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四十章 摩睺罗伽神殿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5 21:18:14 字数:3379 阅读进度:39/81

花斑巨蟒要害被重击,吃痛的翻下了山坡,向远处逃去。

我闭着眼睛等了半天,也没见巨口吞下,偷偷的睁开一条眼缝,想转过头去看看情况,但是脖子就好像锈住了一样,无论如何也无法转动,南宫心月和熊大力、妙清跑到我的身边。

南宫心月带着哭腔,用小拳头捶我胸口,你这是干嘛,你这是干嘛?

我拉住她的手,有些发蒙的问道:我还没有死?那条巨蟒去哪了?

熊大力拍着我的肩膀道: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就在你要被巨蟒吞噬的瞬间,是那个小哥如神兵天降,一记手刀打飞巨蟒,救了你的小命。

我这才转过头去,看到一个黑衣男子站在不远处,我惊讶道:你不是无伤吗?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没错,这个救我的黑衣小哥,就是在水狱中,我曾经救过的黑衣男子。在圣山神坛的时候,告诉我他的名字叫无伤,后来水狱世界消失,我们都出现在长江之中,被周天佐安排的人救起,但是却没有人发现他的踪迹。

无伤冲我点点头道:还你一条命,说完窜入林中消失不见。

真是一个怪人,但是,他又怎么出现在风狱世界里的?神秘的身份,强大的实力,未知的目的,怎么我身边的人都这么神秘?

花斑巨蟒的危机已解除,我把刚才树洞里的猜测讲给周天佐听,我看到他的瞳孔也是黑色的,没有受到影响。

现在我们除了周天佐和南宫心月都中了招,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肯定是影响我们神智的东西,这些跟花斑大蟒有关。不对,还有一个人也是清明的,托普喇嘛隐隐的跟在队伍的后面,虽然离我有点远,但是我还是看到了他那明亮的双眸。

这个人在平时的时候就像隐身一样,我们所有的人都注意不到他,但是每次出现危险,好像都对他没有影响,我不知道为什么又注意到了他,过一会很有可能又把他忘掉了。

我们不能再杀花斑大蟒了,它们死掉之后会影响我们的神智,你看我们这些人的眼睛,瞳孔都变成了橙色,稍有不如意就发怒,情绪暴躁,意气用事。我对周天佐道。

周天佐看周围人的眼睛,果然正如我说的那样,双瞳橙色,满脸的怒气。

大家都过来,周天佐把所有人都聚集过来道:这座摩睺罗伽神山应该是一座蛇山,但是,这些蛇最大的危险不是能对我们造成多少伤害,而是我们击杀它后,对我们神智产生影响,你们看看别人的双瞳和面容。

这时候大家都向别人望去,发现了其中的诡异之处,都惊讶的合不拢嘴。

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努力克制自己的行为,不要被这种嗔念控制,相信只要离开这座神山就会没事的。周天佐安慰大家。

从新整理队伍,我们又向山顶爬去,这次碰到的花斑大蟒都被打晕或者我们绕开一段避开它们。也没再碰到花斑巨蟒,估计刚才那条就是这里的蛇王了,被无伤重击后躲到老巢养伤去了。

当我们走出这片树林来到山顶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晚霞的余晖照亮了眼前的景象,这里是一片宽阔的平地,一座大殿坐落在不远处。

抬眼望去,宫殿前的一百级台阶扶摇直上,每个台阶都有精心雕刻的美丽花纹;数十根擎天巨柱庄严肃穆,每根柱子上都各盘着一条花斑巨蟒,一动不动,不知道是雕刻的栩栩如生,还是真的花斑巨蟒睡着了。

我们爬上台阶走进殿内,一派富丽堂皇的景象扑面而来,天花板、墙壁上到处都装点着橙色宝石,发出的橙色光辉把整座大殿照的金灿灿的。

我们看到在宫殿的最深处有一座高台,一个人影端坐在高台上的巨大宝座里。但是被垂下的珠帘所遮挡,看不清楚那人的面容。

请问您是孛儿只斤爷爷的孙子吗?南宫心月用蒙语对着黑影喊道。

黑影一动不动,没有回应。

不会是死了吧?熊大力小声说道。

我们走近看看,周天佐对我们道。

当我们走到宫殿中间位置的时候,两道橙光从黑影眼睛射出,一个声如洪钟的声音传了过来,尔等何人,来吾神殿意欲何为?

