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四十六章 周天佐显露威能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22 00:37:49 字数:4109 阅读进度:45/81

做好这些后,我把圣骨戒套在了小鹦鹉的头冠上,五彩斑斓的小鹦鹉本来就很好看,再带上散发着幽光的圣骨戒,真像鸟中之王。

看你这么漂亮,像个凤凰一样,我叫你小凤怎么样?我对小鹦鹉道。

不要,我有名字的,叫我喳喳,小鹦鹉不高兴道。

喳喳,叽叽喳喳的喳喳?我疑问道、

小鹦鹉点点头,是的,我就是喜欢说话,所以小红叫我喳喳,我的名字就是喳喳,谁也不许改。小鹦鹉倔强的道。

那好吧喳喳,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还用怎么做?跟着我上去就可以了,有了迦楼罗之眼,那些小鸟谁敢不听话?喳喳自信的道。

我们顺着藤蔓继续往上爬,喳喳就站在我的肩头,不一会来到了第五层平台,这里简直就是血腥地狱,数千只血鸦正在觅食,许多大型动物的尸体被挂在树枝上,也不知道它们小小的身体怎么弄上来的。

看到我们上来,几千只猩红的眼睛望过来,那场面甚是骇人。

喳喳昂首阔步的走了过去,不知道它做了什么,迦楼罗之眼绿光大盛,一只巨大的绿色鹦鹉出现在平台之上。

又用这一招,一个幻影能唬得住这些血鸦吗?熊大力讥笑道。

但是这次跟对付我们明显不同,巨型鹦鹉周身升腾起一圈绿色的火焰,那些离得近的血鸦,凡是碰触到绿色的火焰,血红的眼珠都变成了绿色,随即对着自己伙伴发起进攻,一时间血鸦群混乱起来。

这么猛的吗?熊大力惊得合不拢嘴。

喳喳得意的在我肩头手舞足蹈,看着血鸦们打成一团,惊慌的飞走,留下一地的动物残骸,我觉得这个小东西肯定不简单。反正身边神秘的家伙已经很多了,也不差这么一个小家伙。

我对肩头的喳喳道:喳喳,你会用这个戒指?

当然,迦楼罗而已,当年都是老子的食物,要不是那个臭道士……,说道这里喳喳又闭上了嘴。

臭道士?你认识百忍道人?我惊讶的问道,看来这个小家伙一定知道很多内幕。

不认识,不认识,喳喳赶忙改口,但是滴溜溜转的小眼神说明它明显在说谎。

让我更加确信它不是一般的鹦鹉,以后要想办法从它的口里套出点内幕。

喳喳转移话题道,我们快走吧,上面还有三层就到迦楼罗神殿了,尖尾雨燕和刺蜂鸟比较好对付,但是第八层的迦楼罗就难办了,以我现在的能力无法催动迦楼罗之眼对他们造成多少伤害。

敌人千千万,不服咱就干,怕什么?熊大力喊出了响亮的口号。

我们顺利的来到了第六层平台,这里正如喳喳所讲,有几千只尖尾雨燕,剪刀似的燕尾锋利无比,很多树枝在它们飞过后掉落了下来,所以这层平台显得有些光秃。喳喳故技重施,让这些尖尾雨燕混乱的飞走了。

接下来是第七层平台,上万只刺蜂鸟,真的像蜜蜂一样嗡嗡的乱飞着,这些刺蜂鸟不是说像蜜蜂一样,尾巴能伸出尖刺,而是尖尖的喙像刺刀一样,这要是万鸟齐飞,我们这些人都要被扎成马蜂窝。

看到我们上来,刺蜂鸟翁的一声围拢上来,速度堪比闪电。

还好喳喳反应的比较快,催动迦楼罗之眼,一只巨大的鹦鹉幻影把我们包围了起来,那些刺蜂鸟感受到迦楼罗之眼的气息,翁的一声散开,比来时的速度更快,所以没有一只刺蜂鸟被念力波所干扰,围着我们嗡嗡的转圈。

