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幸福童年没记忆2

小说: 天上宫阙人间烽火 作者: 武陵浪荡子 更新时间:2022-05-11 字数:2157 阅读进度:14/51

我是配置最差的那种,要文而文不够敏捷,要武而武不及刚强,可能是设计时有误,或是生产时偷工减料,所以各方面都不如我爹。是最差的那一种。

我大弟曹彰比我好了些,在武的方面得到了补充,身强力壮,力大如牛,做一员战将很是不错。但是文的方面却是一塌糊涂,比我还差。一要他写字作文,他就嚷头痛,受不了。

这是偏重于武的那个版本。

我弟弟子建,在武的方面差了些,显得有些文弱,但是在文的上面,却是文思敏捷,下笔成章,达到或是超过我爹。

这是偏重于文的那个版本。

这是我家四个截然不同的儿子。同一个父版,却是性能各异。除了我之外,其他三人都各得其所。

我哥哥是长子,在继承顺序里是第一顺序继承人,现在又文武双全,兄弟之中综合得分最高。成了当仁不让的老大。

弟弟曹彰和曹植虽然在继承上面得不到什么好处,但是他们可凭自己的专长从哥哥那里分到一点家里的剩余。

只有我,文不行,武不行,又不是长子,末位淘汰法里是最先淘汰出局的那个。

这是悲摧的一个局面。后面十多年,我家那举世闻名的神童小弟曹冲,凭借着他那超凡脱俗的仙姿,无与伦比的聪明才智,佛祖一般的慈悲心肠,更是比得我如凡尘俗子一般。

好在这样的天人在世间只是昙花一现地存在,很快就消失在这暗昧无光的俗世中,我才好歹有机会出头。

如果我仅仅体能上差一些,智商上低一些也就算了,差就差一点,认命。

但是在内心世界里我又无比的敏感,对这世间万物的命运或是世间万物所处的位置很是在意。这时候,就很痛苦了。

做梦是好的,可千万别醒过来。醒过来的人是很痛苦的。

因为我体会到了家人对我和兄弟姐妹的不一样,所以感受到了痛苦。

我娘生了我这个丑不拉几的儿子,很是懊恼。而且这个儿子还是她的头胎,第一个。没能超过正室的儿子,以后在家里的地位可是永远没办法提高。

唉声叹气了三两年。没料到情形忽然大变。可以说是情形向好,一番曲折之后豁然开朗。

生了我弟曹彰,配置好了许多。

生了我弟曹植,配置更好了。

虽说在单个的质量上面还没有超过长子我大哥,但是在儿子的总量已是超过了。生了三个儿子,又还生了相同数量的女儿。人丁兴旺,有我娘的功劳。

家里儿女多了起来,按理说粮食会更加不够吃,衣服更加不够穿。但是这时我爹在外面的收入却是成倍地提高了。仗打得越来越顺,地盘抢得越来越多,部队也越来越庞大。按通俗的说法,本钱也越来越大。家里的这点开支根本就不在话下了。

所以我哥哥虽生在我之前,小时候吃的肉却比我多。我的几个弟弟生在我之后,吃的肉也比我多。穿的方面也比我强。等哥哥的衣服再在我身上穿几年,早就坏掉了。那时的纺纱技术也不是很好,做出来的衣服质量也不是很好,所以很多时候那衣服穿着、穿着就散了架,如片片飞花散落一地,只剩得我一个光溜溜的身体愣在那里,徒惹大家嘲笑。

但是我弟弟却不用吃这些苦了,因为我爹的生意越做越红火,给小孩子的穿着也好了起来。虽说我爹不太在意穿着,但是以那里的条件,也没必要让儿女穿得破破烂烂,像个叫花子。衣服穿小了或是旧了,就送给下人或是其他穷困的人家。

所以我的哥哥和几个弟弟,从小到大都从未穿过旧衣服破衣服,姐姐妹妹姑娘家更加没有穿过旧衣服破衣服。家里就我一个,上不是最大的,下不是最小的,却仅此一个,有过穿破衣服的经历。

这是我比兄弟姐妹性情敏感,自尊心强的一个由来。

兄弟姐妹嘻嘻哈哈,天真烂漫地过童年的时光时,我就有了成人的忧郁和不平之心。

也可以说,父母给子女好的吃好的穿之时,子女也是朝好的方面想,性格豪爽,乐观向上。父母给儿子吃的比别人差,穿的也比别人差,那给儿子带来的不仅是忧伤,而且还有对这世界负面的看法。看什么都是从负面的地方着眼。好的都看成坏的,好心都看成是坏心。

在顺境之中成长的儿女,性格也是乐观向上的,在逆境中成长的儿女,性格也是往往是阴郁的,尤其是当父母刻意地给喜欢的儿女好东西,给不喜欢的儿女不好的东西时更甚。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有了对比,就有了伤心。

当我出生时,我人生中的最爱和最恨甄氏已经有6岁了。给我的帝王事业帮助最大的郭氏也有4岁了。我一生最爱的是文学事业。当我出生时我最欣赏的孔融35岁,陈琳31岁,阮瑀21岁,繁钦18岁,徐干18岁,杨修13岁,刘桢13岁,应玚13岁,王粲11岁,吴质11岁。这些我推崇喜欢的才子文豪,在我出生之前就在这纷纷扰扰的世上活蹦乱跳了,在我出生成长的那一长段时间里继续活蹦乱跳。一直活蹦乱跳到我也可以在这世上活蹦乱跳的时候,和我一起活蹦乱跳。只是可惜很多人,本可以在我也可以活蹦乱跳时和我一起活蹦乱跳很久,命运捉弄,其中一些不是被我那喜怒无常的爹砍头,就是忽发疾疫,倏然而逝。此人生一大痛事也。

生死无常,造化捉弄。非止平常百姓,非止才子佳人,非止英雄豪杰,就是人人羡慕的帝王,其生之艰难,见之也常常让人泪流不止。

在我还将生未生之时,十岁不到的少年汉献帝已经在荒草丛中跌跌撞撞地寻找了很久了。

文艺青年+斜杠青年汉灵帝37岁挂掉之后,年仅14岁的汉少帝即位。杀猪世家大将军何进,想用杀猪的方法把少帝身边的不是男人的男人太监全部杀掉。杀猪的流程太长经手的人太多,结果失败了,自己反而被太监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