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幸福童年没记忆3

小说: 天上宫阙人间烽火 作者: 武陵浪荡子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266 阅读进度:15/51

袁绍袁术兄弟率兵进宫杀鸡宰羊般地见太监就杀,不是太监的没有胡子的也杀。眼见得太监一方要败了,太监中为首的中常侍段珪带上身边的几个太监用绳子拴着少帝和陈留王往小平津那个地方跑。为什么要往小平津那地方跑,而不是往别的地方跑,一般的人的也没弄清楚。估计是那帮蠢太监慌不择路,没有目标地瞎跑一气。跑着跑着,跑到黄河边,没有路了,对面没有船来接应,而后面又隐隐听到追杀之声。这帮平常作威作福﹑神气活现﹑不可一世的太监,有着公侯的爵位,手握生死大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想不出什么妙招来,于是一人带头跳河,其他人纷纷学样。只听得一阵扑通、扑通之声,宛如一群青蛙跳进了古井。14岁的少帝吓哭了,9岁的陈留王扯住最后一个往黄河跳的太监,着急地问:你们都跳河,一了百了,留下当今皇上和孤家怎么办?太监知道自己是将死之人,常言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说了一番善良的话:我现在不死,等下被那帮兔崽子捉住也是死。与其在他们手上被折磨至死,还不如跳进黄河一死了之。虽然人常说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不过我们本来就是不干不净之人,也没打算跳进黄河把自己的身子洗干净。您二位年纪轻轻,又是当今皇上和王子,前途无量,就别学我们这些没用的人往黄河里跳了。看到咱们君臣份上,我来给您们指一条生路,您们就顺着大路往人多的地方走,见到老百姓了也别说出真话,说你们走投无路,您们就说微服私访,没带随从,不小心迷路了。老百姓很老实,会相信您们的话帮助您们的。等找到地方政府之后,您们就没事了。

陈留王拉住那太监的衣服仍不放,光指导还不行,还想要他再送他们兄弟俩一程。太监不肯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们已从皇宫送您们到这里,已经很远了。现在是到分别的时候了。就别再拉拉扯扯了吧。拉拉扯扯的,不符合君臣礼仪。

太监从从容容地掰开陈留王的小手,唱道:风萧萧兮河水寒,太监一去兮不复还。扑通一声又跳进黄河。最后一只青蛙跳进古井,世上的声音已绝响了。留下当今世上地位最高身份最尊贵的两位少年儿童面面相觑。

14岁的汉少帝无计可施,又哇哇地哭了。9岁的陈留王叹口气,对哥哥说:

皇上,您就别哭了。哭也解决不了问题。我看还是听那个善良的太监的,往大路走吧。

于是9岁的陈留王牵着14岁的汉少帝的手,两兄弟摸索着往前走。时近傍晚,天色越来越暗,路渐渐地看不清了。宫女全部被抢走,太监全部跳河,没人来给他们兄弟俩打灯笼照路。两人无法,看见有萤火虫,于是两人捉了一些,刚好身上有丝绸,放进去,当成小灯笼照着前行的路。两人跌跌撞撞,走了好几里路,兄弟俩的小脚都走出了水泡,少帝都累得不想走了,陈留王鼓励他: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少帝才想起在皇宫里学的这些道理。于是勉力自己,奋力前行。走了一段路,见到一户民家。那老百姓见他们兄弟俩这副华丽服装,又是那么的狼狈,有些不知所措。听得陈留王说是微服私访,没带随从,所以迷路,诚惶诚恐,连忙用家里仅有的一辆平板车,做工不太好,车轱辘都差不多是四方形的,拉着疲惫不堪的两位,往官府送。

这个乱世,连帝王公侯都在荒草丛中寻出路,一般的老百姓的命运可想而知。

我爹在一首诗里写: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蔡文姬也写:死人尸骨相撑拄。

这都是实录。

这是天灾引发的人祸,人祸引发世道衰败,人又回到了野兽的形态。

一般的动物,尤其是食肉的兽类,同类之间虽然往往自相残杀,但是对待自己的下一代往往是悉心照料,以死相保护的。如野狗豺狼,如狮子老虎。人也是这样,对自己的子女后代照顾得无微不至,但是对别人,往往是奸杀掳掠,无恶不作。

这个巨灵神一般的董卓也算是个人物。

董卓是陕西临洮人,他父亲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官吏,娶了个高大雄伟的女人,生了三个儿子,因为基因的原因,三个儿子都雄伟高大,而以老二董卓为最。

董卓力大无穷,好弄刀枪棍棒,身材高大,有如铁塔,虽是汉人,却喜欢往少数民族居住地跑,年纪轻轻就喜欢四方串联,结交好友。他曾经去过羌中,结交的尽是羌中少数民族的高富帅,因为他自己个子就高,找的朋友也都是些高个子,所以叫高,他长得又一表人材,是个帅哥,找的朋友也都是帅呆了的人物,所以叫帅。他好玩乐,当然对方要钱多,所以也要富才行。因此他结交的朋友尽是高富帅。

按照古往今来的习俗,物都以类聚,人都以群分,帅哥和帅哥玩,有钱人和有钱人玩,高个子和高个子玩,这个董卓虽然是高帅人物,可以和高帅之人玩,但是要想和有钱人玩,自己的家底子似乎不够。所以他虽然从他老爹那里弄了点游侠所需的交际费,但是经不起他一个钱当两个钱花,很快钱褡子就见底了。钱褡子见底了之后,这个董卓也不用那些一般帅哥使的坑蒙拐骗之伎俩,去胭脂粉里、万花丛中去捞钱,然后拿这种钱给他撑场面,而是大大方方地跟馆舍之人结账,回到家里。

回到家后能干什么呢?考公务员自己学问有限,做生意又要有本钱,自己条件都不够。老爹彼时已故,老大成家后单过,小弟还未成人,家里有一老娘要自己养。这个老娘,虽然自己从小吃够了她的打,自己一不听话老娘就拳打脚踢,打完屁股再打手,拳头打累了就用脚踢,脚踢累了就用棍棒,一边打一边还大声地问他:老娘打你,你恨不恨你老娘?!不恨!你娘老了,你养不养你老娘?!养!老娘听了很满意,这才不打了。不知为什么,自己虽然从小吃够了老娘的打,却是一直都不记恨她老人家,心里还暗暗立下宏大志向,我一定要把老娘照顾好,让她活到九十岁、一百岁,她活够了,驾鹤西游去了之后我再慢慢考虑自己的身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