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四十三章 风主神侍希日巴日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8 16:46:12 字数:3596 阅读进度:42/81

我们要加快步伐了,因为我发现其余人眼睛里的黄色也逐渐变深,不用说,我的瞳孔也是一样,只有周天佐、南宫心月和托普喇嘛没有受到影响。

就连辟谷期的妙清都无法阻挡的念力,南宫心月有水主魂印护体还可以理解,但是周天佐的额头光洁溜溜,应该没有魂印护体,为什么也不受影响呢?他有什么秘密?那个托普喇嘛就不用想了,根本不是人。我心想着。

穿过这片黄果林,我们一路向上爬去,不时有美丽的小鸟飞过,叽叽喳喳的鸣叫甚是动听,我们却不敢细听,怕贪恋它动听的歌喉而停下前进的脚步,我知道这些美好的事物都是阻碍我们前进的绊脚石,我们必须封闭自己的感官,不去听,不去看,不去闻,一心赶到山顶才有希望。

上山的道路被一条小河挡住了,河水清澈见底,还冒着温暖的水泡,我用手试了一下,温度不高,也就四十多度,应该是一条温泉河,我看着周天佐询问他的意思。

这条河不宽,也就十多米,清澈见底,水里也没发现任何危险的生物,就算有也能一眼看到,我们就趟过去吧,周天佐向我们询问道.

严谨带着两名特战队员先下水试探,就算有危险也可以有个照应,只见他们一步步走过温泉河的中部,离岸边也就一两米的距离了,没有发生任何异常。

我们刚要放下心来,却见他们站在水里不动了。

有情况,我紧张的到处观瞧,却没有任何异常,严谨,你怎么了?我大声对严谨喊道。

他们三个都没有回应我,反而脱起衣服来。

这是怎么个情况?我看着这哥仨的古怪行为,南宫心月惊得赶快躲到了我的身后,因为严谨他们脱得只剩下短裤了。

好在他们没有脱光,穿着短裤在温泉河里泡起澡来,舒服的都哼出声来了。

不用多做解释,这三个人又中招了,贪恋温泉的舒适,已经让身体极度疲乏的他们无法自拔。

看来河水里我们无法通过,有办法绕过去吗?我对周天佐道。

这不可能,这条河一眼看不到边,不知道有多长,要想绕过去不知道会耗费多少工夫,对了,周天佐猛的一拍头,我们有充气皮筏啊,怎么把它忘了,光想着这河水不深,河面也不宽,涉水而过简单明了。

周天佐吩咐两名特战队员拿出充气皮筏,我们几人坐着皮筏飘过了这条温泉河,我再次回头看了看正在舒服泡澡的三人,心里极度羡慕,赶紧把头扭了回来,要是再看下去,我恐怕也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跨过温泉河没走多久,我们终于来到了这座紧那罗神山的顶部,这里同样有一座巨大的宫殿,百级石阶精雕细刻,殿前的石柱上缠绕着些许藤蔓,一些不知名的小鸟站在藤蔓上歌唱。整座宫殿给人一种清新,自然的感觉。

我们顺着石阶走入殿内,只见殿内的宝座上,坐着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虎头人身,金衣金甲,底下十名歌女衣袖飘荡,歌声悠扬,鸣钟击磬,沁人心脾。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糜烂与纸醉金迷,将人性腐朽殆尽。

这十名舞歌女的歌声各有不同,有的像百鸟鸣啭,清越悠扬;有的像清风徐徐,心胸坦荡;有的清如鹤唳,细似吟蛩;有的饱满干净,清幽空灵;有的凤箫鸾管,悦耳动听;有的百转千回,情意绵长。

美妙的歌声让我们如梦似幻,甘愿成为这莺莺切切中一人。

那几名特战队员已经把持不住自己,混入了跳舞的人群当中载歌载舞起来,台上的虎头人也发现了我们的存在,大喝一声:侍卫何在,还不把这些入侵者拿下?

立刻有一队马头人身的士兵闯了进来,跳舞的三名特战队员瞬间被拿下。

押送过来,宝座上的虎头男大叫到。

我们看到马头士兵把这几名特战队员压倒在虎头男的宝座下,他们竟然还在面带喜悦的唱歌。

虎头男一把抓过一名特战队员,伸爪掏出了他血淋淋的心脏放入口中咀嚼,不管飞溅着血液的尸体,把他抛到一边。又捞起另外一名特战队员,同样的开膛破肚,喷洒的血液溅到歌女脸上,他们不但没有惧色,反而贪恋的伸出舌头舔掉了脸上的血液。

精致白皙的面庞,妖娆妩媚的身姿,配上这血腥的场面,让人有种异样的刺激,她们的舞蹈和歌声也从未停止过。

南宫心月已经恶心的要吐出来了,扶着我的肩膀,干呕不断。

虎头男吃完三个心脏,对着那队马头士兵说了什么,然后这些马头士兵纷纷扔掉手中的兵器,扑到三名特战队员的尸体上啃食起来。

这次南宫心月再也坚持不住了,扭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那些唱歌跳舞的美女们却羡慕的盯着那些啃食特战队员尸体的马头士兵,好像他们在吃的是珍肴美味一般。

