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小爷冰清玉洁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3-29 字数:2207 阅读进度:139/793

譬如这医疗法规。

至今为止,在患者需要行重大手术时,必须要有家属到场并签字同意,否则的话,便是不合乎规定,一旦发生纠纷,那么势必形成医疗上的重大缺陷。

换句话说,在国内的医疗法规下,患者本人只有不同意做手术的权利,却没有决定要做手术的权利。

除非,是那种把里把攥的小手术。

或者,患者能够提供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来证明自己没有家属。

市立医院就曾经碰上过这么一起医疗官司,消化内科住了一个消化道大出血的病人,经内科保守治疗后情况有所好转,可在入院后第三天的夜里,突然再次发生大出血,巧的是,这名患者的家属们都是大心脏粗线条,觉得病人情况好转了,也就没必要再陪在床边受罪了。

消化内科的值班医生紧急请求普外科会诊,其实也没有啥好会诊的,两个科室的值班医生都明白,再次大出血,球囊压迫止不住,那就剩下手术这唯一的选择了。

只是,消化内科的值班医生却怎么也联系不上患者的家属。

没有家属的签字同意,这台急救手术就不合法,虽然,那病人在失血性休克的过程中有一小段时间回复了神志,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按下了手印,但普外科的值班医生依旧不敢擅自做主,只得电话请示马主任和行政总值班聂亚迪。

人命当前,聂亚迪却支支吾吾不愿做明确表态,最终还是马主任拍了板。

开!救人要紧,有什么后果老子担着!

可惜的是,就是因为耽误了这十几分钟的时间,终究没能挽救下来那病人的生命,于术后七个小时,也就是凌晨五点钟的样子,该病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三个半小时后,病人家属才来到医院。

得知噩耗后,病人家属虽然悲恸,但并未有过激行为。可是,按医院流程,病人家属去到医务处办理领取病人尸体的手续之后,事情却发生了变化。

不单拒领,而且于当天下午纠集了二十余人打出了横幅封锁了医院大门,足足闹了三天,终于闹到了法庭上。而法庭便是以未征求病人家属同意擅作手术的决定存在着重大医疗程序漏洞为由,判决市立医院赔款12万。

依照医院的规矩,这12万赔款中有一半要由科室承担,至于科室如何承担,医院方面不做干涉。也就是说,消化科和普外科为了救人,反而要倒贴6万块。

魔都小老头说话算数,既然放出了‘有什么后果老子担着’的豪言,那么这6万块钱的赔偿金便被马主任揽在了自己身上。好在消化科那边的主任也是个讲究人,硬生生从马主任那边抢走了2万块的赔偿金额,而普外科全体医生共同向马主任施加压力,最后科室承担了2万块,马主任自掏腰包2万块。

也正是此案,让普外科的人都认为是医务处的聂亚迪在背后阴了老马一把。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话虽然带有贬义的成分,但却是人之常情。打那之后,马主任便十分强调医疗法规的重要性,眼下,叶秋荷想通过杨兮来说服马主任违反医疗法规,谈何容易?

根本没可能!

但见杨兮犯难,叶秋荷仍旧不肯放弃,继续央求:“我妈妈身体不好,高血压,心脏病,要是知道我得了癌症,恐怕她……杨医生,你说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活着还有个什么意义呢?”

杨兮长叹了一声,道:“医疗法规规定,重大手术前,医生必须将手术及麻醉的有关事项、风险告知于患者家属,并征得患者家属知情同意后方可实施手术。马主任是一个讲原则的人,想让他违反医疗法规,几无可能。不过呢,你的难处我也能理解……”杨兮端起了酒杯,却只是沾了下唇。

放下酒杯后,杨兮接道:“多数情况下,都是医生联合患者家属来欺瞒患者,但在你这儿,却将这种关系颠倒过来了。不过,也就是这种颠倒,让我看到了你的善良和孝心,我很感动,也非常想给您提供倾尽全力的帮助,可在这件事上,我真的是无能为力。”

叶秋荷浅浅一笑,摁灭了手中烟蒂,道:“要说善良,我想,在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没几个人能比得上杨医生你。”

杨兮呵呵一笑,应道:“被恭维的感觉其实并不怎么样,虽然,你说的是实话。”

叶秋荷再是浅浅一笑,道:“杨医生要是真的愿意帮我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

杨兮放下了刀叉,擦了下嘴巴,扬眉道:“哦?你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只要我能做得到,就一定会出手相助。”

叶秋荷再点了根香烟,默默地抽了两口,然后看向了杨兮,幽幽说道:“我想找一个靠得住的男人,跟他假登记结婚,等到该手术签字的时候,由他来代表我的家属签字,这样,不就能把问题解决了吗?”

杨兮锁眉凝视他处,沉思片刻,道:“这似乎还真是个办法呢,登记不难,半个小时就能搞得掂,但问题是,这个男人真得能靠得住,不然的话,等你手术后再去办离婚证的时候,他要是敲你一笔的话,你还真说不清楚。”

说完话,杨兮收回目光,落在了叶秋荷脸上,心中却是陡然一惊,暗喝一声,不好,中招了!

下一秒,叶秋荷的两道殷切目光定格在了杨兮的双眸上。

“在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最能靠得住的就是杨医生你了,刚才你也说过,只要你能做得到就一定会帮助我。我知道,让你帮这个忙,实在是委屈你了,我可以用这间餐厅一半的股份来汇报你,你看,可以吗?”

杨兮登时体会到了脑出血的临床症状。

脑瓜子嗡嗡的。

叶秋荷再道:“如果你觉得一半的股份还不够,我把整间餐厅送给你都可以,对了,忘记告诉你了,这间餐厅的产权可是我哥哥全款买下来的哦!”

杨兮于心中哀嚎,这他么是钱的事情吗?小爷冰清玉洁,岂能就这样被你给糟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