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三十四章 牧羊老者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3 11:16:47 字数:3374 阅读进度:33/81

发现有人,陆杰高声向那个老者呼喊。

我们在高兴的同时也紧张起来,上次陈友谅化身老头已经给我们留下的阴影,在这个神秘的“风狱”里,不应该有普通人才对,没准这个白衣老人就是奥鲁赤转化的。

白衣老人赶着羊群接近我们了,陆杰迎了上去,先用藏语跟老头打招呼,老者好像听不懂,又用蒙语跟老者打招呼,老者这次回应了他。

他们在那里叽里呱啦的讲了起来,但是我不懂蒙语,所以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

南宫心月凑过啦跟我翻译他们的对话。

白衣老者问陆杰,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陆杰回答说:是被一群夜枭追赶无意间闯进来的,老人家怎么称呼,是生活在这里的原住民吗?

白衣老头回道:老夫孛儿只斤,是一个落难之人,后为仙人所救,然后一直生活在这里。你们是从水洞出来的?

陆杰道:是的,我们很多人都死在了里面,这个洞穴太恐怖了。

你们肯定也见到了幻音蝠、冷火萤和蓝光鱼了,能逃过它们的捕杀,看来你们还真是运气好,孛儿只斤点头道。

那条路你们是回不去了,不如到老夫家中暂住,你们再想办法离开。

陆杰道:我跟老板商量一下,老人家请稍等片刻,说完看到白衣老者点头,瞬速向我们跑来。

我们听到南宫心月的翻译,我们大吃一惊,他很有可能就是西平王奥鲁赤,因为西平王的全称就是孛儿只斤-奥鲁赤,现在应该有一千多岁了吧,看起来虽然年迈,但是身体强壮,走路虎虎生风。

我悄悄跟周天佐商议,我们要不要跟他去?

我们本来也没有线索,跟着他过去看看也未成不可,大家注意防范,小心行事。周天佐回应我道。

陆杰跑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好了决定。

在孛儿只斤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人跟随他往回走,这群羊看规模应该有一两万只,也不见有牧羊犬的帮忙,就在老人的驱赶下,井然有序的行走着,也不见它们低头吃草。

草原犹如碧绿的毛毯,踩上去软软的,向远处望去,各色的小野花好像点点繁星,空气清新透彻,吸入一口沁人心脾,好想在这里策马狂奔,享受一下自由与狂野。我们都被这草原的美景吸引了。

但是再美的景色也有看腻的时候,跟随白衣老者走了四五个小时了,还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相比水狱里的危机重重,这里却安静祥和,只有偶尔碰到一些小动物,看我们也迅速的逃开了。

南宫,你去问问他,还有多久才能到?熊大力有些吃不消了,撺掇懂蒙语的南宫心月去跟白衣老者打听一下。

南宫心月也有些累了,看到白衣老者丝毫没有停下歇息的意思,只好上前跟老者说道:哦伯各(蒙语爷爷),我们还需要走多少时间才能到您的家呢?

孛儿只斤回道:我们需要三天的时间,哦,对了,你们一定是累了吧,那我们现在休息一下,按你们的速度可能需要六天的时间,说着仰天一声长啸,羊群就像士兵听到命令似得,停在原地不动了。

南宫心月好奇的看着羊群道:哦伯各,它们怎么不吃草呢?而且好听话哦,您刚才那一声长啸就是对他们下的命令吗?

呵呵……孛儿只斤笑道:它们一个月只吃一次东西,而且它们吃的东西也不在这里,如果有兴趣,到时候可以带你去看看。

它们不吃草?那吃什么啊?南宫心月追问道。

你去看了就知道了,孛儿只斤慈祥的真像一个老爷爷跟孙女聊天一样。

那到底是什么时候呢?南宫心月打破砂锅问到底。

月圆之夜,两界河畔,算一下离现在还有十天的时间,到时候老夫带你去看一场好戏,不要告诉他们哦,孛儿只斤冲南宫心月眨了眨眼,好像与孙女的秘密约定一般。

南宫心月回来把与孛儿只斤的对话讲给我听。

这条河叫两界河,难道是它把这个风狱世界分成了两半?还有在月圆之夜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到时候我也要偷偷的跟着去看看。

晚上休息的时候,孛儿只斤都会让羊群把我们包围起来,南宫心月问他为什么这么做?孛儿只斤说晚上寒冷,羊群围住可以帮助我们御寒,但是真实目的肯定不是这样,不知道是怕我们逃跑,还是防备其他什么东西?

