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五十一章 乾达婆神山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26 02:11:17 字数:3341 阅读进度:50/81

乌兰巴日被收服,杀意力场也消失了,所有的人都清醒了过来,昏迷的人也都被救醒了过来,这一战,让我们又减员两名特战队员,而且所有人都受伤严重,绝对不是三两天就能恢复的了的。

喳喳在战斗的时候,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如今看到安全了,飞到了我的肩头,开启了那烦人的讲话模式:老大,你真是太勇猛了……。

虽然它很烦人,但是看到它没事我却非常高兴,因为没有它连接意识的技能,我们就少了一个万能翻译器,就无法跟这些非人类沟通。

我们可以下山了,下一座神山不知道是哪座?要是都是跟阿修罗神山一样,我们就根本没有办法了。除非我能随时开启血玉的力量,如果不是受到乌兰巴日杀意的刺激,我的血玉力量也无法开启,如今知道了提升战意是开启血玉力量的钥匙,可是我现在还控制不了自己的战意。

南宫心月快步走到我的身边,一拳捶向我的胸口,你怎么这么鲁莽,怎么总是让人担心,边打边自己哭了起来,好像受到了多大的委屈。

我有分寸的,我把发现如何开启血玉能量的事情悄悄告诉了她,并嘱咐她不要告诉别人。

南宫心月这才止住了哭腔。

这时妙清走了过来,后面跟着的婆雅稚像极了一个新婚的小媳妇,顺从的走在妙清的身后。

我对婆雅稚道:如今阿修罗斗场已毁,你有什么打算?

我当然跟着自己的男人,他到哪我就到哪?他这么弱小,要是有人欺负他怎么办?我要保护他的安全。婆雅稚高声说道。

我才不弱呢,不需要你的保护,妙清不悦道。

婆雅稚赶忙低头嗯了一声,像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这样也好,有这么一个强大的阿修罗王跟着我们,也是一大助力。我对妙清点了点头,暗示他暂时接受婆雅稚。

妙清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有婆雅稚在,阿修罗神山的野兽们都自动避开我们,我们顺利的来到了山下。

阿依努尔看到我们下来,走到南宫心月身边,驮着她继续走向下一座神山。

我们来到了两界河边,阿依努尔下丝毫没有停留,迈步走下了河水中,看来是要游到河的对岸,看来八座神山一半在南岸,一半在北岸,我们这次要过河去南岸了。

由于有阿依努尔开路,我们也放心的下水游了过去,这边的世界跟北岸完全相反,白天的时候混乱不堪,晚上反而平稳安宁。

这次不但有阿依努尔,又加上了一个勇猛的阿修罗王婆雅稚,可以说安全无比,我们这群伤员也得到了充足的休息。

经过三天的时间,我门来到了一座神山之下。

巨大的石碑上写着乾达婆神山。

传说乾达婆是男性神,不食酒肉只寻香气作为滋养,会从身上发出香气,与紧那罗同奉侍帝释而司奏伎乐。紧那罗者法乐,乾闼婆者修乐。南宫心月给大家普及乾达婆的传说。

那乾达婆跟女紧那罗就是八部众里的娱乐明星吧,一个唱歌,一个跳舞。熊大力发表了他的看法。

不知道乾达婆长得怎么样?应该属于小白脸类型的,那些马头紧那罗头上顶着一片绿草地。熊大力八卦起来比女人还八卦。

我问婆雅稚对乾达婆有多少了解?

婆雅稚却从来没有离开过阿修罗神山,所以对于其他八部众一无所知。

你们不是来至同一个世界吗?我奇怪的追问道。

我不知道,只知道我记事起就在阿修罗神山,就追随在主人身边。婆雅稚沉思到,但是却有一些记忆片段,关于阿修罗一族的,但是很模糊。

难道他们被消除了记忆?或者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阿修罗一族,只是被人创造出来的仿制品,我总感觉这些半神跟传说相比有些弱小,不然人类转化的半神,怎么就可以成为他们的主人?

这一切应该都是百忍道人安排的,我对这个神秘、强大的百忍道人更加好奇了。

喳喳,你过来,我对被南宫心月抱在怀里的喳喳喊道,这只鹦鹉应该是认识百忍道人的,从它的只言片语中能听出,它不属于这个世界,是被封印进来的。

喳喳如今成为了南宫心月的宠物,整天被抱在怀里,这可憋屈死这只傻鸟了,听到我的召唤,赶忙飞了过来。

喳喳,你对乾达婆神山有多少了解?

