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幻音蝠大战冷火萤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2 22:03:07 字数:4697 阅读进度:31/81

青铜大门在马氏兄弟的推动下,缓缓打开,里面是黑漆漆的一条通道,陆杰还好奇的跑出去,看看殿后的墙壁,确定这个青铜大门后面没有通道,感觉非常神奇。

鉴于“水狱”的经验,这次周天佐给每个人都配备了一个全包裹的防毒面罩,使我们从上到下密不通风,还是用绳索连接,严谨带一队人马前面带路,我们这些人站中间,后面追风小队压阵。

我跟南宫心月,熊大力和妙清连在一起,组成我们的四人小队,我知道妙清的体质,不知道是他辟谷境的修为还是其他原因,迷幻类机关对他不起作用,我的体质也能抵抗一些毒素的侵袭,所以我们四人妙清打头,我垫后,熊大力和南宫心月被我们俩保护在中间。

我们依次进入青铜大门,还是一条黑暗的通道,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还在这条黑暗的通道里,我确定这次不是幻觉,而且没有在原地打转,而是一路向前的,因为每隔一段路都在墙壁上画一个划痕作为记号,现在我们还没有见到我刻的划痕。

我悄悄跟身后的凌友阳道:道长,你查看一下,我们是不是中了鬼打墙?

凌友阳边随着队伍前进,边拿出一道符箓,符箓被灵力激发,瞬间燃烧,凌友阳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开。

符箓爆发开来,瞬间照明了我们身边的一片区域,凌友阳摇头道:没有被鬼魅之类迷幻,我的破障符并没有受到阴气的阻挡。

我借着射灯的光亮看向四周,好像是一个山洞,跟刚进入青铜门的黑暗通道那种纯黑色不同,这里照到洞壁上有石头的反光。

又前进了十多分钟,我突然感觉有液体滴到我身上,吓得我一哆嗦,由于上次被幻音螺粘液致幻的经历,所以我紧张的抬头看去。

原来是头上的石钟乳滴下的水滴,我这才如释重负,这里的山洞跟前面的略有不同了,洞壁比较潮湿,而且出现了石钟乳,灯光照上去呈现五颜六色,特别漂亮。

周天佐喊道:这里出现钟乳石,说明附近应该有水源,或许能有地下河。我们只要找到地下河,就可以顺流而下,找到出口了。

通过一条狭窄的通道,我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溶洞大厅之中,这里洞顶到处都是钟乳石,色彩斑斓光怪陆离的自然景色,千姿百态,实为稀奇,所有人都被这里的景色迷住了。

太美了,我们国家的溶洞资源那么丰富,但是都没有这里的这么多,这么大,南宫心月兴奋道。

你看那个,像不像一只羊?那边,那边,像不像一个老头、南宫心月拉着我又蹦又跳,像极了一个逛游乐场的小女孩。

由于这个溶洞大厅面积非常大,估计有几千平米,我们解开了连着的绳子,分散开来自由活动。

我们欣赏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一个巨大钟乳石的后面我们发现一个水潭,水潭不大也就十多个平方,里面有一些拇指大小的小鱼游来游去,灯光照上去,小鱼发出淡蓝色的荧光,非常漂亮。

这里有鱼哎?它还会发光,真太美了!南宫心月说着就想要伸手去捞小鱼。

我赶紧拉住她,小心点,你把它当景物,小心它把你当食物,这里是风狱空间,里面的生物都很危险,不要随便碰触它们。

南宫心月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收回了手,但是恋恋不舍的看着水潭。

熊大力拿出洛阳铲和一些食物,洛阳铲是出发前特意去找熟识的铁匠打造的,他把食物捏碎递给南宫心月道;南宫妹子,这些小鱼这么漂亮就是用来喂的,你来喂,我趁机给你捞几条拿回去养。

南宫心月高兴的接过食物碎渣,捏起一些扔到水潭里,那些发光小鱼争先恐后的来抢食物,逗得南宫心月咯咯直笑。

熊大力看到小鱼们都聚了过来,突然把洛阳铲插入水中,趁小鱼们争抢食物的时候捞上来几条。

看到铲子上的小鱼,熊大力嘚瑟的像南宫心月邀功,怎么样南宫妹子,哥哥这手铲法可还行,你看这……正在洋洋得意的熊大力突然语结了,因为他看到铲子上的几条小鱼又掉回了水潭里,不是跳出去的,而是吐出一些绿色的液体,把洛阳铲融化了一个圆洞,直接掉落下去的。

