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五十二章 雾山幻境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27 04:40:17 字数:3368 阅读进度:51/81

听到大家都纷纷回答我没事,我才放心。

突然,我发觉不对,我们明明只有六个人,我却听到六声回答,我回头看去,竟然有两个严谨。

他们也都注意到了对方,迅速跳开,拔出手中的短刀,戒备的注视着对方。

我们也赶快远离他们,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像之前,我们只能把他们两个都作为假想敌。

你是谁?两个严谨同时开口质问对方,表情、语气竟然一模一样。

他们之中肯定有一个是假的,是乾达婆幻化的,周天佐大叫到,严谨你不要动,让我们来。

两个严谨都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只是用眼神不断地大量对方,想找出破绽。

我问你们一个问题,谁回答不上来就是假的,我对两个严谨说道。

两个人都点了点头。

那好,我会随机选择你们中的一个人回答问题,一直跟随我们的巨羊叫什么名字?左边的你说,我指着左边的严谨说道。

阿依努尔,左边的严谨丝毫没有犹豫的答道。

我们在哪遇见的喳喳?右边的你说。

在迦楼罗神树的第四层平台,右边的严谨说道。

竟然也回答正确,这让我犯难了,这是怎么回事?要是乾达婆幻化的严谨,不应该知道我们经历过的事情啊?

周天佐不死心的发问道,你是怎么当上小队长的?这可是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是他们周氏集团的机密。

左边的严谨道,闯过七七四十九道生死门而不死,成就小队长之位。

右边的严谨也说道,在最后一关中,我的左脚小拇指被砸断,这是假货不可能知道的。说着脱下鞋子,露出了只有四只脚趾的左脚。

左边的严谨惊讶道,这个你竟然也知道?少爷,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幻术,说着也脱下左脚的鞋子,露出了只有四个脚趾的左脚。

我走到周天佐的身边,低声说道,这里很古怪,这些我都不知道的事情,假的严谨竟然都知道,而且就连断指这么隐秘的地方都能模仿的一模一样,要不然让他们对打一下,我们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出破绽?

周天佐轻轻的点了点头,我还有一个办法,然后悄悄的比划了一个手势。

左边的严谨立刻发动了攻击,而右边的严谨稍微延迟了一秒钟,也发起了攻击。

右边的是假的,周天佐大喊道,并且迅速对右边的严谨发起了攻击。

右边的严谨身手凌厉,但是在两人联手攻击下,最终还是被周天佐一刀刺到心口。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流出血液,而是砰的一声,化为一团白色雾气,消失于空气之中。

我好奇的问周天佐,你是怎么确定右边的严谨是假的呢?

因为我用特殊的手势告知严谨进攻,右边的有了一丝迟疑,我猜想,假的严谨能窥探真严谨的思维,所以我们无论提问什么问题,真严谨都会在心里想出答案,那么假的严谨就同样知道发生过的事情,所以我用这种突击的方式,他窥探信息总会有一丝迟缓。

那要是他们能同步进行呢?我问道。

也只能拼一拼,没有想那么多,事实证明我拼对了。周天佐玩味的笑道。

敢情你是蒙的啊,我拍着额头道。

他们只是一团雾气幻化而成,这里到处都是雾气,我们只有捉到乾达婆的本体,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周天佐道。

就在我们谈话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从我们身边跑了过去,我赶忙转身望过去,竟然是妙清,我高喊:妙清你干什么去?

妙清却在我身边拉了我一把,师叔祖,我在这里呢,那个是假的。

刚才跑过去的妙清却又跑了回来,冲又我大叫,师叔祖,快躲开,那个妙清是假的。

我不知道相信谁才好,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面前的妙清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右手变成锋利的爪子,一把向我抓来。

还好经过血玉的淬炼,我的身体素质有了很大的提升,迅速就地一滚,躲开了它的攻击,旁边的周天佐一刀捅向假妙清,砰的一声,假妙清也变成了烟雾。

我们六人迅速聚拢到一处,我问妙清,怎么回事,你怎么跑到那边去了?

