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三十五章 狼羊之争(一)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3 11:16:53 字数:3357 阅读进度:34/81

跳累了我们开始烤肉,喝酒,我对南宫心月道:味道怎么样?

有点像狗肉,又有点像驴肉,但是蛮好吃的,南宫心月小口的吃着烤肉回答我。

这不就是狗肉吗?熊大力插嘴道,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没想到烤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但是为什么不请我们吃烤全羊呢?

嘘,你没看到那些羊有古怪吗?你也敢吃?我小声对熊大力道。而且你也看错了,这不是狗肉,是狼肉,你看他们的犬齿,比狗要尖厉许多。

这里有狼吗?我们在草原上走了这么多天怎么都没有看到过?孛儿只斤又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狼?看来他蒙古包里的黑色皮毛就是从这些狼身上扒下来的。

想不通的就先不要想,反正现在吃着狼肉,喝着美酒,欣赏着大草原的夜景。

夜逐渐深了,篝火也渐渐熄灭,我们酒足饭饱,回到了孛儿只斤的巨大蒙古包里倒头就睡。

但是我们不知道的是,当午夜来临的时候,两界河北岸的世界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温顺的动物不再温顺,攻击所有能看到的生物,即使附近没有别的生物,也会自己在那里发狂的乱抓、乱撞。

唯有羊群围住的蒙古包是北岸世界唯一宁静的区域,但是我们都醉的不省人事,没有发现这一奇怪的景象。

第二天醒来,蓝天依旧,我们走出蒙古包,发现孛儿只斤早已出去放羊了,留下我们这一群宿醉之人。

当我们还在讨论昨晚的美酒美食的时候,严谨带着两名特战队员从远处赶了回来,原来他们根本没有喝醉,一早偷偷跟着孛儿只斤出去了,想看他都做些什么.

看来只有我们几个人是真的醉了,他们都是装醉而已,我们还是太年轻了。

严谨回来跟周天佐报告,孛儿只斤一早就赶着羊群出去了,但是这些羊根本不是去吃草,反而像排兵布阵一样,不断的在孛儿只斤的指挥下变换队形,而且我发现这些羊的蹄角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金属的光泽,堪比刀锋。

你说这些羊是支军队?周天佐疑问道。

我也只是猜测,严谨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的答案显而易见是确定的。

既然我们已经来到了他的家里,就先安心住下了,总有机会窥探到他的秘密的,趁他出去了,我们在蒙古包里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周天佐对众人道。

听到周天佐的话,一项奉命行事的严谨已经带着特战队员进入蒙古包进行搜寻了,我却不认为这里能找到什么线索,最大的线索应该在月圆之夜,两界河畔。但是我们有告诉他们,这件事我只想一个人偷偷的跟过去,人太多反而容易暴露。

一晃四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今天晚上就是月圆之夜,孛儿只斤曾经答应南宫心月要带她一起去的,由于茫茫大草原上没有什么隐蔽的地方,所以我让南宫心月沿途给我做下标记,我远远的跟着,以防被发现。

傍晚时分,孛儿只斤过来找南宫心月,履行他的诺言,带她去两界河畔,让陆杰翻译给我们听,今晚他要出去办事,会留下两只羊保护我们。然后就带着南宫心月出了蒙古包。

南宫你干什么去,南宫……看到南宫心月被孛儿只斤带走了,熊大力焦急的对我喊道,南宫被那老头带走了,你也不拦着,要是发生危险怎么办?

我给了他一个一个安心的眼神,熊大力看到我的示意也安静了下来,为了不引起注意,嘴里还在嘟囔着。

周天佐看到孛儿只斤带走南宫心月,而让我们留下,刚忙带着众人追出了蒙古包,刚走出蒙古包几步就被两只羊挡住了去路,锋利的犄角和四蹄都闪着可怕的寒光,一张嘴竟然露出满口的獠牙,周天佐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拦住了要冲出来的众人。

南宫心月也看到这边发生的事情,在远处冲我们挥手道:没事的,我去去就回,你们放心吧。

我们只好退回蒙古包里,周天佐道:孛儿只斤一定是要做什么事情,我们不能让南宫教授只身涉险,我们得想个办法出去。

我知道他不是担心南宫心月的安危,而是想要知道孛儿只斤到底要去做什么?因为这些天他从来都是一到傍晚就赶着羊群回来了,天刚亮就出去,从来没有晚上出去放羊的先例。

周天佐似乎看出我知道一些情况,就问我道:子枫,南宫教授跟你走的比较近,她出去前没跟你说些什么?

