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西平王地宫(二)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1 18:54:12 字数:3471 阅读进度:30/81

第三十一章西平王地宫(二)这次门上壁画是这个男人躺在床榻之上,生命垂危,来了一个云游的道士,让他恢复了健康。另外半面画的是男人在地上对道士进行跪拜,道人给了他两个瓷瓶。

不会又是百忍道人吧?我惊呼道,上次陈友谅告诉我们,是一个叫百忍道人的道士告诉他,水狱里可助他成神的宝物,然后帮他祭坛上设计了一个八凤驼龙局,助他夺取血玉。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有一凤提前死掉了,所以计划失败。苦等七百年,最后还是便宜了我们。

看这画风和造型确实有点像啊,熊大力看着壁画道。

我们接着往前走,肯定还有壁画,我有些着急知道后面的内容,催促道。

这次的石门还是没有机关,任由我们打开,这次进入的石室更大,足有四五百平米,里面整齐摆放着青铜铠甲、马鞍和几辆青铜战车。

我没有顾上看这些,直接绕过这些陪葬品向里面走去,果然看到一扇石门。

这次石门上画的是工匠们在修建一座宫殿,一个道士指挥建造一座青铜大门,就立在宫殿的中央。另外半面是一匹巨大的飞马,飞马从空中俯冲而下,一脚把修好的宫殿踏入地底。

我们都有些激动了,青铜大门,果然没错,青铜大门就在这里。但是另外半面壁画就有些震撼了,难道雅鲁藏布大峡谷是一只巨大的飞马踩踏出来的?那匹马得多大啊?这匹飞马是哪来的?难道又是百忍道人召唤来的?

有了“水狱”的经历,我们对于这两幅壁画还能接受,但是没有去过“水狱”的人就很难相信这幅画的真实性了。

我们也懒得解释,就让他们以为这是一个神话好了。

这扇石门之后会不会就是主殿了?熊大力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们接着看吧,我答道。

马氏兄弟又去开启石门,由于前两次开启石门都没有遇到危险,所以我们的胆子也大了不少,没有再远远躲开。

没想到这次虽然没有机关,但是石门却无法打开。马氏兄弟仔细研究发现,石门内部竟然拥有精密的锁具,类似于现代防盗门的天地钩。把大门死死的锁住,无法开启。

没想到一千年前我们国家就发明了防盗门?熊大力调侃道。

这扇门看来需要特殊的钥匙才能打开,我们刚才仔细检查过,飞马的眼睛处是一个凹槽,看来需要一个圆形的钥匙,才能打开这扇门。而且应该不是我们常见的铁质钥匙,马远光道。

我们是来盗……,哦不,我们是来科考的,哪里会有钥匙?不是普通的钥匙,难道是指纹锁?拿我的指纹试一下没准就打开了,熊大力又在胡说八道。

马氏兄弟到没有因为他的胡说八道而生气,反而正经的说道:不是指纹锁,应该叫能量锁,这是有“张鲁二班”之称,与鲁班大师齐名的张班大师发明的,用特殊的能量石才能打开的锁具。

你们摸金校尉不是机关方面的专家吗?就不能用其他手段打开它?熊大力又道。

这扇石门厚度超过一米,而且是用最坚硬的花岗岩整块切割而成,如果不是用烈性tnt很难打开,但是如果用烈性tnt,我们估计也都会被活埋在这里了。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我想到了圣骨戒,圣骨戒上不是有一颗绿色的宝石吗?我看大小应该跟这个凹槽差不多,会不会是开门的钥匙?

我让卢山林去跟奥鲁卡多去借圣骨戒,但是奥鲁卡多紧紧的抱着双臂,说什么都不肯交出来,说这里是他们的圣地,惹怒了风神是会带来灾难的。

周天佐看出了我的想法,用眼神示意严谨过去。

严谨虽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但是手段异常狠辣,只用了一招就把奥鲁多卡制服在地,抢过圣骨戒抛给了周天佐。

奥鲁多卡常年在山中打猎,也算是强壮了,但是面对比他瘦小的严谨,竟然不是一合之敌,可见严谨三星教官的实力。

不管奥鲁多卡在地上不断挣扎,周天佐把圣骨戒上递给了马氏兄弟,我们又退到上一扇石门外,只有我跟周天佐趴着门缝向里面观望。

马氏兄弟对望了一眼,举起金刚伞走到石门前,把绿色宝石送到了那个凹槽处,然后迅速后撤,逃到我们这里。

石门静静的没有任何变化?难道我想错了?怎么可能这么凑巧,瞌睡送枕头,需要钥匙开门,正好就把钥匙给我们送到面前。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黑暗中,圣骨戒上的宝石发出绿色光芒,像是呼吸一样,有韵律似的一闪一闪,绿色的光芒在石门上流窜,形成了一只威猛的老虎造型,老虎有十条尾巴,仰天咆哮,石门也随之轰隆隆的向两边分开。