喳喳叫到,快走,我坚持不了多久,臭老道,封印我,连这些小东西都能欺负老子了。

我们闻言快步爬上藤蔓,向上攀登而去,在爬到一半的时候,围绕我们的刺蜂鸟终于散去,这才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靠你们了,上面一层就是迦楼罗的栖息地,过了他们这关就能找到迦楼罗王乌兰巴日了。喳喳有些疲倦道。

我们爬到第八层平台处,这里是一处宽广的平台,几十米粗的枝干和一些小的枝干编织成一个数千米的平台,四只迦楼罗分处四方在埋头休息。

跟传说一样,半人半鸟,生有鹰首,双发披肩,利爪、喙和呈绿色,两颗利牙露出嘴边。身躯和四肢则与人无异,身高大概有一米左右,通身赤金色,看到我们这么多人上来,睁开了淡绿色的眼睛。

它们是有智慧的,看到喳喳落在我的肩头,其中一只迦楼罗对着喳喳叫了几声,应该是在与喳喳对话。

迦楼罗叫声似鹰啼,非常具有穿透力,不大的叫声却震的我耳朵隐隐作痛。

喳喳对着他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但是由于没有跟我们意识连接,所以我们听不懂它说的是什么,只能听到喳喳的鸟叫。

迦楼罗的眼睛逐渐冒出绿光,脸上也露出了愤怒的表情,显然是喳喳的话惹怒了它们,一对红色的大翅膀展露开来,唿扇着把它们带上半空。

喳喳对我说道:这几个小子不识逗,准备开打吧。这次它跟我们都做了意识连接,所有的听都听懂了它的话。

四只迦楼罗在空中一声尖啼,强大的声波震得我们所有人都捂住耳朵蹲了下去。

再站起身来时,我觉得心中充满了恨意,看谁都不顺眼的那种,我本事心性淡然之人,不应该有这种感觉啊?矛盾的心里让我呆立当场,有些茫然。

陆杰却突然向我冲了过来,双手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按到在地,幽绿的瞳孔,极度扭曲的脸庞,恨不得马上就掐死我。

我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他偷袭,窒息的感觉让我使不上力气,只能努力的掰着他的手腕,希望能获得一点空气,但是陆杰有长期的野外锻炼,身体素质并不比我差多少,我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的。

我把希望寄托于妙清和熊大力身上,但是斜眼看去,妙清呆若木鸡的站着,瞳孔已经变成绿色,熊大力正跟凌友阳撕打到了一起。其他的人也都在混战,像极了喳喳对付血鸦的场面。

四名迦楼罗看到场中混乱的局面,满意的露出了笑容,但是看到还有两个人并没有受到控制,就是周天佐和托普喇嘛,他们四个急速飞向他们。

周天佐狼狈的躲闪着迦楼罗的攻击,身上已经被他们的利爪抓的血肉模糊,两名迦楼罗似乎并没有着急杀死周天佐,反而有些猫戏老鼠似的,不断的在周天佐身上添加新伤。

那边对付托普喇嘛的两只迦楼罗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尖喙利爪快如闪电,但是就是碰不到托普喇嘛的一片衣角,急的它们嘤嘤直叫,想利用音波攻击干扰托普的行动。

托普喇嘛可能被他们逼急了,老僧的大伦明日经可以隐蔽自己的气息,让人主观上忽略掉我的存在,没想到你们已是半神之躯,看来我不得不出手了,他终于忍不住发动了六字真言,大伦明日经中的文字旋转着飞出,困住了这两只迦楼罗。

