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急救中心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03-10 字数:2214 阅读进度:100/793

当晚,是张耀的夜班,连向东伙同了杨兮,前来蹭刀。

运气极其糟糕,半个小时前,张耀带了另外一组的一名年轻医生刚刚上了台。

其座位上,端坐着实习生江雨蓓。

见到杨兮进来,江雨蓓及时起身,冲着杨兮甜甜一笑,道:“杨老师,谢谢您。”

杨兮很是大气地摆了摆手,示意江雨蓓不用客气,心中却是暗自生疑,这小妮子上午看上去其貌平平,怎么晚上再看,觉得顺眼了许多呢?而且,那一笑,两只酒窝隐现,还是蛮招人喜欢的嘛。

连向东一上午都在手术室里端枪,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刻,见江雨蓓只感谢杨兮不提及自己,心中有些不爽,于是便调侃道:“小江同学,杨老师个头没连老师高,长得也没连老师帅,你怎么只谢杨老师不谢连老师呢?”

江雨蓓红了脸,耿直应道:“你又没帮过我,我为什么要感谢你?”

连向东看了眼杨兮,再将目光落在了江雨蓓的身上,好奇问道:“杨老师帮你什么了?说,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全包在你连老师身上。”

杨兮忍无可忍,撩起脚来,踹在了连向东的屁股上,同时对江雨蓓道:“小江同学,千万要记住了,珍爱生命,远离老腚。”

连向东怒视杨兮,却也只能用眼神来战斗。

江雨蓓捂嘴笑道:“杨老师,你为什么管连老师叫老腚呢?”

杨兮点了支烟,同时分给了连向东一支,正筹措该如何回答,那连向东却抢先道:“你杨老师篮球打得好,可要是没有连老师的掩护,他连个屁都不是,所以,连老师才是他在场上发挥好坏的定海神针,所以嘛……”

杨兮接道:“所以嘛,你千万不能理解成脸,向东,自然是腚,朝西。”

连向东陡然愣住,眨着眼,像是在思考什么。

江雨蓓先是捂嘴偷笑,可偷笑终究不够痛快,最后还是没能憋住,爆发出了没心没肺的大笑。

笑声中,连向东终于反应过来,作势要教训杨兮,可杨兮灵活,手搭桌面,脚下发力起跳,整个人飘过桌面,落到了一排办公桌的对侧。

连向东咬牙切齿,恶狠狠恐吓道:“好你个杨兮,胆敢目无尊长,我老腚早晚都得……”话说半截,突然卡顿,因为连向东突然意识到,老腚这个绰号居然被他自己所接受了,一开口,下意识地便是一声我老腚怎么怎么着。

尼玛,太他么尴尬了。

不过,连向东的心理素质还真是好,或者说,这厮的脸皮还真够厚,如此尴尬,居然能做到脸不变色气不喘,依旧厚颜无耻地跟江雨蓓搭讪。

“小江同学,连老师也给你一句忠告,你杨老师啊,就是个渣男,见到了漂亮小姐姐就要勾搭一番,尤其是女学生,这个渣男绝逼是从不放过。”言罢,连向东挑衅式地瞪了办公桌对面的杨兮一眼。

杨兮只管抽烟,根本不搭理这厮。

江雨蓓撇嘴道:“才不信你哩,老腚老师尽瞎说。”似乎意识到一个女孩家家的说出老腚二字有些不雅,江雨蓓再次捂嘴偷笑。

说笑虽然欢乐,可毕竟不是正事,一支烟抽完,杨兮连向东二人只是交换了个眼神,便不约而同地向外走去。

去前面急诊科等急诊病号。

对杨兮来说,那些个急诊手术已然不在话下,多做一台少做一台的根本没多大区别,可扛不住系统本周任务的压力,一个礼拜已经过去了快两天,而任务却是一点也没做。故而,去急诊蹲抢病号,也是杨兮的迫切需求。

急诊外科的夜班特点是忙的时候忙死,闲的时候闲死,这哥俩来到急诊外科诊室的时候,刚好摊上人家闲着的时候,屋里,俩本院医生和一名进修医生正在高谈阔论着中米毛衣战对大A股的各种影响。

但见连向东杨兮二人进屋,那哥仨登时换了一副面容。这是下意识的自然反应,急诊外科跟普外科有着深仇大恨,仇人相见,自当红眼。

连向东讪笑掏烟,逐一分发。那哥仨根本不给面子,或是伸手挡住,或是将头转向另侧,权当看不见。也是,医院早就颁发了禁烟令,莫说接诊室,就算是医生办公室,那也是禁烟区,全院上下三十多个科室,也只有那普外科死不要脸,不把医院的禁令当回事。尤其是那魔都小老头,除了在手术间能把烟暂时放下,其他时候,任凭走到哪里,嘴巴上始终要叼着根香烟。

人家不搭理连向东,连向东也无所谓,自个先叼了一支,然后想起了身旁的杨兮,又给杨兮上了一支。

就要点烟时,连向东突然发现急诊外科的欧震拿着个手机正对着自己,不由拉下脸来,斥道:“哥们,你什么意思?”

欧震哼笑道:“看你长得帅,给你留个影。”

连向东冷笑道:“恐怕是想留个证据举报我吧?”

欧震鄙夷道:“怎么,怕了?怕了就别点火呀!”

连向东立时僵住。

放下烟,丢面子。继续点火,只怕那欧震还真会打小报告,到时候被罚钱都是小事,影响了自己的规培成绩评定,那才是大事。

杨兮呵呵笑道:“连医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连向东不由一怔,西大少,你他么是哪边的?咋地帮人家说话呢?

杨兮再一笑,接道:“俗话说得好,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人家就剩了举报这么一个绝招了,你还要给日没了,今后如何再见面?”

连向东陡然一凛,笑容重新出现在面庞上,连连点头应道:“对,对,对,我他么真错了,我他么真不该日得那么狠,那么绝,对不起了哈,哥几个。”

欧震面色不善,就要发作,身旁另一哥们急忙扯了下他的白大褂。欧震猛地醒悟过来,草,还真不能把这俩货给惹毛了,刚刚截留了一个嵌疝病人,要是逼得这俩货去到了病房,保管会被逮个正着。

诊室里刚安静下来,诊室外,急救中心的大厅中却传来了一阵嘈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