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三十六章 狼羊之争(二)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3 11:16:59 字数:2557 阅读进度:35/81

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复活格根塔娜才是我活下去的源泉,你这个嗜血的魔头,怎么能体会到失去亲人的痛苦?

什么都不要说了,那我们就战吧,你我之间只能存在一人,接着一声呼啸,黑狼接到命令,纷纷向两界河里跑去,孛儿只斤也同样一声长啸,白羊们也奔向了两界河。

此时的两界河好像专门为两人准备的战场,湍急的河水竟然在月光的照射下结成了冰,光滑的镜面上倒映着黑白两色。

黑狼亮出獠牙和利爪,组成前锋如锥形的战斗队形,嚎叫着,像钻头一样冲向羊群,前锋黑狼尖锐迅速,两翼的黑狼坚强有力,想通过精锐的前锋突破、割裂羊群的阵型;白羊同样亮出了尖角和铁蹄,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组成方阵。大的方阵都由小的方阵组成,这就叫“阵中容阵”,方阵中央的白羊少,四周的白羊多。中间白羊少,可以虚张声势。四周白羊多,可以更好的防御黑狼进攻,一时间黑与白混战在了一起,让岸边的南宫心月也无法分清。

奥鲁赤和孛儿只斤都没有动,站在岸边静静的看着对方,对于他们的黑狼和白羊看都没有再看一眼,任由它们自己厮杀。

奥鲁赤身边站着一头壮如水牛的巨大黑狼,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两界河上的战斗,通过狼嚎指挥狼群进行攻击。

而被南宫心月骑着的头羊,同样通过吼叫指挥羊群应对。

奥鲁赤率先发话了,看来你的铁桶方阵防御的不错吗?但是羊就是羊,只能成为狼的食物,看我的剃刀阵,奥鲁赤怒吼道。

狼王一声长啸,刚才还是锥形阵的狼群突然变化阵型,中间的狼群纷纷加入两翼,形成锋利的双面刀锋,势要切开羊群组成的铁桶。

你以为我的铁桶方阵没有变化?孛儿只斤摇头道,你错了,羊虽然仁慈,但是不代表羊很软弱,谁是谁的食物还未可知。两仪三才阵,孛儿只斤大喝道。

随着羊王的一声怒吼,所有的白羊开始顺着狼群的刀锋主动分开,三只羊组合为一个小组,屁股相对,利角向前,向风车一样不停旋转,把冲进来的全部黑狼搅碎。

快停止进攻,奥鲁赤急吼道。

黑狼王赶快用长啸命令黑狼群停止进攻,收缩阵型,缓慢后退。

现在才退不觉得已经晚了吗?孛儿只斤轻蔑道,三才旋风阵。

随着羊王的一声怒吼,两万多只羊组成的五千多个旋风阵,向绞肉机一样卷像了正在逃跑的黑狼群。

黑狼们再也顾不上阵型了,纷纷拼命向后逃去,落后的黑狼瞬间被卷入绞肉机成为碎肉块,眼看着一万多只黑狼瞬间少了一半之多,奥鲁赤再也不能平静了,只见他纵身一跃,跳上半空,再落地时已经变成了一只足有三十米高的巨大黑色老虎,额头上,三横一竖的白色王字在月光下闪耀着阵阵白光。

它挡在了逃跑的黑狼群后面,阻挡了白羊群的进攻。

白羊形成的旋风阵在它身上划过,只让它掉了几根虎毛。黑虎张口一吸,就有数十只白羊旋转着落入它的口中,随着它加大力度,又有数百只白羊成为了它腹中的食物。

孛儿只斤大怒,你犯规,竟然显露真身参加对战。

白羊王命令白羊们赶快退回,白羊群又组成收缩的铁桶阵,慢慢向后退去。

用你的话还给你,现在才想退不觉得晚了吗?黑色老虎口吐人言道。然后纵身一个跳跃,堵住了羊群的退路,张口乱吞,几个呼吸之间就又有两千多只白羊被他吞噬。

孛儿只斤眼看如果再不阻止,自己辛苦培养的白羊就要被奥鲁赤吃干净了,也纵身一跃,也变成了一只三十米高的白色巨虎,额头上同样有个黑色的王字,在月光照耀下闪着黑亮的光芒。

白虎仰天长啸,月光照耀下的伟岸身躯犹如小山一般,露出锋利的爪牙扑向黑虎,两只巨兽缠斗在了一起。大地震动,飞沙走石。一声声呼啸使周围好像挂起了八级大风,震得南宫心月只有牢牢抱住白羊王的脖子,才避免被吹走。

随着他们的战斗,来不及躲闪的黑狼和白羊被碾成了肉泥。狼王赶快聚集残存的手下,退到河南岸之外,避免被波及到。羊王也聚拢残部,驮着南宫心月远离北部河岸,远远观瞧。

两只恐怖巨兽使用扑、咬、抓、鞭尾等凌厉的招式,你来我往,一时难分高下。身上流出的血液已经把它们染成了红色,两只虎掌再次碰撞在一起,巨大的反震力把它们分开。蹲在那不停的喘着粗气。

白色老虎喘息了一会站起来道:奥鲁赤,你太卑鄙了,你已经输了,根据我们的约定,谁的队伍取得胜利,谁就能吞噬对方,得到完成的身体,而我们是不得干扰战斗的。如今不但我的白羊战胜了你的黑狼,你也违规显露真身干扰了战斗,你这违背誓言的魔鬼。

黑色老虎也恢复了一些体力站了起来,狗屁的规则,当初是因为我的黑狼强大才跟你约定规则,没想到经过千年,你的白羊不但在数量上远超我的黑狼,而且还修炼了这么厉害的战阵。我才不会傻到等着让你吞噬,本来想搞定你之后再去吞噬掉那几只小崽子,现在看来如果不得到他们的力量是无法战胜你了,再见。

说完黑虎猛然窜出,飞似的逃跑了,黑狼王微微愣神,等反应过来只能看到奥鲁赤的一点背影了,赶紧带领狼群追随他们的大王而去。

孛儿只斤并没有阻拦狼群们的退去,步履蹒跚的走回岸边,此时的月亮已经偏西,冻结的河水又恢复了往日的流淌。

他的巨大身体随着前进的步伐变得越来越小,当他走到羊王的身边时,已经又变回了那个慈祥的老人,身体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南宫心月赶紧跳下羊王的脊背,过来扶起孛儿只斤,哦伯各,你怎么样了,伤的严不严重?南宫心月急的都要流出眼泪来了。

孛儿只斤咳嗽了两声,安慰南宫心月道:我还死不了,没想到经过这么多年,他已经这么强大了,我已经精疲力尽了,但是他还保存有逃跑的体力,如果不是他小心多疑的性格,再战下去我必然被他吞噬。

哦伯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们长得一模一样,他是你的兄弟吗?你们为什么要吞噬掉对方呢?南宫心月听到了他们刚才的对话,好奇的问道。

你这小丫头,还是真好奇心严重,但是你这个性格太像我的孙女格根塔娜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拒绝你,想听一个故事吗?孛儿只斤宠溺的对南宫心月道。

南宫心月知道孛儿只斤肯定要把他的故事讲给自己听,所以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我们边走边讲,说完在南宫心月的搀扶下,和她一起坐到了羊王的背上,虽然驮着两人,但是羊王好像没有感觉一样,领着群羊向孛儿只斤的蒙古包走去。

那还要从一千年前说起,孛儿只斤回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