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怎么回事?哪儿渗血?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4-27 字数:2164 阅读进度:273/793

第三台腹腔镜手术的难度回归到了正常水平,20分钟,杨兮便解决了战斗。

看看墙上的挂钟,十点二十还不到。

手术视频虽然已经结束,但直播室中的观众却不肯散去,留下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抒发一下自己被震撼过之后的情感。

看着自己扶摇直上的粉丝总数,尹伟不由扬起了嘴角,苏东明苏教授的杏林园账号有多少粉丝来着?不就是刚过万嘛,有什么牛逼的呢,我尹伟最多三个月就能超了他!

一个市级医院的主治医生在杏林园这种专业网站中的粉丝数能超越了苏东明苏教授这种省级医院的国内知名大牌专家,那尹伟的嘴角都快要扬到颧骨上去了。

再回想一个月前,‘麻醉尹伟’的名下只有可怜巴巴的三十余粉丝数,其中,一半是本院同事,另一半是要好同学……尹伟忽地打了个冷颤,不是因为那是的寒碜状态,而是想到了今后的危险。

那妖孽,要是亲自在杏林园中建立了账户,那还有自己玩的吗?

不行!

必须得挖个坑埋了那小子,让他永不得跳出自己的手掌心……尹伟扬起的嘴角传递出的神态秒秒钟从得意变成了狰狞。

……

隔壁手术间中,正在进行的是一台直肠癌手术。

直肠癌的术式有很多,比如,经腹直肠癌前切除术,腹会阴联合切除保留肛们括约肌术,腹会阴联合直肠切除术等,但归纳起来,基本可以分为保肛手术和不保肛手术。外科医生们对术式选择的争论也是颇多,主要集中在中下段的直肠癌与肛管括约肌的距离较近,是应该保留肛们及其功能以保证患者的术后生活质量,还是该放弃肛们及其功能以确保手术的彻底性。

目前被大多数医生所认可的界定标准是癌肿下缘和肛缘(齿状线)之间的距离是否达到了7个厘米,7厘米以上,可采取保肛手术,7厘米以下,最好采取不保肛术式。

郭克远收下的这个病人刚好压在了7厘米的这个界限上,这让郭克远好生为难。若是从病人或病人家属的意愿讲,那肯定是要追求保肛手术了,谁也不乐意整天必须在腰间别上一个粪袋子,走到哪儿臭到哪儿,招人嫌不说,甚至连自己都嫌弃的受不了。

可是,病人或是病人家属,他们又懂得了什么呢?

从医学的角度讲,这样的一个距离,强行采取保肛手术,势必要牺牲掉部分手术切除的彻底性,而若手术不能彻底切除肿瘤侵犯范围的话,那么,其术后的肿瘤复发率就相当之高。

而直肠癌一旦发生了原位复发,再手术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化疗不敏感,放疗又上不了量,到那时,对病人来说唯一的选择就是靶向药。

靶向药就没有便宜的,即便是托人从三哥那边带来的便宜了一多半的仿制药,一个月下来,那也得上万甚至是几万块钱。而且,并不是所有病人都能适用靶向药的,若是检测靶点呈阴性的话,就说明此种靶向药对该病人基本无效。

在生命和生活质量之间,郭克远最终为病人选择了生命。

他为该病人制定的手术方案为经典的经腹会阴联合切除术,又称Miles术。这种术式的切除范围很大,包括乙状结肠及其系膜,直肠,肛管,肛提肌,坐骨直肠窝内组织,以及肛周皮肤、血管。虽然术后病人终生要与粪袋相伴,但这种手术切除彻底,治愈率最高,复发率最低。

此术式也是所有直肠癌手术术式中最耗时间最耗体力的,四名手术医生要同时上台,二人经腹切乙状结肠、直肠,并清扫盆腔淋巴结,另二人经会阴切除肛管,肛提肌,两组人马在坐骨直肠窝会师,在切除了窝内组织后再行分开,上面二人做人工肛们,下面二人行肛周切除并封闭肛们。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一台手术大概需要四个小时方可完成。

但对郭克远来说,却完全有把握在三个半小时内解决战斗。也就是说,一早八点半开始动刀,到了中午十二点左右便可结束手术,肯定来得及去吃个午饭。

就在杨兮他们完成了当天上午计划中的三台腹腔镜手术之时,郭克远这边两组人马正准备在坐骨直肠窝这儿胜利会师。

完成了对坐骨直肠窝内组织的切除,剩下的几步也就简单多了,不过,在切除坐骨直肠窝内组织的时候,却是要相当相当的小心。其后壁,便是骶骨,而直肠癌患者,绝大多数都会发生骶前静脉丛增生,若是一个不小心给碰到了,弄破了,那这台手术也就别指望能在三个半小时内完成了,搞不好,四个小时也下不了台。

郭克远主刀完成Miles术少说也有二十台了,应该说经验是想当丰富。

然而……

“怎么回事?哪儿在渗血?”郭克远嘟囔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已经凉了半截,十秒钟之前,他在下弯钳的时候,也不知是怎么了,心脏突然间突突了两下,导致了他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

只是微微抖动,应该没碰到骶前静脉丛吧!

带着侥幸心理,郭克远还想继续向下进行,但就在这时,术野中看到了渗血发生。

观察片刻,郭克远做出了决定,渗血不大,完全可以放置一边,等完成了坐骨直肠窝内组织切除后,在拐回来做止血处理会更容易一些。

十分钟后,郭克远带着助手完成了坐骨直肠窝内组织的切除,返回来再寻找出血点……那颗已经凉了半截的心终于凉透了。

出血点位于骶骨疏松处的骨缝间,而那骨缝,却是在骶骨的侧背面,除非从病人的后背再打开一个手术通道,否则,从正面处理,只能看到渗血,却无法找准出血点。

没办法,只能采取最笨的办法,填塞止血纱布,行压迫止血。

好吧,就不用再想着能按时吃上中午饭了,半个小时内,能止住血便已经要烧高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