这些乾达婆啊?没有多少战斗力,你们中任何一个人都能打得过他们,如果能捉到他们,还能恢复你们的伤势呢,他们的香气有很好的疗伤效果。

这么好?那我们岂不是找到宝了?还等什么,快走啊。熊大力激动地说道。

别急,听它讲完,我不信传说中的半神乾达婆这么弱。

当然,他们的幻术还是比较厉害的,他们能用歌声和香气勾起心底的痴念,把人封闭在识海深处。

那不是跟幻音螺有些相似?南宫心月道。

可能比幻音螺还要厉害,风狱里的力场都是直接作用于神识的,就连妙清都无法抵抗,现在只有你、周天佐和托普喇嘛能免疫这种力场。我对南宫心月道。

那怎么办?要不你们就不要上去了,我跟周天佐上去?南宫心月提议道。

那怎么行,我不可能让你独自犯险的?我坚决的摇头道。

喳喳,你有什么办法对付他们吗?我转头询问喳喳。

我是没什么问题,他们那点小伎俩根本伤害不到我,但是却无法直接帮助你们。

听到喳喳的话,让我们有些沮丧,我们这些人不怕打打杀杀,但是对于精神类的攻击却没有办法。

但是我可以在你们的神识中种下一粒精神种子,一旦你们陷入识海无法自拔的时候,神识种子能给你们做一个提醒,至于是否能醒过来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喳喳继续说道。

你怎么不一气说完呢?见到还有希望,我们又从新燃起了斗志。

这次既然对方战斗力很弱,我们就不要去这么多人了,挑选几个意志力顽强的人上去,其他人在外面养伤,后面还有几场硬仗要打呢,我建议道。

好,那我们选出五个人上山,其他人原地休息,周天佐站出来说道。

我算一个,我抢先说道。

你行吗?跟乌兰巴日大战一场,我看你的体力严重透支,走路都有些疲惫。南宫心月担心的问我。

没事的,经过那场大战,虽然当时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但是经过这两天的修养,比以前的体力还要好。我拍着胸脯让南宫心月放心,但是我没有告诉她,血玉的力量好像每次激发出来都能锤炼我的身体,经过这次大战,我的身体好像更加强壮了。

看到我坚持,反正她也是肯定要上去的,所以没有再多言。

南宫心月和周天佐都是不会被力场干扰的人,所以肯定算了两个名额,加上我就占了三个名额,还有两个名额他们挣了起来,都想要跟着上去。

我对熊大力和妙清道,大力你就不要上了,你的意志力我就不多说了,妙清可以跟我们去,他修行多年,凡俗的痴念最少,而且武力较强。

熊大力也有自知之明,刚才也就是跟着起哄,看到我的安排也就不再坚持。

周天佐同意我的安排,再加上严谨把,作为追风小队的队长,也都是经过残酷精神训练的战士,意志力比一般人要强上许多。

我估计周天佐也是想要安排一个自己的人,人员确定,其他门在特战队员的安排下在石碑旁安营扎寨,休息养伤。

婆雅稚说什么也要跟着妙清,我们六个人绕过石碑走向乾达婆神山。

绕过石碑,看到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笼罩着这座神山,我们的视线只能看到前方不到一百米处,这还是山脚,越往里走雾气越浓,使我们无法分辨方向。

喳喳飞到空中,在我们每个人的额头轻啄了一下,种下了它说的精神种子,但是飞到周天佐面前时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崩飞了。

周天佐歉意的说道,我不用,谢谢。

喳喳摇了摇头,又飞回我的肩头,南宫心月有水神魂印,喳喳不敢去接触她的额头,也不用它去种精神种子。

严谨拿出登山锁把我们五个人连到一起,开始向山上爬去。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遇到任何生物,我们也分不清方向,只能凭着感觉往高处攀登,因为我们在山下看到,山顶那一处是没有任何雾气的,我想乾达婆王苏日勒和克巴日一定在那里等着我们。

走着走着,我们闻到了一股淡雅的清香,有些像兰花又有些像茉莉花,让我们不由想要深吸几口气。

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些香气是不能闻的,喳喳曾经告诉过我们,乾达婆就是利用香气和歌声来制造幻境的。我们赶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防毒面具戴在头上。

我又试了一下,不再有花香的味道,我才放心,大声问道:你们都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