看到这里熊大力和南宫心月都有些后怕,幸亏没有用手去捉,这些小鱼看着这么可爱,但是吐出的酸水连钢铁都能融化,就更不用说我们这血肉之躯了。

熊大力吓得洛阳铲都扔掉了,众人听到我们这边的动静都聚拢过来,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讲了一下,提醒他们要小心任何生物。

我们搜寻了这个溶洞,除了好看的钟乳石和那个水潭内的奇怪小鱼,没有任何发现,有人在东面发现了洞口,洞口里是狭窄的通道,我们又排好队伍,顺着通道向前走。

这次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又来到了一处巨大的溶洞大厅,这里比刚才的溶洞大厅干燥许多,钟乳石也少了很多,山壁上出现一些苔藓植物,有类似萤火虫的小飞虫在空中飞舞,把这个溶洞装点得如梦幻世界一般。

由于受到刚才的惊吓,南宫心月对这些小飞虫戒备起来,没有再像无知少女那样,看见漂亮的生物就尖叫着冲过去。

我们小心翼翼的前进,尽量远离这些蓝色的萤火虫,当我们走到溶洞中央的时候,墙壁上突然亮起了大量的荧光,原来墙壁上也停留着大量的萤火虫,只是在静止时,它们是不发光的,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我们的惊扰,所有的萤火虫都腾空而起,向着一处洞口飞去,场面像空中的水流,实在是太梦幻了。

我们所有人紧紧的趴在地上,生怕卷入虫潮当中,谁也不知道这些萤火虫有什么危险。

虫群飞过,正当我们以为安全的时候,一群蝙蝠犹如乌云一样冲入虫群,开始捕食萤火虫,虫群就像拍到岩石的巨浪,倒卷回来,我们想退回前面的溶洞,但是后面已经布满了蝙蝠和萤火虫。

我们爬出去,它们都飞在空中,地面暂时安全,我对众人道。

我们在地上缓慢的向前爬,突然一只萤火虫自空中掉了下来,正好落在一名特战队员的身上,小飞虫蓝光一闪瞬间爆开,然后这名特战队员身上升起一朵蓝色的火焰之花,瞬间这名队员就没有了动静。

旁边的队员想要过去扑灭蓝色火焰,但是一接触到蓝色火焰就倒地不起,周天佐赶快阻止其他队员继续接近。

待蓝色火焰熄灭,有队员爬过去,翻开扑倒在地的两人,发现他们双目圆睁,但是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色彩。

这蓝色火焰不但没有热度,反而好像能冻结人的灵魂一样,瞬间就夺走了一个人的生命。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就能要了我们的命,看着空中数以亿计的萤火虫,恐怖的情绪弥漫在我们的心中

大家快走,周天佐催促道,如今只能有多快爬多快,这么多的萤火虫随便掉下来一些就能团灭我们这几十人。

好在蝙蝠都是在空中直接吞噬萤火虫,没有再有萤火虫掉下来,刚才那只只是意外。

我边爬边观察,这些蝙蝠难道不怕萤火虫的蓝焰吗?经过我的观察,那些萤火虫根本没有机会在蝙蝠身上自爆,直接被一口吞食,看来萤火虫如果没有碰触到东西,是不会自爆产生可怕的蓝焰的,而且这些蝙蝠的肠胃一定也是比较特殊,能消化蓝色萤火虫。

但是还是有些蝙蝠被成群的萤火虫围住,自爆的萤火虫让蝙蝠瞬间失去生命掉了下来。

我们小心的避让开掉下里的蝙蝠,害怕他们身上还没有熄灭的蓝焰烧到我们,终于,我们大多数人都安全爬到了出口,除了几个特战队员躲闪不及,永远留在了这里。

回头看溶洞里的混战场面,我们长舒了一口气,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不多做停留,马上爬起来向前方奔去。

不行了,跑不动了,熊大力喘着粗气道,我们跑出这么远,应该远离那些可怕的生物了吧,怎么这个世界里都是些奇怪的生物,那么小的一只萤火虫竟然都这么可怕。

我们狂奔了快半个小时,应该是比较安全了,又来到了另外一个洞穴,在我们整装休息的时候我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这里有流水,快过去看看是不是地下河,我对严谨说道。

严谨带着几名队员向前走去,不一会就听到招呼我们,快过来,这里有地下河,看水流是活水,很有可能通往外界,我们可以坐充气皮筏了。

听到这个好消息,我们的士气高涨,经过这么久的剧烈奔跑,特战队员还好,我们这些人可是坚持不住了,如今可以坐皮艇,不用走路,听到耳朵里真是不易于天籁之音。

特战队员开始给皮艇充气,这次没有幻音螺的追赶,我们可以从容的准备。

突然,我听到有东西落水的声音,声音不大,就像一颗小石子掉入水中,我慌忙向发出响声的地方望去,只见几只水潭里见到的那种发光小鱼聚在那里,好像争抢着什么东西。

南宫心月顺着我的射灯看过去,惊奇的叫到:这里也有那种小鱼?

