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风谷 第三十三章 进入风狱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3 11:16:41 字数:3309 阅读进度:32/81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逃出了山洞,此时正在一处河岸边,身边聚拢了不少人,看来不止我们逃了出来。

我清点了一下人数,一共有二十人,我们船上的不用说了,周天佐船上的有陆杰、凌友阳和两名特战队员,我昏迷前也看到了。让我没想到的是竟然还有两船人逃了出来,分别是马氏兄弟和严谨带着两名特战队员,托普喇嘛和四名特战队员。

托普喇嘛的本事我是见过的,他不是说应劫前不会出手吗?没想到还是帮了跟他一条船上的四人一把,可能这就是佛家讲的缘分吧。

马氏兄弟和严谨他们竟然也没事,听说是马氏兄弟救了他们,看来这两个人也有些特殊的本事,不是表面看到的普通摸金校尉那么简单。

我们的队伍一下折损了四十人,想来都是沉入水底,成为那些蓝光小鱼的鱼食了,虽然他们是以蝙蝠的粪便为食物,但是也未必不吃肉食。

我们再等等吧,万一那些兄弟从水里逃出来了呢?严谨还是坚持着渺茫的希望,毕竟这些都是他的生死兄弟,向周天佐争取道。

好吧,我们今天就在河岸边扎营,如果他们一天的时间都无法逃出来,想来也没什么希望了。周天佐虽然冷酷,但是也不是不近人情。

严谨满心欢喜,派人盯在河岸边,要是有兄弟游出来,随时准备搭救。

我抬头望天,看到的是蓝天白云,我们是从一座高山的洞穴出来的,一条长河从洞穴流出,一直流向远方。

四周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远远望去,好像周围有好几座大山,由于太远,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

我问身边的南宫心月,你怎么也能保持清醒呢,在西平王地宫里你可是被药物迷晕过去的?

南宫心月答道: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感觉都没有?

我说道:是不是跟我们的血玉传承有关系?我记得你说过,在托普喇嘛施展大伦明日经的时候,你被一股蓝光罩住,没有受到精神攻击伤害。

这两次危险如果说不同的话,就是地宫里是药物迷幻,蝙蝠的冲击波是精神攻击,你能免疫精神冲击,但是无法抵御药物的侵袭;而我正相反,对药物的侵袭有一定的抵抗力,但是精神冲击却无法抵御。

这可能是你继承了血玉的力量,而我继承了血玉印记的原因吧。南宫心月道。

血玉到底是什么?我感觉我们对它知道的似是而非,真相到底是什么?还需要我们去印证。

既然我们已经卷进来了,就只能积极的去面对,你我联手,所向披靡。南宫心月爽朗的说笑道。

我看着在阳光照射下她自信的脸庞,爽朗的笑声,二十多年没有悸动的心开始蹦蹦跳动。

就在我跟南宫心月在这蓝天白云下聊得正嗨的时候,有特战队员回来报告了,边跑边喊:有人从洞里逃出来了,是冯晓和马伯里。

我和南宫心月听到这个好消息,也顾不上继续聊天了,赶快向临时营地跑去,本来等了一天了都没见人游出来,我们已经认定他们都死在里面了,没想到老天给了我们这么大一个惊喜。

冯晓和马伯里是被特战队的队员抬回来的,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了,加上河水寒冷,两人不停的颤抖、打冷战。

特战队员们赶紧把他们的湿衣服脱下,给他们裹上毡毯,堆起篝火,灌了一汽热水,经过一阵折腾这才让两人好转了一些。

看到两人好转,严谨急道:你们怎么逃出来的?其他兄弟呢?

这两个人听到严谨问他们,一米八几的老爷们竟然哭了起来,死了,都死了,只有我们两人侥幸逃了出来。

听二人讲到:我们在划船时,突然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然后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掉入河水中,兄弟们也都陆续的掉了下来,到了水中,那种晕眩感反而好了一些,我们就想要游回皮筏上,这时,第一个溶洞里看到的那种蓝光小鱼成群结队的游了出来,开始对我们进行攻击。

它们太恐怖了,就像烧红的铁条,一下就在兄弟们的身体上穿出一个小洞,兄弟们瞬间就被他们戳成了筛子,杀死大半。我们后面的兄弟全部拼命的向外游,但是他们太快了,兄弟们也都被它们追上杀死。我们是趁着他们啃食兄弟们的尸体时逃出来的,我们对不起兄弟,我们应该跟他们同生共死的。说着二人大哭起来。

