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五十四章 收服斯钦巴日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28 22:41:50 字数:3562 阅读进度:53/81

我高声喊道:南宫、妙清,你们在哪?周天佐,严谨听到我说话了吗?我没有叫婆雅稚,因为没有喳喳在,我们是无法进行沟通的。

此时的妙清和严谨也跟我一样,陷入幻境之中,只是经历的事情不同,他们在痴念力场的控制下无法自拔,虽然也受到精神种子的提示,但是并没有成功清醒过来。

如今在水晶大殿的迷宫中只有我、南宫心月、婆雅稚和周天佐还是清醒的,但是如果从高空看去,我们离得都很远,不知道斯钦巴日是如何做到的,竟然让进入迷宫的人自动分离,越走距离越远。

婆雅稚最为暴力,挥舞手中的巨剑,对着周围的水晶墙壁不断的攻击,一些水晶墙壁被她打碎,但是散落的水晶变成了跟她一样的镜像人。

这些水晶碎片变成的镜像人比乾达婆变成的镜像人还要强大,坚硬的水晶身体,根本不用进行防守,婆雅稚的大剑砍到她身上,只能留下一条浅浅的白印。

这种只攻不守的打法让婆雅稚一时之间失了方寸,虽然有强大的力量却畏手畏脚,跟镜像人打成了平手。

南宫心月没有婆雅稚那么暴力,小心的在水晶迷宫中探索,当她碰触到水晶墙面时,水晶墙面变得柔软似水,一下就把她吸入墙面之中。

她的面前出现了两个完全相同的水晶门。

到底选择哪一个呢?南宫心月思考良久,怎么看这两道门都没有区别,最终选择了左面的那道门。

打开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空旷的大厅,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她沿着墙壁四处搜寻,在大厅的另一面又发现了两道相同的水晶门,这次她选择了右边的水晶门。

连续走过十多个大厅,每次前面都会出现相同的两道门。

南宫心月知道自己上当了,这些门就像无限循环一样,这么走下去迟早会把自己累死,与其不停地走下去,还不如就在门前等候,他相信我们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周天佐走在水晶迷宫当中,四周倒映出无数的影像,突然他背后的一个影像竟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瞳孔变成了水蓝色,上半身慢慢从墙壁中探了出来,一只手变成了利刃,猛地朝周天佐的心窝处扎来。

周天佐听到背后的破空声,判断出对方离自己非常近,此时如果回身时间根本来不及,马上就地一个前滚翻,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墙壁中的人看到一击不中,马上又缩回了墙壁当中,当周天佐回头看时,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身后空空如野,水晶墙壁中的影子也恢复了正常。

周天佐四周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可疑迹象,但是刚才身后的破空声是真实存在的,这么多年养成的警觉性是不会错的,可是敌人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了呢?

打死他也想不到敌人竟然是自己在水晶墙壁中的影子。

没有发现的周天佐只能继续前行,没走多远,左右两面墙中影子的瞳孔,同时变成水蓝色,双手变成利爪,飞出了墙壁向周天佐抓了过来。

周天佐已经有了戒备,虽然是向前走,但是眼睛却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两个飞出的影子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身子一矮,躲过了左面影子的袭击,顺势一挥手中的匕首,划伤了右面影子的手臂。

右面的镜像人像镜子一样,由伤口处开始碎裂,变成了一地的水晶残片。

左面的影子飞速的扑入墙壁中消失不见了。

周天佐的匕首是沾有我的血的,看来不但对乾达婆的幻身有用,对这些不知名的镜像影子也有用。

接来下周天佐又干掉了四个镜像影子,然后就没有再受到影子的攻击,看来这些影子应该是斯钦巴日的把戏,如果被杀的太多了他也承受不了。

我听不到他们的回答,想来是声音被屏蔽了,要不然这座水晶宫殿再大也不至于听不到我的大喊。

想明白这点也就不浪费力气了,坐下来想想如何脱困。

乾达婆最厉害的就是幻身,能千变万化。但是一旦变成本体,就成了弱不禁风的羔羊,而我的血正是克制乾达婆的关键,只要找到斯钦巴日,我就可以利用这一点抓住他。我为自己想到克敌制胜的办法而高兴。

但是另一个问题又来了,现在我连自己的伙伴都找不到了,更不要说找到斯钦巴日本体了。我懊恼的拍击了一下水晶墙壁。

由于用力过猛,手上的伤口又裂开了,血液印在水晶墙壁上。

这时候整个大殿都颤抖了一下,那面水晶墙壁竟然像遇到了火的冰雕,慢慢融化消失了。

我惊讶的看着刚才还是一面墙的地方,如今已经空空如野,什么都没有了。

这些墙也怕我的血?我脑子有些发蒙也有些惊喜。

又向另外一面水晶墙壁拍去,同样的事情发生了,我就像玩开心消消乐一样,一路走一路拍,打通了一条直线通道。

这时候水晶迷宫开始剧烈的震颤,所有的墙壁都像冰雪一样融化,然后在地面流淌而过,在远处的高台上汇聚到一起,变成了一个六七米高的巨大虎头人。

虎头人身穿一套水蓝色的长袍,一根纯白色的法杖镶嵌着冰蓝的的宝石被他握在手中,水蓝色的双眸中跳动着愤怒的火焰,正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由于水晶迷宫消失,大殿中的众人也都显露了出来,坐在地上的南宫心月,举着大剑的婆雅稚,一脸戒备四周的周天佐。

