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老子这是在酝酿情绪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4-19 字数:2308 阅读进度:239/793

不过二十分钟,三辆车依次驶进大吴镇医院的大门。

侯院长早已经候着了。

第一辆车,下来了李县长,侯院长赶紧上前迎接。

第二辆车,下来了胡书纪,侯院长赶紧敬礼哈腰表示敬意。

第三辆车……

窝草,这不合规矩嘛!

按规矩,最后下车的才是最重要的人,怎么这第三辆车上下来的居然是林同安那个老不要脸的货呢?

林院长之后,是尹伟。

侯院长为之一振。毕竟在医疗界混了三十年了,搭眼一看,侯院长便感触到了尹伟身上散发出的那种专家级人物才具有的气场。

几乎和尹伟同时,驾驶座上的董俊辉推开了车门下了车。侯振鹏登时明白过来,这是总指挥为大吴镇带来了市里的专家,怪不得要排在最后面。

再看李县长和胡书纪,立在了原地,像是在等着那位专家。

侯振鹏不再犹豫,赶紧上前迎接。

刚走到车头处,便看到车内下来了第四个人。

窝草,窝靠,窝日,窝……

这小王八蛋子来凑什么热闹呢?

不管他,先跟市里的专家握了手再说。

可是,那市里的专家太他么不讲排面了,居然伙同林同安一起,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各拎出了一只像是装着手术器械的手提箱。

好吧,眼下很少见如此平易近人的专家了,为你点赞。

侯振鹏再向前,想接下市里专家手中的手提箱。

可就在这时,身前横插过来了一条人影。

那个坑了自己两千块赌债的姓杨的王八蛋子。

“侯院长,别傻愣站着啊,赶紧带我们去手术室!时间就是生命,不懂这个道理吗?”杨兮不单动了嘴,还动上了手,掰转了侯振鹏的方向,并推着他向外科楼的方向走去。

前方五步距离处,李县长指示道:“这名颅内出血的伤员抢救任务,由杨医生全权负责,侯院长,你务必听从他的指挥。”

侯振鹏脚下拌蒜,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领导这是疯了吗?怎么会有多死一个算一个的疯狂思想哩?

嗯……明白了,听说那小王八蛋因为考了个状元出来,被市立医院给挖去做规培医生了,他身后的那位专家,应该是经他手请来的市立医院的脑外科专家,所以,李县长才会这般给他脸面。没错,那小王八蛋确实是个爱慕虚荣的货,跟豿日的林同安一模一样。

“侯院长,伤员的头颅CT做过了没?”杨兮快步向前,发现侯振鹏已经落下了两步,也不肯停下来等一等,只是不冷不热地问上了一句。

侯振鹏因为走神而慢了两步,听到杨兮的问话,赶紧跟上去,回道:“做过了,片子也紧急冲洗出来了。”

杨兮不阴不阳地再问了一句:“伤员的头剃光了没?”

侯振鹏生出了一股子想骂娘的冲动。你他么是谁呀?人家市立医院的外科专家都没发话,你他么往自个鼻子上插什么大葱装什么象呢?

“接到总指挥的指示,我们立刻做了安排,这会子,应该已经剃完头了。”侯振鹏想起了刚刚李县长的指示,心里顿时泄了气,规规矩矩地回答了杨兮的问话。

进到了外科楼,上了电梯,杨兮不禁在心中感慨,马德,大吴镇真他么有钱,楼盖的比柳泉镇高,电梯也比柳泉镇高级,至少坐上去,没有柳泉镇医院那部破烂电梯的吱吱嘎嘎哗哗啦啦的声响。

进到了手术室,尹伟换了衣服,便扑在了手术台的台头麻醉区。

心率多少?

呼吸怎样?

血压如何?

血氧饱和度百分之几?

查看一番后,再看麻醉情况,尹伟登时发火。

“伤员送进手术室多长时间了?怎么连气管插管都没插上呢?不知道提前麻醉为手术医生争取抢救时间吗?”

大吴镇医院的麻醉师哭丧着脸,回道:“院长没安排给伤员上麻醉……”

稍慢了两步进到手术间的侯振鹏登时是面红耳赤。

好在这个时候,没人能顾得上他。

有尹伟在,杨兮根本不用担心麻醉问题,进到手术室后,他让林院长把手术器械交给了大吴镇医院手术室的护士长去做消毒处理,随后便换了衣服,和林院长一起直奔了刷手池。估计十来分钟刷好了手,手术间那边,尹伟必然可以把伤员搞得妥妥当当,只等着动刀。

便在刷手时,听到了手术室深处传来的尹伟的喝骂声。

林院长一脸严肃总结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话还真有道理。一个搞中医的当院长,要业务没业务,要视野没视野,怎么可能把医院带起来呢?”

杨兮闻言,禁不住抛去了一个白眼。你个臭不要脸的老货,两个月前,你怎么不敢如此这般的牛逼嘚瑟呢?那个时候,人家大吴镇医院骑在你林院长的脖子上拉泡屎,你老人家敢怎样?还不是得忍气吞声地自个洗干净再说声我肚量大不跟你计较的认怂话么?

林院长觉察到了杨兮的白眼,却不以为然,做出困惑状,问道:“你为何这样看我呢?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杨兮呵呵笑道:“领导英明神武,高瞻远瞩……可您跟我说这种话能有个鸟劲呢?要说,冲着他侯振鹏呀,那多过瘾呢!”

林院长不由得眯了下双眼。

是哦,冲着杨兮吹什么牛逼呢?要冲就得冲着侯振鹏开火呀!老子被那只老猴子给欺负好几年了,现在总算是翻了身,怎能轻易饶了那个老小子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没看出来老子这是在酝酿情绪吗?等着瞧吧,今个老子要没把那只老猴子给臊到地缝里去,老子就不姓这两棵树的林。”

杨兮严肃点头,应道:“嗯,那就改姓一棵树的杨。”

林院长一怔,瞅着杨兮,道:“你小子现在很膨胀啊,赚便宜都敢赚到老子头上来了,是吗?”

杨兮呵呵一笑,回道:“台上没大小,台下立规矩,现在不是已经洗手准备上台了么。”

林院长再一怔,这话好熟悉,应该是句老话,既然是老话……草,什么老话呀,不就是说相声的行规嘛。

等反应过来,再想教训杨兮,可抬眼一看,那杨兮已经向手术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