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三十七章 孛儿只斤的回忆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3 11:16:59 字数:3341 阅读进度:36/81

在一千年前,有一个蒙古的王子,跟随他的父王征战天下,后来他的父王成为了皇帝,而他被他的父皇派遣出镇吐蕃。

那时的吐蕃还在很多部落的统治中,这个蒙古王子就带着军队一个部落一个部落的讨伐,终于平定了所有的部落,皇帝在吐蕃设立了宣慰使都元帅府,并封赏这个王子为西平王,赐予驼纽鋈金银印,永镇吐蕃。

在以后的日子里,王子迎娶了很多美丽的妃子,生了很多儿子,这些儿子又给他生了很多孙子,但是却只有一个孙女,王子希望他成为草原上最璀璨的明珠,所以给她取名-格根塔娜(藏语明珠的意思)。

后来,吐蕃周边的土地也都被他们攻打下来,成为了他的封地。本来应该颐享天年的王子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病患打倒了。他的那些儿孙们却在这个时候争起了王位,没有人管他的死活,甚至希望他早点死掉,暗中招兵买马,就等他一病逝马上起兵争杀。

这个时候只有他的孙女—格根塔娜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照顾他这个年迈的老头。也许是受大神的垂怜,王宫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道士,经过他的医治,王子竟然痊愈了,而且比以前还要健康许多。

这一场夺位之战,也因为王子的痊愈无疾而终了。

这场大病让王子对他的子孙们失望透顶,从此对其他人横眉冷目,杀伐果断,所有的温柔只留给了他的孙女-格根塔娜。

道人自称百忍,让王子称呼他百忍道人,并告诉了他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就在他驻守的地界之下,有一个神秘的空间,里面留有仙人的精血和神魂,只要王子得到它们,就可以成为新的神仙。

王子心动了,长生不死的神仙,从来是世人所向往的。他在百忍道人的吩咐下,以修建陵墓为名,修建了一座青铜大门,不知道百忍道人在青铜门上施展了什么法术,这道大门就像生根一样立在了地上。

工匠们围绕着青铜大门修建陵墓,他还奇怪修建陵墓不都是修建在地底下吗?怎么让工匠在地表修建?

没想到当陵墓建成之日,出现了一个震撼人心的场景,只见百忍道人自天空招来一匹巨大的天马,一蹄踩下,修建好的陵墓就被踩入地底。蹄印中间成为一座高山,四周成为一道河流。

百忍道人给了他两个瓷瓶,吩咐他道:欲成神,必先经历生死劫,渡不渡得过就看自己的造化了。这里有两个瓷瓶,第一个瓷瓶里的丹丸,你在感觉生命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服下,可起死回生,脱胎换骨。第二个瓷瓶里有八颗丹丸,给你的八个直系血亲服下,青壮年最好,等你经历完生死劫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百忍道人说完就凭空消失了。

那个王子就是您。听了这么久,南宫心月还是忍不住插嘴道。

没错,那个王子就是我,孛儿只斤-奥鲁赤,蒙元王朝的西平王。

您不是叫孛儿只斤吗?那个黑袍老者才是叫奥鲁赤吧,我是听你们这么称呼对方的,南宫心月好奇道。

闺女,你接着听我讲完,孛儿只斤道。

百忍道人走后的两年,我的孙女格根塔娜突然得了一种怪病,浑身起了很多的小红点,奇痒难忍,抓破后会流出很多脓血,侍奉她的侍女也都被传染了这种怪病,所以没有人敢再接近她。

听他的描述应该是天花,这种由古埃及传入我国的古老病毒,在我们现代已经被消灭了,但是在一千年前还是人类无法抗拒的死神。南宫心月这次没有打断孛儿只斤的话,自己在心里想到。

我想把百忍道人给我的丹丸喂给格根塔娜,那颗丹药一定能治好她的病。但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那是我长生不老,飞升成仙的根本。我当时已经八十多岁了,身体的情况我也知道,随时可能回归大神的怀抱,那几天我把自己关在寝宫内,陷入了非常痛苦的矛盾之中。

就在我终于下定决心,要把丹丸送给格根塔娜的时候有人来报,我最心爱的格根塔娜已经回归大神的怀抱了。我悔恨万分,为她举办了盛大的葬礼,并亲自送她下葬。

不幸的是我也感染了这种可怕的疾病,我知道百忍道人说的劫难到了,按照百忍道人的吩咐,我选择了八个优秀的孙子,顺着修建好的通道来到地宫里,分别喂他们服下了瓷瓶中的丹药,把他们放入棺椁里,我也进入主殿的棺椁中。