我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跟你一样,我也很好奇他为什么被孛儿只斤带走。

看到我不想说,周天佐也是聪明人,没有再追问,而是对众人说,既然我们无法出去,就安心等着南宫教授归来,相信她回来后会告诉我们有用的信息的。

等到他们都睡熟了,我偷偷的起床,从侧面悄悄的拉开蒙古包的一角钻了出去,但是随后又有一个身影跟了出来,竟然是周天佐。

我差点惊呼出来,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低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偷偷跑出来的?

我猜的。周天佐神秘笑道。

那一起走吧,我无奈的说道。

正当我们要向外走的时候,有两把锋利的匕首抵住了我们的后心,吓得我们举起了双手,慢慢转头看去,竟然是两只羊角,幽亮的眼睛像两个绿色的灯泡,不都说羊是色盲吗,一到晚上像瞎子一样,什么都看不见,怎么这些羊的眼睛跟狼一样发着绿光。

两只羊很人性化的冲我们偏偏头,示意我们从出来的洞钻回去,我对周天佐道:我喊一二三,我们分头跑,一,二,三,跑!

我们的冲刺速度绝对赶上百米运动员了,瞬间就跑出去一百多米,但是没想到两只羊的速度更快,正停在我们十多米的地方等着我们,都跑出幻影了,感觉他们前一秒还在蒙古包那,后一秒就出现在我们前面。

也幸亏我们收住了脚步,要不然撞到它们锋利的犄角上就知道什么叫透心凉了。

两只羊张开布满利齿的大嘴,对我们咩咩的叫了两声,它们的叫声没有羊的软绵,而是像猛兽的嘶吼,一步一步的向我们逼近,我们只好退回蒙古包里,看到我们走回了蒙古包,两只羊又卧倒了一边。

所有人都被惊醒了,疑惑的看着我们。

看来我们今天是出不去了,周天佐苦笑道。

我躺回狼皮上,既然出不去那就安心睡觉吧。我把身子缩了缩,闭眼睡觉。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南宫心月跟着孛儿只斤离开蒙古包,一路向南走去,走到两界河边,又顺着河边向西走。

走了两个多小时,孛儿只斤看到南宫心月好像累了,就让身边的头羊蹲下让她骑,这些羊都非常雄壮,跟小牛犊子似得,头羊更是大如水牛。驮着南宫心月竟然也走的非常稳。

闲来无事,南宫心月跟孛儿只斤聊了起来,哦伯各,你为什么只带我一个人出来呢?

因为这是我的秘密,也是这个世界的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

那为什么还让我知道呢?

因为你叫我“哦伯各”,让我想起了我的孙女,我的儿子、孙子有很多,但是只有一个孙女,是我的掌上明珠,也是草原上最璀璨的明珠。

她怎么样了?

死掉了,我本来可以把老神仙给的仙丹给她服用,这样就可以救她一命,但是我犹豫了,就是因为我的犹豫,才让她回归了大神的怀抱。

对不起,提起的您的伤心往事了。

不要紧的,只要我成为神仙,就可以复活我的孙女,在这个世界里,就有能让我成为神仙的灵丹,但是我必须打败他,才能取得灵丹,成为神仙。

他是谁?

奥鲁赤,我们俩在这里争斗了很久了,每个月圆之夜,我们都会来到两界河畔,在这里一争高下。

南宫心月有些糊涂了,孛儿只斤-奥鲁赤不是一个人吗?难道是两个人?虽然心中有这个疑问,但是没有敢说出来。

接下来两人没有继续聊天,而是安静的行走着,当午夜十二点前,他们来到了两界河的一处河湾。

南宫心月远远的看到河对岸也有人赶着一群生物向这里赶,应该就是孛儿只斤说的奥鲁赤了。

当对面的人走近,借着月光,南宫心月惊讶的看到对面竟然是铺天盖地的黑狼,而驱赶它们的人—奥鲁赤,竟然跟孛儿只斤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他穿着一身黑衣,而孛儿只斤穿着一身白衣。

难道他们是双胞胎?既然是兄弟为什么要在这里争斗,虽然孛儿只斤只说争斗了很长时间,但是以他们的年龄来算应该也有上千年了。

只听奥鲁赤喊道:孛儿只斤,今天你我一定要决出胜负,整整一千年了,我不可能再在这里跟你耗下去了,我还要完成我大汗的梦想,一统天下,唯我独尊。

不,我要让格根塔娜复活,重新成为草原上最璀璨的明珠,孛儿只斤道。

你这是妇人之仁,一个小女孩有什么重要,一统天下才是大业,才是我们蒙古男儿最应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