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苏教授说已经失去了手术机会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5-30 字数:2262 阅读进度:364/793

医生办公室不大,也就是一间病房,但卢浩明的设计很精巧,沿着两侧墙壁各安置了4个卡座,还在窗户下摆放了一只小茶几和两张藤条椅。

“这风格我喜欢,简洁明快,还别有韵味。”杨兮一进屋,只看一眼,便做出了评判。

卢浩明荡漾出喜悦的神色。

连向东跟道:“咱们就5人,却设了8个座位,有些浪费不是?把这空间省下来,不就能多放两个茶座了么?”

杨兮白了连向东一眼,道:“你懂个屁!肿瘤外科就不发展了?就不打算再接纳新人进科了?燕科长那边安排的实习生坐哪?”

连向东犟道:“照你这么说,那将来肿瘤外科成了市立医院第一大科了,八个卡座也不够啊?”

高勇终于逮着了一次名正言顺爆踹连向东的机会,于是,毫不犹豫飞起一脚,使得那连向东再次发出嗷唠一声惨叫。

“你是个猪脑子啊,等到了那个阶段,病房也不够啊,那院里还是得给咱们调换更大的地盘么?”

连向东捂着屁股,琢磨了下,觉得很有道理。

卢浩明笑道:“卡座上还缺了样设备,超薄型的观片灯,我让设备科的兄弟去定制了,院里也批了,不过,等到货还得有段时间。”边说,卢浩明边比划那超薄型观片灯的安放位置。

杨兮冲着卢浩明竖起了大拇指,道:“牛逼,卢老兔,考虑的周祥,赞一个!”

卢浩明先是会心一笑,随即微微蹙眉。卢老兔是几个意思?就算起绰号,那也得有点说法不是?

连向东立马为杨兮做出了解释:“兔即是二,西少在管你叫卢老二呢,高主任老大,你老二,就这个意思,是吧?西少。”

杨兮微微颔首。

卢浩明一脸欣喜之色,能被杨兮起绰号,那就说明在杨兮的心中,他卢浩明已经不再是外人,另一个,高勇老大他老二,这绝逼不是杨兮对他的调侃,而是发自肺腑的尊重。

做人不能不识抬举,这个绰号,兄弟认下了。

卢浩明向杨兮拱了拱手,道:“兄弟多谢杨大侠赐号!”

说笑间,四人将病区溜达了一遍,再回到医生办公室时,戴辉气喘吁吁地赶到了。

连向东立马沉下了脸,训斥道:“不是跟你说了嘛,八点十分,18楼见,你看看你,晚了多长时间了?”

卢浩明跟着打圆场道:“内科拖拉,小戴他一时半会还适应不了咱们的风格。”

戴辉急急解释道:“不,不是的……”

高勇笑着拍了拍戴辉的肩,道:“不用给他们多解释,下回喝酒的时候,用酒量解释。”

戴辉打了个哆嗦。

就他那点酒量,跟杨兮切磋一下还凑合,想跟连向东掰扯,人家分分钟能把自己喝的找不到北。

“那什么,昨晚上我太兴奋了,跟同学吹牛,吹到了凌晨五点多,一早连老师给我打电话,我迷迷糊糊地接了,然后……然后又睡着了。”

一听到戴辉管他叫连老师,连向东的脸上顿时盛开了一朵鲜花,一把揽住了戴辉的肩,乐呵呵道:“没关系,啊,真的没关系,年轻人嘛,贪睡很正常,我们也都是从年轻时过来的嘛。”转而再对其他三人道:“这事就这么算了,小戴是我老腚的学生,今后犯了什么错,希望你们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多包容他。”

高勇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要不要再踹那货一脚呢?算了,中间隔了卢老兔,不太好把控准度。

刚放弃了再踹连向东一脚的念头,高勇只觉得腰间一阵颤动,接着,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看到是武院长的短号,高勇冲着大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划开了通话键。

武院长说有个熟人想要找高勇看病,问高勇是在8楼还是9楼。

高勇难掩即将开科的喜悦,回复武院长,让她的熟人直接到18楼来找他。

武院长应下了,并随口问了句杨兮在不在。

高勇秒懂,下意识瞄了眼对面站着的杨兮,回复说杨兮跟他在一起,等那熟人来了,他会跟杨兮一块给那熟人看病。

整个通话过程,卢浩明是看在眼里,听在耳中,一颗心更是澎湃不已。这要是随便换个什么人,必然会吃杨兮的醋,即便在表面上能做到不动声色,但在内心中也绝不可能如此坦然。

唯独他高勇。

高勇的水平并不差,在马主任手下能位列五虎将,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水平,放眼江北市普外科界,敢拍着胸脯说手术水平超过了高勇的人,两只巴掌绝对能数的过来。

即便如此,他仍旧心甘情愿陪在杨兮身边甘做一枚绿叶,这份心胸……值得效仿!

五分钟后,一对四十来岁的男女来到了尚未开科的肿瘤外科。

“我是市医保局的,我姓黎,这位是我的爱人。”来人彬彬有礼,一看就是个文化人,肿瘤外科这五位跟人家比起来,简直就是仨歪瓜俩裂枣。

“您是黎局?啊,这武院长在电话中也不说清楚,不好意思啊,黎局,怠慢了。”市医保局的一把手姓黎,高勇没接触过,但早就听说过,而黎姓少见,因而,高勇推测这位文化人想必就是传说中的黎局。

果然猜中了。

黎局长跟高勇握了手,客气道:“叫我老黎就好了,我可能要比你们虚长了几岁,叫我黎大哥的话,会更亲切点。”

高勇心忖,马德,要不是你丫想找杨兮看病,还叫你黎大哥?恐怕叫你黎爷爷,你他么都是爱理不理。

但面上可不敢有丝毫表露。

高勇殷勤地为黎局和黎局夫人摆好了座椅,让了座,并关切问道:“病人是谁啊?怎么不好的?”

黎局叹了口气,道:“是我岳父,胰腺癌,找到了省人民的苏教授,可苏教授说已经失去了手术机会,只能用氩氦刀来治疗。”

黎局夫人显然对丈夫的言词不太满意,着急补充道:“我们家跟你们医院手术室的孟大姐住在一个小区,听孟大姐说,你们医院出了个外科天才,叫杨兮,别人做不下来的手术,在他手上都不叫回事,我就想来试试,说不准杨医生能做得下来我父亲的手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