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你就忽悠吧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5-04 字数:2189 阅读进度:304/793

比赛,比的当然是实力。

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技巧或是花招均是徒劳。

但是,当参赛各方实力处于伯仲之间的时候,那可就不一样了。

这时,心态将上升为决定性因素。

谁的心态好,谁能在比赛中将实力发挥出来,那么,谁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在5家医院的5支代表队中,江医附院的实力比其他4队要稍稍高出那么一点,但距离形成碾压态势却相差甚远,而另外4家医院的4支代表队,其实力确实在伯仲之间。

谁服谁?

Who怕Who?

那江医附院就一定能夺冠吗?

别以为他们在实力稍稍强了那么一点,又占了主场之利,就一定能将桂冠揽入怀中。主场作战本就是一柄双刃剑,对参赛选手来说,主场作战的心理压力显然要比客场作战大得多,万一没调整好,比赛时过于紧张,落下个主场垫底的结局也不是没可能。

这不单是其他4队的认识,同时也是江医附院代表队的见解。

江医附院代表队的5名成员中就有篮球队的一名主力成员,上个月,他可是亲眼见证了江医附院篮球队便是因为心理失衡而导致他们从夺冠大热门一下子衰落到副班长的有力争夺者,这可是血的教训,决不能在规培医生技能大赛上重现那一幕。

市卫健局将出题权从江北医科大转到了南江医科大学的消息早已经传开,5家医院都展开了积极运作,谁都不想在起跑线上就输给人家十米二十米的距离。在各显神通的过程中,江医附院却吃了瘪,忙活了好多天,却什么信息也没打探到。

再看看别的4家医院代表队,周六周日都组织起来做了最后的冲刺准备,自己这边虽然也没歇着,周末两天聚在了医院,但实在是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上冲刺。

茫然,自然会造成紧张。

“放松下来,我们一定要放松下来,他们即便得到了什么信息,但临时抱佛脚,相信也起不到多大的效果,只要我们能正常发挥,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想放松却放松不下来啊!

便在这个时候,连向东找上了门。

这种事可不敢公开,因而,连向东找到的只是那篮球队和技能大赛代表队的双重队员,名叫杜宇桓。

“哥们,别怪我通风报信来得晚,其实,我也是刚刚知道,这次比赛,南江医科大那边出题组的组长是苏东明苏教授,他可是市立医院代表队队长凌冉的博士生导师,就在刚刚,凌博士跟我们武院长放出狠话,说这次排位赛要拿不到冠军的话,他一年不拿科室奖金。”连向东信誓旦旦造谣道:“我们普外的奖金也不算多,一个月也就五千多块钱,但一年下来,那可是妥妥的六七万啊,你说,那凌冉为啥那么有底气呢?”

杜宇桓惊疑道:“你的意思是说苏教授跟他透题了?”

连向东点了点头,道:“当然了,这种事没有真凭实据也不好乱说,毕竟人家苏教授德高望重,是不?”

杜宇桓忽地露出了嘲讽笑容,道:“你就忽悠吧你,上回打比赛,我们哥几个可是被你个狗小子给害惨了。”

连向东正色应道:“这是两码事,哥们,上回打篮球,兄弟是市立医院篮球队的主力队员,把你们给忽悠了,那是因为兄弟求胜心切。但这次不同,兄弟我也很想代表市立医院来参加这次比赛,可是,在科室选拔赛上,兄弟我便被人家给阴了,连报名权都被剥夺了,你说气人不气人?所以啊,这次我来找你,可是带着真心诚意来的哦。”

各医院代表队的名单早已经公布出来,市立医院代表队中,确实没有连向东的名字。但仅凭这一点,就想让杜宇桓信了连向东,那肯定是不太现实。

人家杜宇桓也不傻,上回在篮球场上吃了你连向东的大亏,不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但防火防盗防老腚的教训经验,人家杜宇桓还是能牢记在心的。

至于这老腚的绰号又是如何被江医附院的人所得知……靠,在篮球场上,那杨妖孽一口一个老腚喊得亲切喊得响亮,而你连向东答应得干脆答应得痛快,但凡参加过比赛或是看过比赛的人,有哪个没记住你老腚的名号呀。

但见杜宇桓仍旧不肯相信自己,连向东只得搬出了杨兮来。

“好吧,哥们,那我也只能是跟你掏心窝子说实话了。”连向东点了支香烟,目光深邃,神色凝重。“杨兮是我连向东在科里最好的兄弟,就是我们篮球队的场上核心,13号。”

杜宇桓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杨兮,被这货阴了两回,要是再记不住他的名字,可不就是个棒槌了么。

“他呀,在东.山县认识了个女孩,长得那叫一个漂亮一个美,那女孩的奶奶得了静脉曲张,本来是想找杨兮帮忙的,可被凌冉给撬了,现在成了他凌大博士的女朋友了。你说,这口气能咽的下去吗?”

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杜宇桓自然要把头摇上一摇。

连向东再接道:“那杨兮只是个三本医学生,在科里没啥地位,对凌冉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你说,大家兄弟一场,我老腚要是不为他出头,那还算是个男人吗?”

杜宇桓点了点头,道:“我算是明白了,你老腚是想借这个机会阴凌冉一把,对么?”

连向东道:“真不是我老腚在危言耸听,那凌冉平时一直是小气吧啦的,这次一开口就敢把自己一年的奖金拿出来说事,你说,他要是没在苏东明苏教授那边得到了什么,能有这么大的底气吗?”

杜宇桓不由陷入了沉思。

“咱哥俩可谓是利益一致,联手干他一把,你带队夺冠,我帮我兄弟出口恶气,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听听我老腚的策略呢?”连向东露出一副沉稳模样,不急不躁抽着烟,略带微笑看着对方。

杜宇桓沉吟片刻,道:“那好吧,你说说看,你打算怎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