熊大力,周天佐也都被惊动了,如果河里有这种能吐强酸的小鱼,我们是否就无法使用皮艇过河了?

经过讨论,我们决定用一艘空皮艇实验一下,特战队员把皮艇放入水中,用力一推,皮艇缓缓漂向发光小鱼聚集的地方,我们紧张的观察着水面,一直看到到皮艇漂向远处,小鱼都没有做出攻击行为我们才放下心来,看来只要不主动攻击小鱼,它们还是比较温顺的。

我又想到一个问题,他们争抢的是什么呢?好像是从洞顶掉下来的,我向洞顶望去,看到一些体型较小的蝙蝠倒挂在洞顶,被我的射灯照射赶快飞到了一边。

难道这里就是刚才那些蝙蝠的洞穴,我突然想明白了,那水潭里的小鱼就是这些小鱼,水潭跟这条地下河是相通的。那个水潭是这些小鱼的巢穴,他们是以蝙蝠的粪便为食的,而蝙蝠吃那些能产生蓝焰的萤火虫,粪便里会有产生蓝焰的物质,小鱼长期吃他们的粪便,所以产生了跟蓝焰萤火虫同样的荧光,并且能吐出熔金蚀谷的强酸。

我把我的推测讲给众人听,他们也都抬头望向洞顶,这么多强光射灯照射,让洞顶的小蝙蝠们受到了惊吓,一阵乱飞,突然我感到眼前有些眩晕,身体不听使唤的乱动,再看他们也都跟我一样。

我大惊,快把射灯关掉,这些蝙蝠有古怪,我先低下了头,然后关掉射灯,众人闻言也都按照我的动作关掉了射灯。

周围重新变成黑暗,骚乱的小蝙蝠逐渐安静下来,飞回洞顶。

这时我们的眩晕感才逐渐消失,周天佐道:看来这些蝙蝠能干扰我们的精神,跟幻音螺有些相似,但不是致幻,是使我们身体混乱,不听大脑的指挥。

此地不宜久了,这还是少量的小蝙蝠,要是刚才成群的大蝙蝠回来,我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了。

听到我们的分析,众人都赶快坐上了皮艇,水流是往外流的,但是我们还是觉得太慢,不停的奋力划水。

我们没划出去多久,突然感觉身体不听使唤,先是头脑眩晕,眼前模糊,然后是手脚开始不听使唤,像帕金森病人一样开始乱抖。我知道不好了,一定是那些大蝙蝠听到小蝙蝠的混乱,以为有人要对它们的孩子不利,赶回来报仇了。

按理来说蝙蝠的超声波不在我们人类的波长范围之内,是无法被我们的耳朵接收到的,但是这个世界不能按照常理推测,这些蝙蝠的超声波无影无形,但是却能影响我们的神智。

我知道妙清能免疫精神冲击,我只能寄希望于他了。在大脑还有一丝清醒的时候大喊,妙清,绑住我们,你快把船划出去。

扑通,扑通的落水声证明,已经有人开始控制不住身体,站起来乱走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次不但妙清能保持清醒,南宫心月也没有被蝙蝠的超声波所控制,帮我和熊大力还有皮艇上的一名特战队员绑住了手脚,让我们不会因为身体不受控制而乱走落水。

他们两个开始划动皮艇,当我们的皮艇往前走时,我看到周天佐竟然也没受到超声波的控制,把他船上的陆杰,凌友阳和两个特战队员绑了起来。同样在向外划船。

仔细回想起当时在“水狱”里,被幻音螺迷幻走向地下河的人群中,好像没有周天佐的身影,又因为当时又黑又乱,也记不太清楚了,难道他当时也没有被迷幻,但是为什么没有出手搭救众人呢?这个人一定隐藏着秘密。我心想着,但是大脑终究是抵御不过超声波的侵袭,剧烈的头痛感使我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