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三十八章 阿依努尔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3 11:17:00 字数:3351 阅读进度:37/81

孛儿只斤和南宫心月先赶回了蒙古包,看到他们回来,我悬着的心才算落地。我也注意到孛儿只斤好像受了挺严重的伤,而且他的羊群少了很多,难道遇到了什么危险?

南宫心月把孛儿只斤扶到蒙古包里,让他躺下并且给他盖上狼皮。

我看她忙完这一切,快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拉到一旁询问道:怎么样南宫,你没事吧,出了什么事情?

南宫心月看我担心她焦急的样子,甜甜一笑道:我没事,倒是孛儿只斤爷爷受了很严重的伤。

其他人也都围拢过来,想要知道他们到底去做了什么事情?

南宫心月把他们的经历声情并茂的讲了一遍,听的我们惊奇连连,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神奇的事情,一个人竟然变成了两个人,还打斗了上千年。

都知道狼吃羊,没想到这个世界羊也能吃狼!这些羊是喜羊羊吗?熊大力笑道。

没有时间跟你说笑,孛儿只斤爷爷伤的非常重,奥鲁赤虽然也受了伤,但是他要强大很多,经过一些时日的调养就可以恢复大半,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快找到他们的八个孙子,联合起在一起,才能打败邪恶的奥鲁赤。不然被他各个击破、吞噬,我们不但拿不到血玉,还要成为奥鲁赤的爪下亡魂。南宫心月焦急的对我们说道。

你不要急,忙中出错,风狱世界本来就跟我们的世界不一样,你这样慌张,让我们很难捋顺思路。不能先入为主的完全相信孛儿只斤的话。我拍了拍南宫心月的肩膀道。

是啊,你不要急,我们先分析一下目前的形式,然后再做定夺,周天佐过来说道。

我偷偷的试探了一下孛儿只斤,但是他身上并没有妖气,反而血煞之气浓郁,跟我们所知的妖怪不一样啊?凌友阳凑过来说道。

不是都说了,他是半神,不是妖怪。这是百忍道人的一种特殊手段,完全转化了他的生命形态,并不是幻化而来,南宫心月讲到。

现在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现在我们只能暂时相信他的话,摆在我们面前最急迫的有两件事,一件是如何找到他们的八个孙子,另一件是如果找到了他们的八个孙子,如何让他们相信我们跟我们走,想来他们也都已经转化为老虎形态,修炼千年的老虎,一个不小心再把我们都吃了,我对众人说道。

南宫,你还是跟孛儿只斤询问一下,看他怎么说?周天佐建议道。

南宫心月点点头,来到了孛儿只斤的面前,把我们的意思转达给孛儿只斤,希望听听他的意见。

孛儿只斤对南宫心月道:老夫现在身受重伤,需要在此地静心疗养,无法给你们提供帮助,但是可以派阿依努尔保护你们一路上的安全。

阿依努尔,也就是那头羊王,它会带领你们去找到那八座神山的,它只能送你们到山底下,神山对极阳之力有很强的压制力。我的八个孙子被奥鲁赤多次捕杀,就连对我也不再信任,躲在神山中修炼不出来。而这八座神山对我们的极阴极阳之气有着极强的压制力,只要他们不出神山,奥鲁赤就不能吞噬他们。想要把他们请出来一起对付奥鲁赤,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那这八座神山都有什么特点呢?南宫心月接着询问。

这八座神山是按照八部众的名字命名的,分别为天众神山,龙众神山、夜叉神山、乾达婆神山、阿修罗神山,迦楼罗神山,紧那罗神山,摩呼罗迦神山,每座神山都有对应的八部众守护。

那不是跟你地宫中布置的一样?南宫心月诧异道。

不错,我们也是进入风狱后才知道的,看来百忍道人当初设计的地宫是有含义的。孛儿只斤道。

那么您的孙子都叫什么名字,他们所在的神山跟当初所在的地宫神殿都一样吗?南宫心月问道。

不太清楚,当初他们四散逃跑的,但是应该差不多,毕竟是百忍道人的安排,他们的名字是,额日敦巴日,尼斯格巴日,呼和巴日,斯钦巴日,苏日勒和克巴日,乌兰巴日,希日巴日,阿拉格巴日。

我能告诉你们的也就这么多,希望你们能赶在奥鲁赤的前面找到他们。我看以奥鲁赤现在的实力,神山的压制力恐怕也无法保护他们的安全了。说完孛儿只斤一声唿哨,羊王阿依努尔走了进来,孛儿只斤同它交流一番,然后拍了拍它的巨头,闭上眼睛休息,不再多言。

南宫心月还想要把他摇醒,再问一些情况,却被阿依努尔阻止了。冲着我们咩咩的叫了两声,然后转头示意我们跟上它。

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南宫心月叫我们跟上羊王阿依努尔,边走边把他们的对话翻译给我们听。

跟随着阿依努尔向一座神山进发,路上闲来无事,我跟凌友阳讨论:百忍道人是一个道士,阴阳、太极、八卦也都是道家的传承,这很好理解,但是这天龙八部众明显是佛教的护法神,怎么融合到了这个风狱中?难道百忍道人是佛道双修的高人?你在典籍中看到过这么一个人吗?

