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四十四章 迦楼罗神山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9 20:13:24 字数:3427 阅读进度:43/81

我们一行人走下紧那罗神山,却有三个伙伴在这里丢掉了性命,而且我发觉我们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了,出现的危险一次比一次强烈,但是我们却没有办法化解,不能每次都靠运气蒙混过关。我需要强大的力量。

南宫心月一直处于昏迷当中,我把她背下山,阿依努尔竟然没有马上出发,反而向我走了过来,看到昏迷的南宫心月,从嘴里吐出一个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小球,咩咩的对我叫,不停的拱着我的手。

我拿着这个小球,试探的问阿依努尔,你是叫我喂给她?

阿依努尔竟然点了点头。

你能听懂我说话?我说的可是汉语啊?阿依努尔又点了点头。

我蒙了,它到底是在随意的点头,还是真能听懂我说的话,如果是真能明白,那孛儿只斤岂不是也能听懂,我们说的悄悄话岂不是都被他发觉了。

这个小球看着卖相不错,应该是大补之物,看着昏迷的南宫心月,我决定喂给她尝试一下,因为从进入风狱到现在这头巨羊都对我们挺好。

果然,喂下发光小球之后,南宫心月的眼皮微微颤动了一下,似有醒转过来的意思。

南宫,能听到我说话吗?我一边摇晃一边叫她。

随着我的晃动,南宫心月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我抱着她,双颊上一片绯红,但是没有挣脱,任由我抱着。

你感觉怎样了?身体哪里还不舒服?我焦急的问道、

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没有力气,我当时看到你们被那些紧那罗迷惑,而我又被他们包围,又急又气。就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突然一阵眩晕,然后出现在那个蓝色空间,就是我曾经跟你说的那个,南宫心月用手比划着。

然后呢?我轻笑道,看到她醒过来,我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然后没过多久我又被弹了出来。但是感觉好累,想听又听不见,想看又睁不开眼睛。直到我看到一颗发光的太阳,照的我非常舒服,感觉身体有力气了,睁开眼睛就看到你了。南宫心月娇笑道。

呦,小两口在这甜言蜜语呢,也不管我们这么多人等着你们呢?熊大力看南宫心月醒来也是非常高兴,过来调笑道。

南宫心月涨红了脸,猛地从我怀里挣扎起来,但是身体还是虚弱,摇晃着站不稳,我赶快把她扶住。

你个憨熊,死胖子,看本姑娘不撕烂你的嘴。南宫心月身体虽然虚弱但是嘴却不饶人。

你别理这头熊,从他嘴里能吐出象牙才怪,你要感谢阿依努尔,是它救了你,我把阿依努尔给我光球的事情讲给南宫心月听。

看到熊大力跑远,南宫心月也只好作罢,温柔的走到阿依努尔身边,抚摸着它的大羊头道:谢谢你阿依努尔,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以后有好吃的还给你哦!

阿依努尔却晃开了大羊头,冲我们咩了一声,示意我们可以出发了。

看来还是一头高冷的羊,美女对你表达谢意也不趁机亲热亲热?熊大力在那嘟囔道。

一路无话,经过三天的时间,我们来到另外一座神山迦楼罗神山。

南宫心月由于上次魂印的爆发已经伤了元气,所以这次我们不安排他上山,他跟阿依努尔的关系比较好,把她留在山下我也比较放心。

陆杰假装摔倒,大喊道,我的脚崴了,我也不能上山了,我也要留下来,还能照顾一下南宫。

留你在这我才不放心呢,熊大力拽着陆杰道,把两只小绵羊留给你这个大灰狼才让人担心呢。

我差点被一口水呛死,叫南宫心月是小绵羊我能理解,阿依努尔那体格也能叫小绵羊?

绕过同样的巨大石碑,我们来到了迦楼罗神山的山脚下。

这里竟然是一座秃山,只有在高高的山顶有一棵巨树,伸展开的枝丫遮盖了整个山顶,树的顶端高耸入云,我们也不知道这颗大树到底有多高?

这次我们走的很小心,约定好,看到的所有可以东西都不要碰触,免得中招。山峰陡峭,怪石嶙峋,我们艰难的爬到山顶,来到那棵高耸入云的巨树脚下,树干应该有几百米粗细,几乎占据了整个山顶,站到树底下,才真正感受到这棵树的巨大,我们要怎么上去?

这老虎怎么上树了,不是说猫是老虎的师傅,所有的招式都教给它了,唯独留了一手爬树没教吗?熊大力抱怨道。

这树这么粗壮,跟一堵城墙一样,又没有工具怎么爬?