我们眼看着三个同伴被杀却也无能为力,如今就剩我们四人,托普喇嘛不算,有他跟没他一个样。我那该死的巨力却时灵时不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爆发出来,现在我可是弱鸡的很。

虎头男冲我们挥挥手,十名歌女接到命令,兴奋的朝我们围了过来,看我们的眼神充满了贪婪,就像看一顿美餐一般。

围绕着我们扭动纤细的腰肢,那露出的白色肚皮,白皙的晃人眼球,勾魂夺魄的眉眼如丝,怕是禅定的老和尚也受不了她们的勾引。

在她们轻灵甜美的歌声刺激下,我和妙清的瞳孔急剧变色,一秒钟都没坚持到就变成了黄色,神情喜悦的跟着她们舞蹈起来,周天佐和南宫心月拉都拉不住。

周公子,怎么办,他们好像被迷住心神了?你快想想办法啊。南宫心月焦急的对周天佐道。

周天佐拿出匕首,向歌女们攻杀过去,现在他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试试让她们闭嘴,也许这些歌声就是迷惑人心的源泉。

歌女们如幻的身姿轻巧的躲避开周天佐的攻击,累的周天佐满头大汗,却连歌女的衣角都碰不到,但是也不见这些歌女给他进行攻击。

周天佐跳出包围圈对南宫心月道:这些歌女跟那些马头人应该就是紧那罗了,但是看来攻击力不高,尤其是这些歌女紧那罗,应该只是依靠歌声迷惑对手,没有多少力量。

那我们也没办法啊,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那边的马头紧那罗还没过来帮忙,我们对付不了这么多怪物啊!南宫心月绝望的哭了起来。

那些歌女紧那罗脸上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想不通这两个人为什么不受她们的控制,看控制不了周天佐,又向蹲在地上哭泣的南宫心月围了上来。

围着南宫心月又唱又跳,这些美妙的歌声在南宫心月听来却无比烦躁,随着她的精神波动,额头的水主魂印渐渐散发出蓝色光芒,南宫心月的瞳孔逐渐变成冷漠的蓝色。

周天佐想过去搭救南宫心月,焦急的大喊:南宫、南宫你怎么了?

南宫心月慢慢的站了起来,眼眸中不带有一丝感情,全身被一层蓝色能量所包裹,无边的威势从身体里散发出来,那些围绕着南宫心月的歌女紧那罗仿佛看到了洪水猛兽一样,吓得瘫软在地。

随着蓝光的扩散,所有的人都被这股可怕的威势镇压,抢食的马头人如今也跪倒在地,不敢多看一眼,周天佐和托普老喇嘛跑到了宫殿门口,虽然没有跪下,但是也无法动弹。

我跟妙清清醒了过来,妙清瞬间被蓝色能量压倒在地,我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惊奇的打量着南宫心月。

要是熊大力在这肯定会说,南宫你水冰月变身了?快代表月亮消灭他们。我还有心思在这里胡思乱想,但是南宫心月此时的造型,却是像一尊月亮女神。

刚才还坐在宝座上的金甲虎头男子,此时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跪在地上磕头,风主神侍希日巴日参见水神大人。

原来他们这些附属的转化人都会成为神侍,转化完成那一刻起就会有记忆传承,但是陈友谅的神侍都被他自己拍死了,孛儿只斤-奥鲁赤也要吞噬他的神侍,看来这些神侍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南宫心月默默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跪在面前的希日巴日伸出了芊芊玉手,一股蓝色能量至手中射出,希日巴日那庞大的身躯被轰飞了十多米。

南宫心月那冰蓝色的眼眸又看了我一样,然后周身能量如冰雪融化般退去,南宫心月身子一软也向地上倒去,幸亏我手疾眼快,冲过去一把楼住了她的纤腰。

威压力场消失,周天佐和托普喇嘛走了过来,托普走向被击飞的希日巴日。拿出《大伦明日经》,随着他的六字真言,希日巴日化为一道黄光飞入了经书中,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我们借助南宫心月的大发神威成功拿下了第二座神山,但是比这里还强大的神山还有六座,南宫心月肯定是因为激发了身体不能承受的力量,导致了昏迷,接下来的战斗不可能在指望她了,我们依靠什么呢?

我们走出宫殿,没有管那些瘫倒在地的紧那罗,下山的路上找到了被贪念控制的众人,此时他们已经恢复了正常。

当我们在黄金矿洞找到熊大力三人的时候,地上已经被他们刨开两米来深大坑,露出了小汽车大小的金块。

熊大力羞愧的扔掉了包里的黄金,没想到我老熊心里是这么贪财的一样人,我还以为自己视钱财如粪土呢?

你可拉倒吧,贪念力场把你心底的贪欲无线放大,你那看黄金的小眼神都放出光来了。

可是这块大黄金要是能抬走,我就可以进入福布斯排行了,熊大力在被我拉走时,还是贪恋的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大金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