就这样走走停停的,经过六天的时间,我们终于来到了孛儿只斤的家,一个巨大的蒙古包,蒙古包呈圆形尖顶,顶上和四周以两层厚毡覆盖,顶高15尺,围墙高约50尺左右,包门朝南开。

为什么说巨大呢?因为它是由12个哈那构成的蒙古包,面积可达600多平方米,远看如同一座城堡。我们这么多人进来都不显得拥挤.

这么大的蒙古包就您自己居住?陆杰惊讶的问道?

住习惯了,就是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显得冷清,孛儿只斤笑道。

我更加确定他就是西平王奥鲁赤了,只有元朝的王室才能住这么大的蒙古包,普通人见到没有见过。

蒙古包的一角堆放着很多黑色的皮毛,孛儿只斤对我们说到:安卡路斯瓦巴德……

南宫心月翻译到:他是叫我们随意,那些毛皮可以用来当做毯子,这里的夜晚还是非常寒冷的,为了欢迎我们的到来。晚上请我们吃篝火烤肉,喝羊奶酒。

南宫心月对孛儿只斤表达了谢意。

孛儿只斤对我们微笑的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应该是准备烤肉去了。

看到孛儿只斤出去,我们迅速的聚拢到一起商量起来。

周天佐道:这个老人家应该就是西平王奥鲁赤,他应该还没有得到血玉。

这怎么可能,什么人能够活一千多岁,陆杰不信道。

因为他没有去过水狱,也没有见过活了七百多年的陈友谅,他们是转化人,已经不能按照常人的生死逻辑来看待他们了,但是我们这些人却没有一个给他解释其中的关系。

那我们怎么办?如何找出血玉的下落?而且我看他好像对我们并无恶意,反而像热情好客的蒙古人,对我们的到来非常欢迎,我说道。

他肯定知道血玉的下落,我们找机会在他身上找出线索,周天佐道。

我倒是感觉这个老头是太久没有见到人了,寂寞的不行,终于看到能说话的人,高兴的不要不要的。要是我整天面对一群只会咩咩叫的羊,我会疯掉的,熊大力道。

反正看不出对我们有恶意,不如就暂时住下来,慢慢从他身上套出血玉的下落。马氏兄弟建议到。

话虽然如此,但是我们也要小心,他毕竟不是普通人,而且他那些羊也奇怪的很,不吃草,也不乱叫,好像士兵一样整齐的列队前进。

恩,是很古怪,晚上是不是请我们吃烤全羊啊?听说蒙古人最喜欢用烤全羊招待客人,熊大力前半句好像在跟我们讨论问题,后半句就转到了吃上面,这个吃货。

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我们赶紧停止了讨论,虽然孛儿只斤听不懂汉语,但是还是小心为妙。

孛儿只斤已经察觉到我们听不懂他说话,所以对能跟他交流的南宫心月和陆杰说道,让我们出来吃饭,篝火晚会已经准备好了。

我们走出蒙古包,看到外面有一个巨大的柴堆,显然是孛儿只斤为篝火晚会准备的,还有一些包了皮的动物,用树枝窜过身体,挂在篝火堆旁的烤架上,几大坛羊奶酒已经已经打开了封盖,酒香四溢。

孛儿只斤热情的对我们招手,虽然不懂他说什么,但是看手势是叫我们快点过去。

周天佐对我们众人点点头,大家走到了巨型柴堆前面,孛儿只斤双手高举,对着天空高声祈祷,然后倒了一碗羊奶酒递到了南宫心月的面前。

南宫心月知道这是蒙古人招待客人的礼节,他们认为美酒是食物之精华,拿出最珍贵的食品敬献,是草原人对客人的尊重和欢迎,客人若是推让不喝酒,就会被认为是瞧不起主人,不愿以诚相待。

南宫心月虽然不会喝酒,但是也接了过去,用手指轻弹三下,以示敬奉天、地、神,然后在沾唇示意,表示接受了主人纯洁的敬意。

孛儿只斤随即又盛了一碗酒,递给了领队的周天佐,周天佐接过酒碗,也清点三下,然后一饮而尽。

孛儿只斤依次盛酒,敬了我们每一个人,看到我们都一饮而尽,高兴的哈哈大笑,然后取出火种,点燃了巨型柴堆,然后示意我们就坐。

孛儿只斤先是表演了一段蒙古摔跤舞,然后热情的邀请南宫心月起来跳舞。

南宫心月人美舞也美,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篝火边姗姗起舞,在她的带动下,熊大力也忍不住加入了跳舞的队伍,然后是陆杰,周天佐等人也都被孛儿只斤邀请加入了跳舞的队伍。

围绕着巨大的篝火,在这空旷的大草原,让我们的心神无比的放松,在这一刻,我们忘记了风狱的危险,也忘记了孛儿只斤的身份,完全融入了篝火晚会的氛围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