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您就这样空着手来找我看病的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6-12 字数:2223 阅读进度:392/793

杨兮接着苦笑道:“我们肿瘤外科刚建科没三天,30张病床空了一多半,有病人主动找上门来岂有不收之理?”

那俩口子一脸茫然,是啊,我们都看到了,整个科室才住了不到10个病人,您怎么会不愿意为我们母亲主刀手术呢?

杨兮轻叹一声,拿起CT片来,指着病灶处,向那俩口子讲解道:“你们看,你母亲的病灶在这儿,孤零零不大的一坨,别处还算干净,对我来说,手术难度并不大。但是,开刀做手术对她老人家来说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怎么讲?

那俩口子依旧茫然,但神色中多了几许期待。

“肿瘤不算大,也就是3乘3的样子,可它长的部位很讨厌,你们看,这儿叫肺门,什么叫肺门?字面意思,一侧肺脏的门,门要是漏了,这边的肺脏也就留不住了。而你母亲的肿瘤病灶刚好长在了主支气管的下段,想切干净,这一侧的肺脏便保不住,想保住肺脏,那就只能是姑息性切除。而要选择单侧全肺脏切除的话,老人家到这个岁数了,能不能撑得住手术的打击暂且不说,就说划得来还是划不来,我认为都不应该选择手术。”

那俩口子不可能完全听得明白,但杨兮的话意,他们还是大致听懂了。

那老兄道:“杨医生,那依您看,我母亲该怎样治疗呢?”

杨兮应道:“我的意见是选择伽玛刀治疗……”

那妇女忍不住抢道:“伽玛刀?那不还是动刀手术吗?”

杨兮不由一笑,解释道:“伽玛刀之所以被称之为刀,只不过是一种形象的称呼,意在表述它的精准程度就像外科医生手中的手术刀一般。而事实上,伽玛刀只不过是一种精准放疗设备。”

那老兄略显失望道:“那还是放疗啊!杨医生,我听人家说,放疗作用不大,可副作用倒是不小……”

那妇女剜了老公一眼,呵斥道:“你又不懂!在那瞎插什么嘴?就不能让杨医生把话说完么?”

杨兮笑了笑,接道:“你们听说的放疗指的是传统的普通放疗,把射线往肿瘤病灶上照射的时候采取的是阳光普照的模式,最多是多换几个角度照射而已,这种方式,根本就不适合杀灭肉眼可见的肿瘤病灶,所以才会给老百姓造成治疗作用不大但副作用可不小的印象。”

那老兄回敬了老婆一眼,怎么样,你老公没说错吧,连杨医生都承认了我的观点,还说我瞎插嘴!?

“伽玛刀运用射线的模式跟普通放疗完全不一样,玩过放大镜吗?太阳下,用放大镜把阳光聚焦了,都能把纸给烧着了,你想那焦点处得有多高的温度呢?”杨兮用手比划出放大镜的样子,又在桌面上放了张纸,然后将另外一只手插在了所谓的放大镜和纸张之间,接道:“焦点的温度很高,手放上去肯定会被烧出一个大水泡,但在这中间呢?手放在这儿会有问题吗?”

那俩口子均是摇头,并表示说没有问题。

杨兮接道:“伽马刀便是运用了射线聚焦的原理,将射线聚焦的焦点定位在肿瘤病灶上,一个点不够那就两个点,两个点不够那就多个点,总之要把整个病灶全都烧一遍。但人体的正常组织却是在焦点和‘放大镜’之间,所以,所受到的伤害微乎其微。如此,既能够把肿瘤病灶杀灭,又能有效地保护好正常组织。”

那老兄忍不住又要插嘴说话,却被那妇女用手一指,喝道:“你闭嘴,只管听!”然后,冲着杨兮歉意一笑,道:“杨医生,别管他,您接着说。”

杨兮微笑应对,接道:“对你们老母亲来说,选择伽玛刀治疗,基本上能达到外科手术的效果,且能免受了那一刀之苦,显然是一个利远大于弊的治疗方案。”

那妇女点头应道:“我听明白了,杨医生,谢谢您啊,不过,我还有个问题想请教您。”

杨兮道:“您说。”

那妇女不好意思地笑了下,道:“咱们医院有伽玛刀么?”

杨兮耸了下肩,遗憾道:“很抱歉,国家对这种大型医疗设备管的特别死板,江北也就江医附院和矿总医院引进了伽玛刀,江医附院的设备很老了,不如矿总医院的先进,所以我推荐你去矿总医院那边的伽玛刀治疗中心。”

那妇女道:“杨医生跟他们熟悉吗?那什么,我家表弟刚毕业,跟别家医院的医生都不熟。”

看病找熟人,虽然是个谬论,但个人却无法撼动潮流,只得适应。那妇女的意思很明显不过,但杨兮虽然在矿总医院实习了一年,却并不认得伽玛刀治疗中心的医生。

“我跟他们也不熟……这样吧,你们去矿总医院的骨科找汪铭星汪医生,我把他电话告诉你,你们就说是我杨兮的熟人,让他安排你们去找伽马刀的医生好了。”

那俩口子拿到了汪铭星的电话,千恩万谢后,离开了办公室。

不知什么时候办公室又多了一个年轻人,待那俩口子离去后,这位年轻人立刻来到了杨兮的面前。

“杨医生,您看我爸的病是不是也应该做伽马刀呢?我爸他今年还不到50岁,得的也是肺癌。”

杨兮控制不住烟瘾发作,冒着大不韪之罪点上了一根香烟,看到那年轻人空着手,不禁蹙眉问道:“您就这样空着手来找我看病的?”

先点上香烟,然后再抱怨空手……

那年轻人秒懂了杨兮的暗示,连忙道:“杨医生您稍等,我这就给你买烟去。”

杨兮不由笑开,一把拉住了那年轻人。

“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问你有没有把你父亲的检查资料带过来。”

那年轻人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并道:“我父亲还在老家,我一个人在江北打工,我这儿只有一些检查报告的照片。”说着,那年轻人掏出了手机。

“先看看吧。”杨兮接过手机,翻看过一些实验室检查报告,最终将手机图片停留在了CT片子的照片上。“很不清楚啊!这图像稍微放大便模糊不清了,这样的话,我很难做出判断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