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位大能佛道双修,而且也没有任何典籍中看到过百忍道人的身影,以他的布局和神通,不应该没有记录啊?凌友阳感叹道。

这个人太神秘了,从元初的西平王到元末明初的陈友谅都与他有关系,不知道他到底活了多少岁?南宫心月也凑过来说道。

谁知道呢?对了南宫,你说这羊王阿依努尔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啊?都快走了一天了,能不能休息一下?我们是不敢靠近,你是骑着它回来的,也算是老熟人了,能不能跟它说说,让我们休息一会啊!熊大力过来抱怨道。

南宫心月也累的走不动了,于是走到阿依努尔的身边,尝试着用蒙古语跟它讲:我们实在是累的走不动了,能不能停下来休息一下?

没想到它竟然听懂了,停下来回头看了看我们,然后卧倒了旁边的草地上不再看我们,应该是同意休息了。

哈哈……这羊还真通人性,熊大力高兴的一屁股做到了草地上。

周天佐看看天太阳,已经傍晚了,我们差不多走了一天都没有休息,今天就在这里扎营吧,严谨你安排食物和警戒。

严谨领取命令去安排人手,不一会帐篷和温暖的食物就安排妥当,南宫心月挑选了一些烤肉给阿依努尔送了过去,巨羊嗅了嗅,把头闪到一边继续睡觉。

你不吃肉?看你的那些属下不是都吃黑狼的吗?南宫心月对阿依努尔说道。

阿依努尔好像不耐烦的站起来,走到一边卧下继续睡觉。

南宫心月也耍起了小女孩脾气,哼,不吃就不吃,谁稀罕让你吃,我都吃了,一点不给你留,一跺脚拿着烤肉走了回来。

你怎么还跟一头羊耍脾气啊,你拿走的肉足有二十多斤,你吃给我看看?我调笑的对南宫心月道。

坏蛋,都是坏蛋,南宫心月烤把肉抛给我,跑回了帐篷。

我知道她是对阿依努尔心存感激,从进入的风狱世界就是阿依努尔驮着她,在两界河边又是阿依努尔护着她。但是羊毕竟是羊,虽然通人性,但是也达不到跟人一样的感情,也许只是遵从孛儿只斤的命令而已。

入夜,南岸在月光的照射下又进入了混乱,一只黄羊双目泛着红光冲向了我们的营地,负责警戒的特战队员赶紧开枪射击,想要击毙它,但是阿依努尔用身体挡住了子弹,子弹打在它的皮毛上,就像碰到了钢铁,火星直冒的崩飞了出去。

阿依努尔飞奔出去,速度快的已经产生了幻影,瞬间那只黄羊就被尖角洞穿。

只见阿依努尔开始啃食黄羊,用尖角破开黄羊的肚皮,张开布满利齿的巨口吞噬起来,鲜血四溅,血腥异常。

我们听到枪声都从帐篷里跑了出来,看到这个血腥的场面,我对南宫心月道:看来阿依努尔需要的是这些生物的血肉精华,所以不吃你的烤肉。

南宫心月默默的点了点头。

看来有它的守护我们是安全的,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明天不知道还要走多久的路,周天佐对众人道。

这一夜我们都没有睡好,虽然知道阿依努尔很厉害,但是时不时传来疯狂的嚎叫声,还是让我们心惊胆战。

终于迷迷糊糊挨到了天亮,我们走出帐篷,看到四周布满了各种生物的残骸,大大小小不下上百只,难道这些生物都被阿依努尔吞噬了?我把目光望向了卧在草地上的巨羊。

负者警戒的特战队员跟周天佐报告道,这些生物昨天都像发疯了一样想要冲击营地,但是都被阿依努尔阻拦吞噬了,这些生物的肉加起来差不多有上万斤,也不知道它吃的东西都哪里去了?

看到我们都起来了,阿依努尔又继续往前走,我们留下几个特战队员收拾装备,其他人赶忙跟上它的步伐,沿路留下标记,好让后面的特战队员可以跟上。

又走了两天的时间,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座大山的下面,山下有一面高达十米的石碑,石碑上可有六个大字—摩睺罗伽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