我刚才看到大力哥在那边,后面有一只怪兽在悄悄向他靠近,我以为他跟了进来,来不及多想,就冲过去想要救他,但是冲过去之后,他却消失了。

这些雾气能随时变成我们的模样,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能分开,我高声提醒大家。

也就在此时,看到远处一群人向我们冲了过来,仔细一看,竟然是跟我们一样的六人小队,这些雾气竟然把我们都复制了一遍。

我们十二人混战到了一起,为了避免伤到自己人,我们都散开了一定的距离。

这时,雾气变得更浓了,我们面前的镜像人都崩碎成雾气,我发现找不到队友的踪影了,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们上当了,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把我们分散开来,然后各个击破。

但是已经为时已晚,只能摸索着向高处爬去,希望能尽快穿过这片浓雾区。

走了不多一会,我就看到远处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向我走来,我大声喊道:前面的是谁?

黑影听到我的声音,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快速向我跑来,是我啊子枫,终于找到你了。声音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听着像南宫心月。

南宫,是你吗?我试探的问道。

黑影高兴的说道,是啊,刚才我们散了,那些镜像人有意把我们引开,我都害怕死了。

等她离我有两米多的时候,我看到真的是南宫心月,本来我还担心她一个人容易出危险,现在能找到她心里也是高兴,就向她迎了上去。

就在我们只有一米距离的时候,南宫心月突然抬起了头,冰冷的双眸中闪烁着蓝色的荧光,右手变成一把尖刺,猛的向我的心口刺来。

由于事发突然,我闪身躲开了要害部位,但是身上还是被他刺中,滚烫的鲜血流了出来,没想到那个假南宫心月接触到我的血液,竟然变成了一个身穿兽皮的精廋男人,双目荧蓝,有些畏惧的望着我。

我的防毒面具也都在打斗的时候甩丢了,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阵阵好闻的香气,难道这就是乾达婆?我捂着伤口,拿着匕首向他走去。

乾达婆想要逃跑,被我一脚踹翻在地,他缩卷着身子不停地颤抖,看来真如喳喳所说,乾达婆其实很弱小,如今被破了幻身,竟然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要不是我的特战服在与阿修罗王苏日勒和克巴日的战斗中破损了,凭借他的力量,根本伤害不了我。

我扯下一些布条绑住伤口止血,又把踩在脚下的乾达婆绑了起来,推着他向前走去。

走了有两三公里,前面出现了两个人影,我这次没有声张,慢慢向他们靠近,走进一看是周天佐和严谨。

他们看到我绑住一个乾达婆也有些吃惊,向我靠近道:可以啊子枫,抓到一个乾达婆,让我们看看他到底是什么生物?

我举起匕首指向他们,你们站住,我怎么知道你们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们当然是真的了,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二人加快步伐向我靠近。

我基本可以确定这二人不是真的周天佐和严谨,一定是乾达婆的同伴,想要救回被我绑住的乾达婆。

我轻笑着看他们靠近,他们也看出来我知道他们是假扮的,也不再继续装下去,手臂在雾气中幻化成长鞭和大刀,向我攻杀过来。

我手中只有短小的匕首,根本无法与他们正面抗衡,就把抓到的乾达婆挡住盾牌,阻挡他们的进攻,而他们由于顾及伙伴的安危,一时也无法伤害到我。

由于剧烈的打斗,我的伤口又渗出血来,当那两个乾达婆接触到我的血液后,也变成了跟先前那个一样的乾达婆,无法在幻化出武器,身体仿佛也变得弱不禁风,被我轻易的打倒在地,绑了起来。

我看着自己的鲜血,再看看绑在一起的乾达婆,原来经过血玉的改造,我的血液已经不是普通的血液,最起码能破掉这些乾达婆的幻身,让他们不能随意变化。

我押着这三个乾达婆走出了浓雾的区域,这一路走来,没有再碰到乾达婆,也没有碰到南宫心月、妙清他们,看来都被他们引到了不同的地方。

我把这三个乾达婆绑到旁边的树上,想要再回雾气中寻找同伴,我看到周天佐他们从雾气中走了出来。

我抓了一下伤口,剧烈的疼痛让我全身的肌肉绷紧,伤口又渗出了血液,我抬手向他们挥去,点点血滴沾到他们身上,看到他们没有任何变化,我能确定这些人是真的同伴,而不是乾达婆幻化的。

南宫心月一边掏出手绢擦拭溅到身上的血点,一边抱怨道:你这是干什么?突然看到我染红一片的伤口,又急忙刚过来给我包扎,急切的问道:子枫,你怎么受伤了?

没事,一点小伤,我安静的看着南宫心月给我包扎伤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