨兮一句。

杨兮有些发呆。

从肝门部入刀是必须的选择,虽然难度大,但对病人肝脏的创伤小,有利于病人的术后恢复。

杨兮发呆的缘由只有一个。

要不要用上一张手术技能卡呢?

一张4级手术技能卡不过才5万块,便宜得很,如今身家数百万的杨兮根本不会看在眼里,但问题是,自己有种强烈的感觉,即便不用技能卡,也能拿下本台手术。

深吸了口气,杨兮做出了决定。

“肝门入路,咱们做慢些就是了。”

不用追求十分钟剥六粒葡萄的那种速度,十分钟稳稳当当剥下四粒来就已经足够,反正又没有直播,大不了把第二台手术拖到中午就是了。

肝癌,号称癌王,其恶性程度之高,恐怕仅次于胰腺癌,同女性卵巢癌并列第二把交椅。单纯的癌灶切除加淋巴结清扫的术式对肝癌的治疗作用并不理想,临床上曾经一度流行亚肿瘤病灶的学说,意思是说在看得见的癌灶四周还存在着看不到的微小癌灶,而肝癌术后的高原位复发率可能与此相关。

于是,对肝癌的术式一度曾扩大化趋势。

但临床研究的结果却显示扩大切除范围,对病人的生存率并没有明显提高。

因而,近些年来,肝癌的术式又呈缩小态势。

手术切除虽然预后不甚理想,但能切总比不切要强,只因为绝大多数肝癌类型对化疗药物及放射线均不敏感,而索拉菲尼或仑伐替尼这类用于肝癌治疗的靶向药物不单单是贵的要命,还存在靶点受到攻击后容易关闭的缺陷,使得耐药性的发生相对较高。

扯远了,还是赶紧回到手术台上。

十分钟,杨兮在高勇的配合下理清了肝门外解剖结构,并松解开肝圆韧带及镰状韧带,与左右肝叶之间入路,切开肝脏,暴露出癌灶……

一助位置上,高勇忍不住嚷道:“那谁,来帮我擦把汗!”

紧张,就容易出汗,虽然对面那妖孽稳如狗,但高勇仍旧是揪着一把心。

杨兮的额头上也渗出了些许细细的汗珠。

好吧,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十分钟剥四粒的速度还是快了,咱放慢到十分钟剥两粒的水平上,还有问题么?

外人看不出什么端倪,包括一助高勇,也只会觉得手术难度太大,杨兮非常谨慎,仅此而已。

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杨兮才把癌灶完整地切除了下来。

接下来的步骤环节也就简单多了。

再用了十分钟,将肝脏中挖出来的坑洞缝合上,之后的一刻钟清扫掉四周淋巴结,最后打扫战场,关腹下台。

十点半,用时刚好两个小时。

刘健做完了一台介入手术,匆匆赶来,一进门,不由一怔。

“没做下来?”

没人搭理。

刘健挠了挠头,笑开了。

做不下来的话,也不会在台上熬那么久才下来。

“我听说你很快,可没想到你那么快,唉……”刘健一脸不正经的笑,揽过杨兮的肩,道:“男人,不能这么快!”

手术室可是赛车场一般的存在,随便一个人,都很有可能是为老司机。

比如,巡回护士文燕燕。

不等杨兮回应,那文燕燕先开了口:“人家杨医生一天能来好几次,快了也就快了,你刘主任可没这个能耐吧?”

介入科虽然有单独的DSA室,但有些病例需要跟外科联手在大手术室中的杂交手术间进行,因而,刘健跟手术室的护士们也算是相熟。

对文燕燕看似无解的反呛,刘健早有准备,呵呵一笑,回应道:“咱介入科也算是外科片的医生,对外科医生来讲,最重要的是手上的技巧,燕燕,你说对不对呢?”

文燕燕笑应道:“你刘主任也就落下了一张嘴了。”

尹伟填写完了麻醉记录,此刻站起身来,接话道:“可不是嘛,老刘的嘴可比手管用多了。”

手术室便是如此,只要手术做得干净利索,那气氛便是其乐融融,什么样的玩笑都能开得,但若是手术做得不够顺利,那么,所有人保管是噤若寒蝉。

这台手术的病人要过床送去PACU,然后再去接来下一台手术的病人,这中间至少也得有个十分钟,再加上麻醉时间,足够手术者回到休息室抽根烟喝口水,恢复一下体力。

刚把烟点上了,杨兮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我钥匙呢?我更衣柜的钥匙怎么不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