等了十多分钟,没有发现有危险,我们过去拿下圣骨戒,石门上面发出荧光的老虎图像也消失不见。

这个宝贝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能震慑夜枭,还是古墓大门的钥匙,那颗绿色的宝石里有一股特殊的能量,以后没准还要用到,看来先不能还给奥鲁卡多了。周天佐收起了圣骨戒。

我们小心翼翼的走过石门,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处雄伟的宫殿,红砖绿瓦,气势恢宏。

殿前的广场上有一片金子做的树,树上开着白银花,点缀着各式宝石,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生辉,

发财了,发财了,我就说堂堂的元朝王爷怎么能这么吝啬呢?原来宝贝都藏到这里了,说了一堆狗屁理论,熊大力瞄着陆杰说道。

林友阳突然惊奇道:你们看这些宫殿的方位,像不像八卦图形?

我们向四周打量,果然看到八个偏殿分处八方,围绕着中间一处主殿,这种布置显然跟正常的建筑不同,肯定有什么神奇之处。

我们依次看过去分别为天殿,龙殿、夜叉殿、乾达婆殿、阿修罗殿,迦楼罗殿,紧那罗殿,摩呼罗迦殿。这不是天龙八部吗?我记得托普老喇嘛当初对我们施法时,就是在精神世界里受到了天龙八部众的袭击。

我们没有冒然进入偏殿,而是来到了主殿门前,和合殿三个烫金大字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个殿名代表什么意思呢?而且这些文字都是汉字楷书,肯定是汉人书写,笔法苍劲有力,给我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

这里就这么大,我们一目了然,青铜大门在哪里?以我们上次“水狱”的经验,青铜大门应该在主殿之后,但是这里是一个圆形,主殿就在正中心。

我们分头找吧,严谨,你带人去搜索偏殿,我们进入主殿,这样快一点。周天佐吩咐道。

严谨听到命令,马上把队伍分成八个小组,每组搜索一间偏殿,我们这边仍然是马氏兄弟开路,打开了主殿的大门。

进入主殿,里面并没有想象的金碧辉煌,跟外面的金树银花相比,反而显得朴素至极,一具黄金马鞍摆放在东面的角落,一套已经腐烂的铠甲放在西面的角落,一颗驼纽鋈金银印放在南面的角落,一具马匹枯骨放在北面的角落。

这些应该都是墓主人生前最重要的东西,我拿起银印,上面不是汉字,我不认识,叫来南宫心月,她曾经说过对古文字有研究的。

南宫心月接过大印,研究了一会道:没错,是西平王印玺几个字,我们找对地方了。

青铜大门找到了,凌友阳高声道,你们快过来,在这里呢。

听到凌友阳的喊声,我们向让所在的方位跑去,看到殿后的墙壁上有一扇青铜大门,上面有“风狱”两个符箓似的文字,由于有帷帐的遮挡,所以我们没有第一之间看到它。

不对啊,这里是主殿的后墙,要是从这里出去,不是又回到外面的广场了吗?陆杰质疑道。

如果跟“水狱”一样,这道大门后面连接的,是跟我们不同的一个空间,无论它放在哪里,都能到达那个空间。我心想道,但是没有说破,相信去过水狱的人都能想到这点。

这时,探索那八间偏殿的人员陆续回来报告,八间偏殿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中间摆放了一具棺椁,青玉打造,每具棺椁都可有猛虎浮雕。

打开看了没有?周天佐问道

都打开了,里面没有任何陪葬品,只是在棺椁中有个一尺见方的小洞,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严谨回答道

没错了,又是小洞,那里面的尸体一定是转化了,然后通过小洞进入到“风狱”世界里。我跟周天佐都猜到了。

看着眼前的巨大玉石棺椁,想来一定是西平王的转化之地,但是他的棺椁很奇怪,竟然是用白玉和黑玉拼接而成,上面浮雕着一头双尾虎,站在山崖边俯视山林。

我心中了然,上次是化鲛,这次估计是化虎了,我不明白百忍道人为什么要把他们转化形态,这跟夺取血玉有什么关系?

我们在主殿的墙壁上看到了最后两幅壁画,暮年的奥鲁赤和八个年轻男子来到了地宫之中,奥鲁赤从瓷瓶中拿出一颗丹药服用了下去,又从另外一个瓷瓶中倒出八颗丹药,分别喂给了八个年轻人,然后他们分别进入棺椁。另一幅图是八头不同颜色的猛虎,从棺椁中飞腾而出,脚踏祥云,托着奥鲁赤飞升仙界。

看到这里,我们准备打开青铜大门,进入“风狱”世界了,风狱里肯定充斥着未知的危险,我心中却充满了对探索未知的兴奋。

风狱,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