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酸奶酪,守夜人

小说: 我吃怪物就变强 作者: 钻石坐家 更新时间:2020-11-07 23:25:52 字数:2313 阅读进度:3/31

几个工人的呼吸声都急促了,明显是动心了。

海歌的负责人又说道“我们海歌会派人在码头驻守,大家放心干活,发现海怪会立刻告诉你们。”

“海怪出来了我就跑快点,这么多人呢,不一定是我,再说还有海歌的人在驻守呢。”一个工人想着。

几个工人都是有类似的想法。

李昂跟着几个人都回到了工作岗位,不过大家都是战战兢兢的,有几个拿着棍子的海歌帮派成员走到码头的岸边,这让大家放心了不少。

一下午干完了活,李昂领到了20个铜币,这个月的房租钱有了。

十几个码头的工人也领到了20个铜币,都兴高采烈的,去钢铁厂抬铁水平均三天才给20个铜币,这下赚大了。

李昂有了钱回家的路上也有兴致的打量着路两边的建筑了,街边的商铺大多是两层楼,也有些三四层甚至更高的楼,居民区大多是平房。

“叮叮叮!”一阵铃声在远处响起。

一辆有轨蒸汽机车拉着几辆车厢从街道开过,李昂和行人都站在轨道两边等着。

蒸汽车开过后越过铁轨后,街上又恢复了热闹。

路上时不时的跑过去一辆马车,路口有一个穿着制服的人在指挥着交通。

李昂回到了南城后,路上就没有了铁轨和蒸汽机车,来往的马车渐渐减少,这里是西耐城的平民区,居住着手工业者和工人或是店铺里的伙计。

他回到了家后,房东大婶贝吉正在门前坐着缝制着衣服,看到李昂回来了白了一眼。

李昂这几天都吃不饱饭,饿的整体饥一顿饱一顿的,她很是怀疑李昂交不上房租钱,这几天就没有好脸色。

“贝吉大婶,这个月的房租。”李昂拿着10个铜币递给了她。

“嗯!”贝吉的脸色好看了些。

李昂回到了地下室,洗漱了一下,吃了些剩饭,就躺在床上了,搬运了一天的货物,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

“我或许可以去应聘开火车,那没什么难的,还可以去当一个马夫,总比这样强,太累了。”李昂憧憬着以后的生活慢慢的就睡着了。

海歌帮的帮派驻地这时候却是灯火通明,一群人在开会。

“杰森,今天码头工人工钱给20个铜币,我们才赚多少?”

贝尔斯是帮派的一个头目,对杰森的位置眼馋已久,今天他感觉机会来了。

杰森看了看贝尔斯也没有恼怒,平静的说道“这几天总有海怪吃人,不提高工钱谁来?奎克老大,这个码头负责人就让贝尔斯来做吧,我相信他会比我做的更好。”

贝尔斯不傻,现在做未必会比杰森做的更好,他只是想给他找一点难堪,要做码头负责人也不是现在做。

“奎克老大,杰森做错事情了就扣除他这个月的薪水吧,让他有个改正的机会。”贝尔斯说道。

奎克看见俩人不说话了,说道“你们都没有错,这几天总有海怪袭击码头工人,不提高工钱没人会来,但20个铜币发工钱太高了,等过两天就降下来。”

奥尔克说道“奎克老大,能不能请到教会的大人物,今天有几个兄弟驻守在码头有些意见。”

奥尔克就是今天驻守在码头海边的头目,底下的兄弟抱怨不假,他自己也得去驻守,万一有海怪他担心自己跑不掉怎么办。

奎克看着几个头目思索了片刻,咬了咬牙说道“我会去请教会的大人们来处理,这次的花费很大,所有人的薪水减半三个月,包括我也是。”

几个头目面面相觑,说来说去把自己的腰包说瘪了,可是奎克老大也是减半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第二天,李昂吃了顿豪华的早餐,一个黑面包和一晚酸奶酪。

“一共是两个铜币。”老板说道。

李昂拿出来两个铜币递了过去。

黑面包并不贵只有五个塔克,也就是半个铜币,酸奶酪是一个半的铜币。

用鲜奶做的酸奶很浓稠又加了糖,自然是很贵。

“嗝!”李昂走了几步后肚子打了一个嗝。

酸奶酪陪黑面包很好吃,就是太贵了,牛奶制品可是有钱人和贵族才能享用的食物。

这几天情况特殊,得吃些有营养的食物。

到时候来海怪了,别人吃的没营养的东西,体力上没有他好,他活下来的几率自然会大。

今天来码头找工作的人明显多了起来,虽然都听说了这里有两次海怪袭击,但一天给20个铜币着实吸引了不少人。

一个昨天的工人问道“今天还是20个铜币吗?”

“对,还是20个铜币。”杰森说道。

最近码头总出事,杰森不得不亲自出来招人了。

海歌帮派的一些成员还是像昨天一样驻守在码头的岸边,这让工人们安心不少。

看着一拥而上的工人们,李昂费力的挤了进去报了名。

看着海歌帮派的成员都是一脸难看,想想也是给工人这么多的工钱头目分的就会少,再加上普通成员面对海怪的死亡威胁,他们的脸色好看才怪。

李昂搬运货物走下船时,时刻的保持警惕,若是发现不对随时准备扔掉货物逃跑。

干到了接近中午时,码头上来了几个大人物,海歌的大小头目都站在码头上迎接。

奎克笑着迎了上去说道“几位大人就是这里,这几天来港口停靠的船都少了很多”

“卡娅,你感知到了海怪的气息了吗?”一个身上背着巨大枪械的男人说道。

“我嗅到了一点海怪残留的味道,但很淡。”卡娅说着向奎克问道“海怪最近一次袭击岸上是什么时候?”

奎克赔笑着说道“是昨天,卡娅大人。”

卡娅脸色瞬间变得冰冷,“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

奎克赶紧弯腰赔笑道“是!大人,我不配!大人,你们请!”

奎克看着卡娅大人没有继续追究他,放松了一口气。

请这几位守夜人让他损失惨重,整个帮派成员三个月的一半薪水,还得加上他四处求人的人情。

如果因为他说话惹大人们不高兴走人了,他可就哭都没地方哭去。

相比钱来说,更让他舍不得的是人情,人情这种东西用一次就少一次,好多年积攒的人情都用的差不多了。

码头的工人在威林斯的组织下暂停了搬运货物,给几位守夜人大人空出来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