我抬头仔细观察,看到树干上垂下很多藤蔓,但是离地比较高,有十多米的距离,要是能到达那里,就可以顺着藤蔓一直向上爬。

显然严谨也看到了,没等我们说话,严谨和几名特战队员就已经准备好了。

一名特战队员往后退了十多米,一个加速高高跃起,随即把匕首插到树干里,挂在了三米多高的树干上。随即另外一名特战队员也跃了上去,前面的队员拉住他的手用力一甩,又升高了一米多,挂在六米多高的树干上。

接下来就无法靠这种接力上升了,特战队员们以这两个人为基点搭起来人梯,严谨轻巧的顺着人梯爬到了藤蔓处,用手拉了拉,非常结实,把随身带的绳子绑到藤蔓上垂了下来。

我不由对着特战队员们伸出了大拇指,好样的。

有了绳梯,我们顺着藤蔓来到了巨树的第一个枝杈处,虽然是枝杈,但是也有几十米宽,加上一些分枝组成了一个小平台。

在我们向里面望时,里面的生物也向我们看来,绿灯似得小眼睛让我们记忆犹新,这不就是塔林里的夜枭吗?这里粗略的估计有一百多只夜枭。

夜枭看到我们,发出鬼狐狼嚎的叫声向我们扑了过来。

我们赶紧掏出随身的武器准备迎战。

熊大力道:这些家伙不是白天睡觉晚上出来的吗?这大白天的,快回去睡觉去。

你闭嘴吧,陆杰讥笑道:它们能听你的话?我陆杰名字倒着写。

就在我们严阵以待的时候,冲到一半的夜枭竟然呼啦啦的跑了回去,都藏到了树叶中的阴影里。

怎么回事?熊大力疑惑道,老子的话这么好使吗?

我突然想到了那枚圣骨戒,一直存放在周天佐的背包了,奥鲁卡多在溶洞里就挂掉了,所以我们都把圣骨戒给遗忘了,显然这些夜枭也被圣骨戒所震慑。

周天佐也想到了这点,从背包里拿出圣骨戒,看到上面镶嵌的宝石发出幽绿色的光芒。

你们看,它又发光了,中间的竖瞳痕迹好像变大了一点,像不像一只睁开的眼睛?周天佐拿着圣骨戒给我们看。

确实像一只眼睛,而且好像在盯着我们看,那种刺目的绿光让我很难受。

我对周天佐道:还是收起来吧,这个圣骨戒上的宝石没准跟这里有关,一路上,除了逼退夜枭那晚和打开地宫大门那次,就没见过它再发光,现在却一直在发光,让我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你们也是吗?周天佐询问众人。

是啊,我也觉得心里怪怪的,但是还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熊大力回答道。

其他人也都回应好像确实心里不舒服。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走到熊大力的旁边,把他扭转过来,望向他的眼睛,一丝丝的绿色已经占据了他的瞳孔,证实了我的猜想。

我想劝周天佐扔掉那枚圣骨戒,但是如果少了它,我们肯定受到夜枭的攻击。上面还有好几处的枝杈,不知道还有多少危险等着我们,圣骨戒暂时还有用。

走吧,我们继续向上,如果他们是按照地宫里面的排序,这里住的应该叫乌兰巴日,他们能成为这些神山的主人,也是当初百忍道人在化神池里做好的安排。

我们爬到了第二个枝杈处,这处平台上有数百个鸟巢,每个鸟巢里都住着一对苍头隼,体型不大,也就三十多厘米,比麻雀大一些,看到我们上来,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弯曲带钩、强壮且锐利的喙和爪上闪着金属的光泽,鸣叫着冲向我们。

前面的特战队员赶忙用背包阻挡,在苍头隼的俯冲下,背包瞬间变成了破布条随风飘走,里面的东西也都被抓的稀烂。

周天佐赶忙在它们准备第二次冲锋前掏出了圣骨戒,在圣骨戒散发的幽幽绿光下,苍头隼也退却了。没有返回巢穴,远远的飞走,藏到茂密的树叶中间。

我看到它们袭击我们,还以为圣骨戒失去作用了呢?我对周天佐说道:看来圣骨戒的威慑力对它们比对夜枭要小的多,你放到背包里夜枭都不敢过来,但是苍头隼却对我们进行了攻击,只有当你拿出来的时候,才对他们产生了威慑力,这上面还要通过好几处枝杈才能到达顶端,我们要更加小心了。

周天佐冲我点了点头,他把圣骨戒交给了严谨,因为每次都是严谨带队冲在最前面,我却走过去阻止了他。

这个戒指只能你拿着,我们任何人拿着都可能会出现乱子,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周天佐明白了我的意思,又从严谨手里接过圣骨戒,带到了自己的手上,他知道我说的是念力影响,我们这些人里只有他不会受到影响,我们的瞳孔都已经出现绿色,而且会不断变深,都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