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主办权花落谁家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4-23 字数:2216 阅读进度:255/793

假后第一天,刚上班,兰耀信便召开了一场会议,重点讨论原计划于十月内举办的规培医生技能大赛的安排调整。

参会的,不单有市卫健局主要领导,还有市里具有规培资质的五大家族医院的代表。

本来,兰耀信主导筹划了这么一场比赛活动,意在能调动起各医院对规培医生的重视程度,促使各大医院加大对规培的投入。只可惜事与愿违,那五大家族医院对此活动均表现出了视为鸡肋的态度。

曾一度,就连主办医院都落实不下来。

后来,还是江北医科大考虑到各家医院僵持下去可能对今后自己的本科实习生安排会有影响,因而,才责成江医附院将这项活动承揽下来。

可谁也没想到,这么一场在行业内被视为鸡肋的竞赛活动居然被电视台看中了,节前最后一天,电视台的一个编导组找到了兰耀信,郑重其事地提出要求,要对这场竞赛进行直播。领头的导演站的角度很高,说,现在医患关系为什么那么紧张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老百姓对医疗的盲知,把这场竞赛活动直播出去,让老百姓多看看医院的内部结构,多了解医生对疾病的诊疗原则和流程,这对医患双方都有很大的益处。

兰耀信非常认同那位导演的观点。

那天,兰耀信跟编导组聊了很长的时间,从上午十点聊到了该吃午饭,共进午餐时也没闲着,边吃边聊,吃过了午饭,回到办公室继续聊,一直聊到了下午下班。

兰耀信对医疗有经验,知道规培医生的竞赛应该比些怎样的内容,而编导组对做节目有经验,知道观众们喜欢看怎样的节目。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一些矛盾冲突。

不过,这都不重要,都可以变通和相互妥协来解决。

所以,跟电视台编导组聊得虽然久,但兰耀信却没有丝毫疲惫的感觉。

不过,接下来的麻烦事却让兰耀信头大了起来。

消息很快散发了出去,另外四家医院听说这场比赛会有电视直播,一个个老大不高兴了。

“凭什么把主办权交给江医附院呢?我市中心医院就不能主办么……”

“江医附院不属于地方,也不属于你兰大主任的体系之内,你把主办权交给了江医附院,岂不是那什么里什么外吗……”

“小兰子,你可别胡说八道,你说,这些年来,姐什么时候没支持你的工作了?可你倒好,有了好吃好喝的却先紧着外人……”

这些抱怨之声早就在兰耀信的预料之中,没有电视直播时,主办这场活动叫出力不讨好,但有了电视直播,就相当于给医院做了一场免费广告。那些个院长们全都是无利不起早百事利当先的货色,哪里还会顾及脸面,根本不认当初不愿接手主办权的事实,找出各种理由向兰耀信施压。

更要命的是,那四家医院,也不知道在谁的蛊惑下,居然以集体退赛来要挟兰耀信。

兰耀信怎肯对这种不讲道理不讲情面的行为妥协,事实上,他即便想妥协也妥协不了,莫说取消了江医附院的主办权会引发江医附院怎样的反弹,就算江医附院以大局为重同意让出主办权,那么,花落谁家更是一件让人头大的麻烦事。

幸亏有着这一个长假给了兰耀信缓冲及思考的时间。

长假最后一天,他向五大家族医院发出了通知,今天上午9点整,在市卫健局三楼大会议室召开会议,专题讨论本次比赛主办权的所属问题,各家医院务必派代表参会,迟到或缺席,视作弃权。

“都到会了哈,很好,没有人迟到缺席,这就说明大家伙对这次比赛很上心很重视,现在,还有谁打算退出比赛吗?没有的话,在你们面前的承诺书上签字!”

参赛承诺书?

这要是签了字,主动权不就落在了兰耀信的手上了么?

五家医院代表,只有江医附院痛快地签了字,并将承诺书交给了兰耀信。

“我昨天发下去的会议通知你们应该都看过了吧,既然说讨论,那各位就有充分的发言权,可是,你们连不退赛的承诺都不敢做出,那还讨论什么呢?直接弃权退赛就是了!”

为什么着急召开这场会议?

明面上是表达了市卫健局对本次比赛的重视以及对各家医院意见反馈的尊重,但实际上,兰耀信却是掐准了假后第一天,各家医院的大院长都有一大摊子急事要事等着处理,根本无法分身,只能委派副院长或是别的什么院级领导来代表出席。

5名医院代表均非一把手,尤其是武红梅那个老娘们不在场,那兰大主任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尽情将手中权力释放出来就是,不信就镇不住这些个医院代表。

果然,在兰耀信极为强势的逼迫下,那4家医院代表乖乖地签署了参赛承诺书。

“咱们不说之前如何如何,只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电视台答应给咱们卫生口搞一场直播,我认为,这对缓解医患关系提升各医院在社会中的影响有着重要且积极的作用,所以,不管主办权最终归属于谁,这次比赛都是势在必行,绝不可以取消。你们,有不同意见么?”

五家医院代表保持沉默。

兰耀信端起茶杯,美美地呷了一口,心中不免生出一丝不屑,小样,还跟老子玩手段?看老子玩不死你们。

“至于主办权花落谁家嘛,这个问题,咱们可以发扬民主作风,展开充分讨论,你们谁能说服了另外四家医院,那么就由谁来主办这场比赛好了!”

言罢,兰耀信往椅子的靠背上一仰,笑吟吟看着那五位医院代表。

说服另外四家医院放弃主办权?

扯淡不是!

这他么不光是利益问题,还牵扯到了医院的脸面问题,谁会放弃?

谁敢放弃?

五位医院代表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率先开口。

兰耀信在心中爽够了,这才开口说道:“既然你们都做不到说服另外四家医院放弃主办权,那就好好听听我的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