用的是蒙语,南宫心月把它说的话翻译给我们听,应该是孛儿只斤的孙子无疑。

他的话音刚落,宫殿周围的小门里跑出来十二个蛇首人身的怪物,跟传说中的摩睺罗伽非常相似,上身赤裸,腰间围着蛇皮裙,系着莽皮花鼓,手持骨槌,快速把我们围着中间。

我们是你爷爷孛儿只斤的朋友,是他叫我们过来,告诉你奥鲁赤的事情的。南宫心月冲着黑影喊道。

我不会相信他们的鬼话,都是想要吞噬我们,增加自己的能量坏蛋。卫兵,抓住他们,黑影对摩睺罗伽吩咐道。

十二只摩睺罗伽围绕我们敲起了腰间的莽皮花鼓,一阵阵眩晕感袭来,突然我们的双眼冒出橙光,瞳孔也变成了蛇一样的竖瞳,嗔念主导了我们的思想,对身边的队员发动了进攻,没有使用武器,只有最原始的撕咬和抓挠。

清醒的只有周天佐和南宫心月,还有一旁观战的托普喇嘛,南宫心月着急的想要阻止我们,但是却被一旁的周天佐拉住。

你过去只会被他们攻击,他们是受到摩睺罗伽的音波控制了,我们只要打断摩睺罗伽继续击鼓,就可以让他们清醒过来。周天佐一边拉着南宫心月躲避我们的混乱攻击,一边对她说道。

那我们怎么才能打断它们呢?南宫心月焦急道。

我们用匕首戳破他们的鼓,说着掏出两把匕首,递给南宫心月一把,他们能不能活命,现在就看我们的了。周天佐抓住南宫心月的手,把匕首塞入她手中,重重握住刀柄道。

周天佐像一只利箭,飞射向其中一个摩睺罗伽,但是摩睺罗伽也不是吃素的,一只手舞动手中的骨槌阻挡周天佐的进攻,另一只手还在不停的敲击莽皮花鼓。

南宫心月更是不堪,还没冲到摩睺罗伽的身旁就被一骨槌击飞了出去。正巧落到了托普喇嘛的身边。

咦,大师你怎么在这里?我怎么感觉一路上都没有看到过你?南宫心月惊奇的道。

托普喇嘛双手合十道:老僧一直都在。

那您快救救他们吧,看您法力高深,一定有办法救他们的是吧?南宫心月都快急哭了,哀求托普喇嘛道.

还不到老僧出手的时候,劫数未到,老僧只是看客,托普喇嘛还是当初对我说过的那句话。

那您不能见死不救啊,求求您了,南宫心月急的给托普跪了下来,但是老喇嘛还是无动于衷。

那边,周天佐终于戳破了一个摩睺罗伽的莽皮花鼓,这个摩睺罗伽竟然没有继续攻击他,而是发呆的看着鼓面的破洞,然后哀嚎着跑回了出来的小门,看来他们对于花鼓十分重视。

看到这种情况,周天佐加快了攻势,各种刁转的角度对摩睺罗伽腰间的花鼓进行攻击,宁愿爱上一骨槌,也要戳破他们的花鼓。

终于在周天佐拼命的打法下,又有三面花鼓被戳破,三名摩睺罗伽拿着破鼓退出了战场。

少了四面花鼓的攻击,受干扰最轻的妙清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正跟马氏兄弟中的马光远厮打在一起,正咬着他的一条手臂不放,赶快松开了口退到了一旁。

周天佐看到妙清清醒过来大喜,对南宫心月道:快把匕首扔给妙清,我们两个一起对付这些摩睺罗伽。

南宫心月看到求托普喇嘛无望,赶紧爬起身,抓起匕首扔给妙清。

妙清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匕首飞来,赶快飞身接到手中。

妙清过来帮忙,只要戳破这些摩睺罗伽的鼓,他们就能清醒过来,周天佐对还有些发蒙的妙清喊道。

妙清听明白是怎么回事,马上加入了战局,不得不说妙清的战斗力在我们这些人里还算是最强的,配合他那些道术,一会喷火,一会掌心雷的,不一会的功夫就拿下了六名摩睺罗伽。

只剩下最后两个摩睺罗伽还在苦苦支撑,我和严谨也清醒了过来,在我们四人的围攻下,这两个摩睺罗伽也成功的被我们戳破花鼓,同样嚎叫着退出了宫殿。

宝座上的黑影看到包围我们的侍卫都已经逃跑,怒吼一声跳了下来,我们定睛一看,竟然是身高五米,虎头人身的巨人。

虎头人仰天一声虎啸,震得我们双耳嗡嗡作响,一掌向我们拍来,那巨大的手掌上长有倒钩,幸好我们躲避的及时,看着精钢石地面上深深的爪印,就知道如果挨上这一掌的后果是什么了。

虎头人见一击不中,一个转身,一条花斑虎尾抽向了我,眼看着我已无法躲闪,因为来的太快,都能听到隐隐的破空声,我只好伸手阻挡。

没想到我竟然稳稳的抓住了他的尾巴,我身体里的血液好像烧开的水一样沸腾起来,我的双手充满了力量,一用力竟然把虎头人甩了出去。我不敢自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我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强的力量了?

疯子小心,他又来了,就在我发呆的时候,熊大力高声向我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