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一丝不对劲(为盟主花不语加更5/6)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4-05 字数:2231 阅读进度:165/793

次日早交班,马主任身旁坐了位陌生面孔。

当然,说是陌生面孔,仅仅是对杨兮而言,事实上,这位老兄在医院中可是个名人,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外联办的主任,兼工会主席,骆家兵。

交完了班,骆主席清了下嗓子,开始发言:“我说,普外科的兄弟姐妹们,你们不能这样帮医院省钱呀,每年一次的体检,那可是我老骆舔着脸为大家伙争取来的福利,可别让我老骆的一张热脸贴到了你们的冷屁股上,尤其你老马,总得起个带头作用吧?”

马主任干笑两声,应道:“骆主席批评得对,这样吧,护士长你安排一下,这几天大伙把工作轮开,分批分次把今年的体检都做了。”说完,马主任随手掏出烟来,丢给了骆家兵一根。

骆家兵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叼上了烟,就着马主任的火,点着了,然后道:“这周六是最后期限,我老骆可要把丑化说在前头了,在医院工作满一年的,都得给我体检去,谁要是在周六之前没去体检的话,当心我老骆打报告扣罚你们的工资奖金。”

马主任抽着烟玩笑道:“大伙都认真点哈,老骆可是个狠角色,历来是说到做到。”

骆家兵瞅着马主任道:“你老马别跟我打哈哈,我已经去手术室查过了,今天上午你没安排手术,那就别怪我老骆不讲情面了,抓一个是一个,你老马今天上午要是不把体检给做了,我他么就赖在你普外科还不走了。”

马主任呵呵笑道:“做,今天上午一定做,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但你老骆的面子,我老马必须给。”

马主任上午之所以没安排手术,全因为要为叶秋荷做活体穿刺。对普通老百姓来讲,所有的乳腺癌就是一种病,但对医生来讲,乳腺癌的分型却是不怎么简单。

从癌肿的组织结构讲,乳腺癌分为了非浸润性癌和浸润癌两种,以字面理解,非浸润性癌值得是病变仅局限于原发部位,未发生转移,因而又称为原位癌,而浸润癌则是指癌细胞已经发生浸润,广泛侵犯了周围组织,甚至已经发生了癌灶转移。

从临床预后(预后:指的是对某种疾病的未来病程及结果的估计)看,原位癌的预后要好于浸润癌,换句话说,浸润癌的恶性程度要远大于原位癌。

如果乳腺癌仅此分型的话,那么这个病种也就忒简单了,事实上,在此基础之上,还要做病理分型。

原位癌可分为小叶原位癌,导管原位癌,以及**湿疹样乳腺癌。而浸润癌则分为浸润性非特殊癌和浸润性特殊癌两大类,前者包括浸润性导管癌,浸润性小叶癌,硬癌,单纯癌等,后者则分为**状癌,大汗腺癌,鳞状细胞癌,髓样癌,腺样囊腺癌,黏液腺癌等。

除此之外,临床上还能见到一些罕见的癌肿类型,比如梭性细胞癌,印戒细胞癌等。

另外,病理检验还有另一种分型,判定癌细胞的分化程度,分为高分化,中分化,低分化,未分化4个层次。分化层次越低,癌肿的恶性程度越高。

最后,还有临床分期,一连串的英文字母加上数字,保管能把病人给看晕了。

等等这些,对临床治疗方案的制定极为重要,尤其是手术术式的选择,别看手术申请单上填写的都是乳腺癌切除术,但究竟切除范围要多大,淋巴清扫到哪一层,不同的病理分型都有不同的选择。

乳腺癌的高发年龄在45岁到50岁之间,但这并不代表了年轻女性就没有罹患乳腺癌的风险,事实上,近些年来乳腺癌的中位发病年龄正在呈下降趋势。

尤为讨厌的是,从临床经验上讲,发病年龄越是年轻,其癌肿的恶性程度就越高。

而叶秋荷仅有26岁,在乳腺癌患者中算是相当年轻的了,而且,就目前的检查结果看,情况似乎不容乐观。

乳腺的活检穿刺实际上很简单,有经验的医生完全可以在无影像引导下仅凭手感完成穿刺取到活体组织。马主任相信,对杨兮这种妖孽一般的医生来说,做个穿刺取个活检,最多也就是个五分钟的过程。

查过了房,杨兮随即带着江雨蓓开始准备为叶秋荷做活穿,便在这时,一位看上去怎么也过不了三十岁的风姿绰约的女人出了电梯向这边走来。

江雨蓓见到了,立即甩下了杨兮,欣喜前迎:“薇薇姐,你怎么来了?”

楚薇揽住了江雨蓓,微笑应道:“姐怎么就不能来了,那个死丫头是属鸭子的,肉烂在了锅里,一张嘴巴仍旧是硬的掰不动。”

不远处,杨兮看向这姐妹,心中陡然生出了一丝不对劲的感觉。

不认识楚薇,也不知道江雨蓓跟她是个什么关系,所以,这一丝不对劲的感觉肯定不是来自于她。

那么,只能是来自于江雨蓓。

定睛再看。

杨兮终于搞明白这一丝不对劲是怎么回事了。

小丫头换了个发型,之前的一把马尾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齐肩短发,而且,那发质乌黑油亮,一定是做过了护理。

还有,面上五官与以前也有所不同,之前的江雨蓓从不化妆,但今天却是略施粉黛。

交班的时候被老骆影响到了,没细看这丫头,但现在看上去,这丫头还蛮精致的嘛。

老马也上到了9楼来,见到了楚薇,立马眯缝起了双眼,没大没小道:“小薇薇,是不是想你马爸爸了?”

楚薇笑道:“瞧你个小老头,你就臭美吧你,我是来看我小妹的。”

马主任点头应道:“你老公一早已经给我打电话下过命令了,怎么,你还不放心么?”

楚薇道:“有马主任把关,小女子怎敢说一个不放心呢,只是我那妹妹呀,唉,怎么说呢,太要强了,穿刺虽然不是什么大手术,但总也是破了皮的是不,总该有个人在身边陪着不是,可她呢,连自己的亲哥哥都不愿告诉一声。”

话音刚落,叶秋山突然出现,轻咳了一声,道:“秋荷她不说那是她的权力,但当哥哥的,这个时候不能不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