攻击周坛子的两只迦楼罗看到同伴被困,也顾不上周天佐了,飞速的攻向托普喇嘛,但是同样被经书中飞出的文字困住。

大师不救救他们吗?周天佐我们这边的混乱,戏谑的对托普喇嘛说道。

老僧也是逼不得已自保,其他事情与老僧何干?应劫时老僧自会出手。托普喇嘛摆明不会管我们死活。

这时我已经被陆杰掐的翻白眼了,也许下一秒就会窒息而亡。突然一声巨吼传来,整株大树都在颤动,无数藤蔓飞卷过来,缠绕着把我们扔到了树顶,也算救了我的一条小命。

所有人都被粗壮的藤蔓绑的严严实实,只有周天佐和托普喇嘛躲开了藤蔓的卷曲,自己爬了上来。

一只五米多高的虎头人坐在树枝编制而成的宝座上,一伸手就凌空抓住了想要逃走的喳喳,迦楼罗之眼放出耀眼的绿光,笼罩了喳喳,然后一个中年男声从喳喳的嘴里冒出。

我是乌兰巴日,伟大的风神神侍,你们这些人类为何要闯入我的领地?

喳喳被乌兰巴日控制神识,然后借助它的意念与我们连接,竟然还可以这样操作?喳喳不愧是万能翻译机。

周天佐把我们的来意说了一遍,告诉他奥鲁赤的情况,和我们已经找到了他的两个弟弟。听到我们找到希日巴日和阿拉格巴日,乌兰巴日显然非常高兴,冰冷的虎面竟然露出难得的笑容。毕竟千年不见了,让我们把他的弟弟带过来。

但是托普喇嘛怎么可能把他们放出来呢,不知是真是假,就是说只能等八部众齐聚才能放出来,要想兄弟见面,就进入经书去见。

这下乌兰巴日火了,感情你们是在骗我,想要把我关起来,一掌把宝座拍的粉碎,仰天一声怒吼,戴在喳喳头上的圣骨戒慢慢飞了起来,那颗迦楼罗之眼脱离骨戒飞到了乌兰巴日的面前。

慢慢融入乌兰巴日的额头,成为了他的第三只眼睛,幽绿光芒袭来,我们身上的藤蔓迅速缩回树下。

没有了藤蔓的束缚,我们这群人彻底疯狂了,瞪着幽绿的眼睛,向野兽一样到处厮杀,陆杰却认准了我,在人群中找到我,冲我露出森白的牙齿,嚎叫着向我冲来,看来恨念力场勾起来他心底对我的无边恨意,一定要置我于死地,我们扭打在一起。

那边乌兰巴日周身幻化出一套绿色铠甲,挥动巨爪杀向了没有被恨念力场控制的周天佐,五米多的身高,强化的力量,让周天佐无法阻挡,几次险象环生。

托普在一旁念道,周施主要是还这么深藏不露,恐怕就要葬送在这里了。

周天佐躲开乌兰巴日的一记飞爪,借机跳到一旁,闭上了眼睛,等他再睁开的时候,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瞳孔,变得一片空白,一串串数字在他的眼中不断流窜,周边的人和物都好像都被定住一样。

周天佐一拳凌空挥出,乌兰巴日就被击飞了出去,但是他喷出的鲜血却像一滴滴小水珠一样滞留在半空中,乌兰巴日也以倒飞的姿势停留在半空中,所有的一切都像一幅画一样静止不动。

等周天佐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他的黑色瞳孔又回来了。所有的人,也恢复了混乱的打斗场面,只有乌兰巴日倒在一旁,不断的喷吐着鲜血。

恢复行动的托普没有过多的言语,走到乌兰巴日旁边,念动六字真言,乌兰巴日化为一道绿光飞入《大伦名字经》中,跟他的兄弟们作伴去了。

我们恢复了神智,但是我跟陆杰经过刚才的厮打,已经滚到了树顶的边缘,在我们掉下去的一刹那,我们恢复了神智,我赶快抓住一根伸出的树枝,陆杰抓住了我的裤腿,但是由于刚才打斗消耗的体力实在太大,陆杰的手一寸寸的向下滑。

救救我,快救救我,陆杰带着哭腔的求我,但是我也无能为力,抓着树枝的手由于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已经在发抖。

熊大力和妙清在清醒后第一时间发现我不见了,到处找我,终于在平台边缘发现了我,就在他们要把我们拉上去的时候,陆杰终于坚持不住了,掉了下去。

张子枫,我恨你,我要你死……掉下去的陆杰最后对我喊道,这也是压在他心底的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