严谨愤怒的给了两人一个耳光,胡闹,你们能活下来就是对兄弟们最好的报答,我想他们的在天之灵也不会怪罪你们的。面对这种境遇,能逃出一个是一个,不是无脑逞英雄的时候,我要是再听到你们这么孬种的话,直接打断你们的腿。

二人赶紧起身敬礼道:是。但是由于他们已经被脱掉了湿透的衣服,此时是光着身子的,猛然站起,身上的毡毯掉落,吓得南宫心月一声尖叫,慌忙逃到了一边。

二人这才意识到他们现在是光洁溜溜,赶紧蹲下。

你还别说,这俩哥们身体还真棒哎,看那腹肌,看那胸肌,啧啧……熊大力羡慕道。

你一辈子都别想了,我鄙视的对熊大力道。

我跟熊大力走到一旁的火堆边,妙清正在这里烤火休息,南宫心月也逃了过来,气鼓鼓的坐下,嘴里还在小声嘟囔着,流氓,流氓。

熊大力对我说:疯子,你说那个西平王奥鲁赤会不会也变成个老头来忽悠我们呢?还是他早就已经拿到血玉了,毕竟那都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周天佐带我们进来,应该是奥鲁赤没有成功拿到血玉,他们应该有办法感知到。

我又压低声音跟他道:周天佐这个人非常神秘,你知道吗?他竟然也不受那些蝙蝠的控制,我怀疑在“水狱”里,他一直在隐藏实力。最后不是因为他破解了陈友谅的阵法,我们都要死在那里了。而且他们对于血玉的隐秘非常了解。

看不出来啊,熊大力偷偷瞄了一眼周天佐,看到他正在那里跟陆杰讨论着什么。

嘘!小点声,我告诉你们这些事情,是让你们以后留一个心眼,我们这些人里都不简单,马氏兄弟也不是善茬,肯定隐藏了实力,还有那个托普喇嘛,更是深不可测,除了那个陆杰,我们四人在这里是最弱的,凡事多留个心眼,小心为妙。

三人点了点头。

大家过来一下,我们听陆教授分析一下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周天佐叫我们过去开会。所有人都聚拢过来,围着火堆坐了一圈。

陆杰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刚才调查了一下这里的动植物和环境特征,属于典型的草原地带,看到了啮齿类动物和有蹄类动物,有一个好消息是这里的生物还是比较正常的,跟外界的生物没有多少区别,刚才严谨队长还抓到了一只兔子和一只黄羊,我检查过了,没有毒素,晚上我们可以加餐了。

那接下来我们应该去哪里?熊大力道。

周天佐拿出那卷皮质地图,铺到地上道:你们看,这里的小点应该就是我们出来的这座山,也就是我们现在的位置,这条线应该是我们面前的这条河,一直延伸到另外一个点,可能也是一座山的山洞。

我看这条河是个美女?熊大力突然插话道。

大家诧异的看着他,又要发表什么奇怪言论了,虽然是胡说八道,但是每次都能给我们重要提示。

你们看这S形曲线,绝对的标准啊。熊大力指着地图道。

我们望向地图,这条河流还真是流出了一条S形。

凌友阳道:熊兄弟还真是一语中的,你们看,如果以这条河流为分界线,我们画一个圆形,是不是一个太极图的形象,周边的这几处应该是八座大山,我看像对应的八卦方位。凌友阳指了指地图,又抬头看了下四周。

我们也跟着他的视线环视了一圈,还真有可能像他说的一样。

那么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不是这两个太极眼的地方呢?凌友阳对周天佐道。

这次的地图比上次“水狱”的地图要精细许多,竟然标注了“风狱”内部的一些简单构造,上次“水狱”地图可是只画了一个圆点就了事的,虽然只有这几个点,但是也能让我们大致分析出这个世界的基本构造了。

地图上只显示这么多,我也没有更多的信息,正如凌道长分析的这样,我们可以去代表太极眼的地方探寻一下。

我总感觉周天佐应该知道的更多,但是却从来不显示自己的实力,他想说的话都是引导别人说出来,幸亏现在我们没有利益冲突,不然他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如果按地图所示,我们现在应该在阴阳鱼的尾尖处,离我们最近的太极眼应该在河对岸,我们还要坐皮艇过去。

既然决定了我们就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却看到一群羊从远处向我们走了过来,一个白衣老头在羊群的后面跟随着,应该是他的羊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