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知道这是为啥不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5-09 字数:2248 阅读进度:314/793

几乎是一夜之间,柳泉镇医院的林院长成了诸多医疗设备厂商的眼中红人。

用1000万的预算来扩建改造手术室,工程虽不大,但搁不住乡镇医院没见过世面,好哄好骗呀。

因而,对那些做手术台、无影灯、呼吸机、麻醉监护仪等设备的厂商来说,无一不把柳泉镇医院当做了一块肥肉。

一时间,林院长的办公室门外,居然排起了器械代表的长队。

隔壁大吴镇,侯振鹏看在了眼中,嫉妒在了心里。

1000万啊!

不管怎么花出去,也能稳稳当当地往自己的腰包里塞进去个百八十万。

百八十万哦,可不是万儿八千,要是这百八十万能落进自己的口袋,他侯振鹏立马会选择退休让位。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大吴镇医院,怎么就出不来杨兮这么个人物呢?

更让侯振鹏感到焦虑的是,大吴镇医院的业务收入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率持续下降。上个月还好,收入增长率虽然下降了一些,但总收入还算是增长,但进入到十月以来,无论是门诊量还是床位周转率亦或是总住院病人数,比起上个月来,都呈下降趋势。

外科片的病人减少一些还勉强能接受,毕竟,隔壁柳泉镇医院出了个妖孽般的状元,自然会吸引掉一部分病人,可内科片的病人同样呈下降趋势,这就让侯振鹏无法接受了。

他么的林同安,你个老豿日的做事怎么能这么绝呢?

你他么吃香的喝辣的,不至于连口汤也不给你老哥留一口吧!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侯振鹏要冲你大爷的放大招了,被逼无奈,绝地反击,应该算是正当防卫。

一夜无眠,思前想后,侯振鹏最终下定了决心。

这天刚上班,侯振鹏连座椅都没捂热乎,便拿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侯振鹏只说了一句话:“有要紧事,抓紧时间过来一趟。”

电话那头,江北市高朋医疗器械贸易公司的老板王杰冲着手机忍不住爆了声粗口。他么的侯振鹏,老子又不是你个老东西的下属,凭什么对老子这般趾高气扬?

骂归骂,可王杰却不敢怠慢,连忙收拾了下,从柜子里拿了两条烟,包好了,急匆匆出了公司,开上了车,直奔大吴镇。

没办法,东.山县医药采购站的经理是人家侯院长的妹夫,据说,还是通过侯院长的运作当上的这个经理。而他的公司,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业务来自于东.山县,若是得罪了侯院长,那不用多说,一年六百多万的业务额,五十来万的纯利润,可就要随风而逝了。

一路风驰电掣,九点钟不到,王杰便赶到了大吴镇医院侯院长的办公室。一进门,二话不说,两条香烟先行送上。

“来了啊,坐吧。”侯振鹏理所当然地收下了王杰敬上的两条香烟,随手放在了办公桌一侧的抽屉中,随后起身,坐到了王杰右手边的沙发上。“林同安那个老东西最近可是财大气粗啊,你就不打算去找他分口吃的吗?”

王杰看到侯院长没把茶杯端过来,急忙起身,去到侯院长的办公桌上拿了茶杯,再续上了热水,端到了侯院长面前,这才回道:“他要干的活是扩建手术室,跟我这边扯不上几毛钱的关系,怎么好分上一口呢?”

侯振鹏接过茶杯,呷了口茶水,呵呵笑道:“明面上,这一桌确实没你的座位,可是你硬是挤进去了,难不成他还会把你赶出去?”

王杰苦笑道:“就算挤进去了,可手里没筷子,不还是吃不到肉嘛。”

侯振鹏轻飘飘斜了王杰一眼,冷哼了一声,道:“那么多有筷子的人进不了房间上不了桌,你就不会向他们借一双吗?”

王杰不由一怔。

侯院长将柳泉镇医院扩建手术室的工程比作了一桌饭,而他所说的筷子,指的则是产品。没错,本市也好,省内也罢,甚至放眼全国,有那么多手中有产品却跟林院长搭不上线的厂商,自己为什么不能从他们的手中接下产品而在这桌盛宴中分得一杯羹呢?

“我懂了,侯院长,我这就回去做准备,最迟明天上午,我就去柳泉镇找林院长聊聊天。”王杰说着,就要做出起身告辞的姿势。

侯振鹏再白了王杰一眼,哼道:“你着急个逑啊,你他么连门都没摸清楚,瞎撞个什么呀?”

王杰不由又是一怔。

十年前,他王杰可是柳泉镇医院的一名医生,跟当时还是个科主任的林院长关系相当不错,后来辞职下海,可是没少陪林院长喝酒嗨歌打麻将,这侯院长咋会说自己连门都没摸清楚呢?

侯振鹏慢吞吞掏出了香烟,王杰赶紧递上了火。

“你为这事去找林同安,那根老吊毛保管连酒都不会跟你喝一杯,知道这是为啥不?”侯振鹏点了烟,抽了一口,借着喷烟的档口重重的叹了一声,并接道:“这一回,他花的可是县财政的专项拨款,要是不把清正廉洁的姿态做足了,他怎么才能堵得住别人的嘴巴呢?”

王杰不由一惊,是哦,侯院长这话算是说到关键点上了,亏得有侯院长的点拨,不然的话,自己冒然找上门去,恐怕不吃上一碗闭门羹也绝对落不下什么好。

惊醒之后,王杰赶紧端出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道:“姜还是老的辣啊,侯院长,小弟只能跟你说一个字,服!”

侯振鹏摆了摆手,道:“少他么拍老子的马屁,老子到了这个年纪了,早已经是刀枪不入。要不是看你小子还算懂点事,老子才懒得管你的闲事呢。”

王杰脸上赔笑,但心里却早已开骂,你他么算什么玩意,动不动就在老子面前称老子,老子要不是看在那一年六百多万生意的面子上,你他么跪舔老子的脚趾头,老子都不会鸟你一下。

“看你也不容易,我就点拨点拨你吧。”侯振鹏端起了茶杯,呷了一小口茶水,清了嗓子,道:“林同安能有今天的风光,全在那杨兮身上,往那小子的身上砸个十万八万的,柳泉镇医院的这桌菜,你王老板保管是挑着捡着吃,明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