只有严谨和妙清仍然处于幻境当中呆立当场。

婆雅稚看到妙清开心的跑了过去,但是任凭她如何召唤摇动,妙清都是一副迷茫的表情,急的婆雅稚在那屋里哇啦的大喊大叫。

南宫心月和周天佐看到迷宫消失,我站在不远处跟高台上的斯钦巴日隔空对峙,也快步跑到了我的身边。

斯钦巴日对我们说话,但是语言不通,我们无法理解,只有南宫心月懂古蒙语,他给我们翻译道。

你们是什么人?来到我的乾达婆神山有何目的?

指着我问,你是什么人的后裔?你的血液竟然可以破除我的水晶幻身。

原来整座水晶迷宫都是他的幻身,不愧是乾达婆之王,比那些乾达婆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南宫心月又把我们过来的目的跟他说了一遍,虽然知道没有什么用处,他们是不会相信的,但是例行公事一样讲了一遍。

果然斯钦巴日根本不相信,一声怒吼,四周的墙壁上,石柱里,屋檐下……宫殿的各个角落里,飘出数十朵云雾,在我们面前幻化成各种怪兽,并对我们发起了攻击。

婆雅稚把妙清护在身边,一旁的严谨也捎带手被她保护了起来,这些乾达婆对上凶悍的阿修罗王,根本不是对手,阿修罗的杀气对付乾达婆,虽然没有我的血玉煞气那么有效,但是经过多次攻击,也是可以破掉他们的幻身击杀本体的。

所以乾达婆也不敢轻易的靠近婆雅稚,只是围着她绕圈。

我们这边的武器都是涂抹过我的血液的,附带的煞气只要碰到幻化的乾达婆就会破了他们的幻身,一个恢复原形的乾达婆还不如一个中学生有力气,一脚就可以把他们踢到。

斯钦巴日看到我们和砍瓜切菜似得打发掉他的手下,更是愤怒,举起手中的法杖,一阵晦涩的咒语从它口中传来。

十个如钻石一般晶莹璀璨的斯钦巴日出现在高台之下,他们只有两米多高,手中拿着跟身体一样的钻石剑,眼中没有瞳孔,只有两朵水蓝色的火苗在不断跳动。

斯钦巴日挥手向我们一指,干掉他们。

十个钻石斯钦巴日挥舞着手中巨剑向我们冲杀过来。

这些斯钦巴日的幻身显然不简单,沾有我血液的匕首也无法一下解决它们,最多在他们身上留下一丝裂纹。而且匕首也无法抵抗巨剑,我们只能不停的躲闪。

十个人的围攻,然而我们躲闪的余地少之又少,几次现象生还。

我发现这十个水晶斯钦巴日只进攻我们三个人,对于旁边的婆雅稚、妙清和严谨理都不理。

要是婆雅稚能帮我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她大剑的威力我们可是见过的,能跟阿修罗王苏日勒和克巴日交手的主。

我在躲闪的空档向婆雅稚求救,但是却忘记没有喳喳在,她根本听不懂我说什么,而且也丝毫没有离开妙清身边的意思,对于保护妙清的安全而言,我们这些人的生死与她无关。

我想到了孙子兵法里的一招,擒贼先擒王,连滚带爬的躲开水晶斯钦巴日的攻击,冲向高台上的斯钦巴日。

斯钦巴日看到我竟然向他冲来,紧张的对十名水晶斯钦巴日发出命令。

这十名水晶斯钦巴日也不管周天佐、南宫心月他们了,直直的向我追了过来。

我一看这个结果,看来我赌对了,他的本体很弱,要不然不会这么惧怕我靠近他,于是加快脚步,像风一样杀上高台。

就在我举刀要刺的时候,高达五六米的斯钦巴日竟然跪了下来,跪在我这还没他腿高的小人面前,实在是太滑稽了。

斯钦巴日对我屋里哇啦的说了一堆,但是我都听不懂,怕他使阴谋诡计,我还是想给他一刀再说。

斯钦巴日看到我没有停手的意思,赶忙先驱散了追过来的十名水晶斯钦巴日,然后不停的膜拜我。

南宫心月过来说道,他请求你不要用沾染神血的刀攻击他,他愿意听从我们的安排。

这时候,永远是最后一个出场的托普喇嘛出现了,用那本大伦明日经收走了斯钦巴日,一道蓝光升起,飞入老喇嘛的经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