南宫心月伸长耳朵,知道接下来就是这个故事最精彩的时刻了。

孛儿只斤突然咳嗽了起来,吐出了一口血,看来刚才伤的确实严重。南宫心月赶紧拿出随身的军用水壶,递给孛儿只斤,让他喝口水顺顺气。

孛儿只斤轻轻的推开道:不用了,然后喘息了一下接着讲。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只小老虎,而且旁边还有一只黑色的小老虎,通过传承记忆,我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本来我们应该转化成是一体的阴阳双尾虎,但是我的矛盾内心让化虎池出现了问题,对格根塔娜的思念和所有的善念化成了我,对长生、权势的野心和所有的恶念化成了他。

我们顺着化虎池的小洞来到了这个风狱世界,一同而来的还有我的八个孙子,他们继承了八部天龙血脉,本来只要我们壮大起来后,一起进入风谷圣坛,然后施展八虎乘风局就可以取得血玉传承,飞升成神。

但是如今我们变成了两个,而他竟然想吞噬掉我们所有人,快速成长起来,然后去获得血玉成神。对我们的八个孙子展开疯狂的攻击,吓的八个孩子四散奔逃。

我们的实力相当,他攻击力强,我防御力强,所以他也没有能吞噬我,我们以两界河为界限,各自占领一半的世界,我们的八个孙子跑到了周围的八座高山上寻求生存。

经过一百多年的修炼,我们都恢复成了人形,原来的名字也各得一半,我叫孛儿只斤,他叫奥鲁赤。

听到他们竟然是一个人,惊得南宫心月张大了嘴巴。你们现在的人形是幻化出来的?

不是的,我们修炼到一定阶段自动就化成了人形,是半神之躯,并不是幻化的,那不成妖怪了啊?孛儿只斤笑道。

都活了一千多年了还不是妖怪啊!南宫心月心想。

孛儿只斤继续道:后来我在两界河的北岸发现了极阳之羊,他在两界河的南岸发现了极阴之狼。我们驯养它们成为我们在这个世界的食物。

后来,他经常来偷袭我,经过无数次交手,偶然发现吞噬对方驯兽的血肉,可以迅速壮大自己,所以我们都尽力的去抢夺对方的驯兽。

经过几百年的争斗,我们厌倦了这种偷袭对方驯兽的做法,所以我们做了约定,每个月的月圆之夜,我们来河边进行斗兽,谁也不许干预,完全凭借驯兽自己战斗,最后谁的驯兽先被杀绝,谁就要甘愿被对方吞噬,完成当初的一体转化。

开始的时候,他的极阴之狼有数百头,攻击力强悍无比,我的极阳之羊虽然不比他的数量少,但是速度和力量上要弱于极阴之狼,数次比斗都以惨败告终。

后来,我想起从汉人那里看过一些排兵布阵的书籍,所以就尝试训练极阳之羊,没想到竟然有效,那一仗,成功防守住了极阴之狼的进攻,让我有了喘息之机。

但是我们的记忆是共享的,看到我的排兵布阵,他也回去训练极阴之狼,又让我吃了几次败仗,眼看用不了多久,我的极阳之羊就要被吃干净了。

这两种生物都是风狱中,极点生成的灵体生物,是极阴、极阳之气的产物。没想到经过我的精心饲养,竟然让我发现了极阳之羊可以自行分化的特性,从此以后,我的羊群越来越壮大。他的狼群却只能在极点中自然生成,渐渐的,我的极阳之羊在数量上占据了上风。

这一斗就是上千年,今天,我本想练好这绝杀大阵,一举拿下他。没想到他竟然背弃诺言,而且他的真身竟然如此强大。想来我这些年专注于训练极阳之羊,疏于自身的修炼,但是他却在偷偷修炼导致的。

那是您太善良了,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履行跟您的约定,南宫心月道。

奥鲁赤肯定偷偷吞噬自己的极阴之狼用于修炼自身了,要不然他的狼群不会比你的羊群少那么多,南宫心月分析道。

孛儿只斤摇头道:现在他已经跟我撕破脸了,而且想要去找我的孙子们,想通过吞噬他们来壮大自身,最后吞噬我,成为十尾风神虎,然后去夺取血玉。

不是需要你们的孙子组成八虎乘风局吗?南宫心月不解道。

那是百忍道人布置的阵法,但是也提过另外一个方法,就是吞噬掉天龙八部血脉,可化成十尾风神虎,同样可继承血玉神魂。只是太邪恶,没推荐给我。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南宫心月问孛儿只斤。

我们一定要赶在奥鲁赤前面找到我的那八个孙儿,不能让他得逞。

他们现在在哪呢?

就在围绕着风狱的八座神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