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打村霸

小说: 桃运仙医在乡村 作者: 第一村医 更新时间:2021-01-04 字数:1929 阅读进度:2/65

<!--style="display:none;"-->

撑着晕乎头起

睁眼就看见已经狞笑着把张春秀拉入水中

只听布帛碎裂声响起

张春秀气急败坏叫骂声传

个畜生

哈哈哈张春秀到头还叫天应叫地灵只能从我……

淫笑声又唤醒之前记忆

就刚刚想阻止强暴春秀姐

结果竟然被个丧心病狂家伙石头砸中头

低头看那染满鲜血石头心里顿时涌上狂怒

要家传玉佩有医神传承就死

个杀凶手还敢自己面前逞凶

双目迸射凶光猛地冲上去脚去势又急又狠

直直踹上背对着脖子

那充满横肉脖子被踹饶个壮汉也禁晕眩阵

踏马谁又破坏老子好事

粗喝声满脸煞气回头

结果就对上满头血那双猩红眼

莫名地浑身打个哆嗦

总觉得身上哪里变得样

但个念头心间闪就被横行乡里惯忽视

有种被蝼蚁冒犯恼怒

还没完

我看想死

说罢正要上岸再教训

哪知等上又记窝心脚

当场踹得趔趄头栽进溪里

春秀姐我拉上

向张春秀伸出手张春秀还怯生生

、没事吧?

我没事现有事

冷冷说着眼中闪烁寒光直盯着水面

哗啦

刚站起就又被踹下水

如此回反复有次干脆就踩着头拼命摁下去

气得哇哇直叫却无计可施

对上那双发狠眼禁肝胆俱颤

玛德见鬼死残废今天吃错什么药

好汉吃眼前亏抱住头急忙从另头岸上跑走

边跑边喊

打发疯大家快看啊

因嘶声叫喊周围纳凉全村老少忍住纳罕地探出头

大热天谁打架?

啥?那个右手都残废物?

好像打得那货几哇乱叫也奇

……

众由自发地跟着

安抚好张春秀也知机可失次非要次给收拾服帖可

寒着张脸也抄起溪边把鹅卵石猫着穷追猛打

边逃边喊时成村里道奇景

待到村口前大树下所有就看着个大步追上

二话说提拳便揍

招招狠劲宛如要命般

嘴里发出杀猪般惨叫

然而放眼全村没有个同情

甚至有些平日里没少受村霸欺负还住鼓掌叫好

活该下知道狗急也跳墙吧

平时样定逼太甚

热闹议论声中忽然传声惊喊

干什么

群分开露出张饱经风霜愁苦憔悴面容

正母亲吴琴

吴琴本家里照顾半瘫丈夫

忽听门外传嘈杂喧闹声忍住出看看

岂料就村口看到样惊幕

她赶忙小步跑到纠缠起厮打和面前

沧桑面容由露出惊惶之色

啊赶快松手

把打出个好歹我们家怎么赔医药费啊

看母亲恨恨啐声才松开手

则狼狈跌倒地气喘如牛爬都爬起

眼角余光瞥着惶恐失措吴琴愤懑地扔下话

曹尼玛……给我记住

老子敲个千八万医药费老子就叫

听话吴琴心下更无比绝望

她气怒交加地看向语气都颤抖

……要咱们全家去死吗

妈放宽心件事我做就由我负责

说着走向

看到顿时全身伤口都疼痛已

个小比崽子还想干什么

告诉我可好惹……

我只通知等下我家拿医药费

冷冰冰笑看眼里就显得格外阴沉怀好意

吴琴则听得大脑片空白她都懵

啊咱家现情况知道咱们上哪拿?

明明生活用度都问题哪有掏万八千医药费?

安抚着母亲带她往家走去

妈等我回家跟说

吴琴母子走全村都敢原地多呆怕被记恨

剩下死死盯着目光心里怨毒已

臭小子搁什么地方发财打赔医药费眼都眨下

次吃那么大亏非得要家狠狠大出血才能消心头之恨

……

走过漫长崎岖山路母子俩终于抵达村后家

破屋烂瓦家穷四壁

和吴琴推门而入正听到阵欲呕出心肺似咳声

两脸色变赶紧进房里动作熟稔地拿毛巾、拿痰盂

然而被母子俩忙前忙后服侍着岩半瘫床上两眼片死寂漠然

看着幕吴琴又禁悲从中

爹打眼看着要咱家赔大笔医药费

果树园里果子还没熟卖都没法卖要咱家命吗

岩闻言脸色愈发灰败

见状眼里闪过道如电精芒

紧握双手尤其那条恢复如初右臂

心中暗想自己现已再废物

甚至医神传承之力改造下力大如牛

现让重新再面对那个觊觎女友富二代也绝会退缩

想起害自己全家沦落到今天般地步罪魁祸首眼中禁盛满恨意

汇通集团总经理汪凯

仗着家世背景强抢女友刘茜得把逼得远走省外还叫砸断自己右手

此仇山高海深迟早有天会报回去

但当务之急还得尽快解决家里困境

有《玄圣医典》欲走过去查看父亲病情

心念动对吴琴道:妈就点医药费随便赔那个混账就够

儿子我现得到更宝贵东西信看……

还等展示自己右手已经好

屋外蓦地传声怒吼

个小兔崽子敢打老子李二牛兄弟给我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