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不熟,吃个屁饭呀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6-21 字数:2290 阅读进度:411/793

你一言,我一语,不知不觉,四十分钟过去了。

“差不多了,手术应该进入到腋窝淋巴结清扫了。”鹿俊贤站起身来,扩了两下胸。刚才跟计副院长的交流很有收获,此刻的鹿大院长对拿下杨兮颇有把握。

计副院长跟着起身,神色轻松愉悦,能为鹿院长出谋划策,且被鹿院长所采纳,身为下属,不无得意。

可就在这时,休息室外走廊中,突然传来众多人走路发出的嘈杂声。

鹿俊贤打开休息室的房门,张望了一眼,不由蹙眉不满道:“你们几个不好好观摩手术,出来溜达什么呀?”

其中一人回道:“手术做完了,我们出来透个风。”

手术做完了?

鹿俊贤赶紧抬腕看表。

“老计,你的表几点钟了?咱俩没聊多久啊,怎么时间过得那么快呢?”

计副院长也是一脸茫然。

如果没记错,杨兮高主任二人应该是九点四十分左右洗完了手进到了手术间,而现在,离十点半还差了一分多钟。

四十来分钟就做完了一台乳腺癌切除术?

茫然中,计副院长忽地想起了莫主任告诉他的一件事,连忙对鹿院长解释道:“杨兮在矿总医院只用了八分钟便吻合了一根肝动脉,而且非常成功,依这速度看,四十来分钟切个乳腺癌,也属正常。”

闻言,鹿俊贤的双眸中闪射出异样的光芒。

来不及多说什么,鹿俊贤快步疾走,穿过人群,直奔手术间。

杨兮已经下台,而高勇也已经为患者贴好了敷料,鹿俊贤率先跟杨兮对上了眼神,心中不禁咯噔一下。

这杨兮的脸上为何挂着不满的神色呢?

莫主任见到鹿院长进来,立马摇着头竖起了大拇指,同时道:“没得说,绝对没得说,一点瑕疵都没有,绝对是我莫国宇这辈子见过的最完美的手术,没有之一。”

杨兮淡淡一笑,摇了摇头,道:“莫主任过誉了,这台手术其实我应该还能再快一点的,但受到了那件事的影响,慢了好几分钟,实在是遗憾。这也说明了我杨兮的心胸还不够宽广,还需要进一步磨炼啊!”

正准备脱手术衣的高勇刚好站在了杨兮的身后,听到这货如此说话,恨不得立马踹上一脚。马德,你丫一睚眦必报的小阴货,还好意思提心胸二字?

鹿俊贤心中释然,原来这小伙子脸上挂着的情绪是对自己的用时不满意……释然的同时,又颇多感慨,瞧瞧人家吧,手术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还那么谦虚,假以时日,必将成为大家。

这样的奇才,我鹿俊贤要是不能挖到手的话,定然会抱憾终身!

但不能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种事,得循序渐进,慢慢来。

先到医院接待室喝杯茶,等到了饭点,本院长请各位吃个便饭。

鹿俊贤以为,以他中心医院大院长的尊贵身份,向市立医院这几位医生发出的邀请必然不会遭致拒绝。

然而,但是,不过……

那是对普通人而言。

可杨兮,却是妖孽般存在。

不单在手术台上作妖,在性格上同样妖孽。

不熟,吃个屁饭呀!

尤其是跟不熟的领导,吃个饭还得顾忌那么多的礼节,累不累呀!

天底下所有的院长中,也只有林院长那个臭不要脸的老货才能随便叫小爷去吃饭,跟他同桌,没压力。

换做了武院长,那也得看小爷的心情好不好。

杨兮一个眼神抛向了跟班连向东,老腚,懂小爷的意思不?

好久没刷到存在感的连向东登时来了精神,什么叫兄弟?怎样才算作老铁?单是嘴巴上嚷嚷两句能算个毛?

你西少一撅屁股,我老腚便知道你准备拉什么样的翔,那才叫兄弟,才配得上老铁。

接到杨兮的眼神,连向东立刻上前两步,道:“实在不好意思哈,鹿院长,西少他……哦,就是杨医生了,他中午还有事,早就约好了的。”

鹿俊贤脸色倏变,有些不善,你他么一个小跟班,有什么资格跟我这位大院长说话?不过,不善神色也就是一闪而过,鹿俊贤只当没听到连向东的话,将视线投向了杨兮。

一旁,计副院长圆场道:“周六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往后推推,留下来吃个饭再走嘛,鹿院长难得为你留出了时间。”

这场圆的……

别人听了怎么想那是别人的事,但杨兮听了,却是禁不住一阵反胃。

难得为小爷留出了时间?

大爷的,你当院长的时间金贵,我杨兮的时间就不金贵了?

你丫难得为小爷留出了时间,咋就不问问小爷有没有为你大爷的留没留时间呢?

老腚,上,继续怼他!

杨兮又一个眼神抛了过去。

连向东领命,深吸了口气,颇为为难道:“两位领导,真是抱歉,虽说盛情难却,但杨医生真有安排,而且实在是推不掉。”

莫主任在一旁暗自摇头,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一早那档子破事伤了人家杨兮的心,要不然,怎么连一院之长的这点薄面都不给呢。

另一旁,老顾附在弯下腰来的高勇耳边悄声问道:“高老大,你跟兄弟说句实话,真有事还是假有事?”

高勇反过来悄声应道:“谁知道他呢,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小子既然说了不肯留下来吃饭,那就绝不会屈从,不信你就走着瞧。”

连着被一个小跟班拒绝了两次,鹿俊贤的脸真有些挂不住了,不过,为了将那外科奇才成功挖来,他还得拼了命地忍着憋着。

计副院长显然不甘心,冲着连向东问道:“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啊?不会是因为一早那件不愉快事情给闹得没了吃饭的心情了吧!”

杨兮最为反感的便是这种身居高位便要俯视他人的态度,开挂后是这样,开挂前已是如此,性格使然,绝非是因为开了挂而膨胀。

你丫不是自以为领导的面子不得不给吗?

那好,小爷就拿更高一层的领导来逗逗你。

“本来是不该说的,但要是不说明白了,怕是两位院长会生出误会来,是这样,我老家东.山县的一位县领导约了我们几个去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