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西平王地宫(一)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1 18:54:06 字数:3284 阅读进度:29/81

师叔祖,醒一醒,快醒一醒,我听到妙清的声音,从昏睡中醒了过来,但是脑袋还是有些沉闷,打不起精神来。

我看到大家都睡的香甜,埋怨道:妙清你干什么?不是都在睡觉呢吗?你也再睡会,我还困着呢。

师叔祖,你们都睡了一天了,这里有问题,妙清扶着我回答道。

我晃了晃迷糊的脑袋,勉强的站了起来,我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暖流,不断的在我身体里游走,暖流流过,好像什么东西被他们清除了,那种让我昏沉的感觉也逐渐消失。

我借着射灯的光亮打量四周,除了岩石什么都没有,我们就停留在一直向下的石阶上。往上和向下都是无边的黑暗,一眼看不到尽头。

我们睡了很久?我问妙清。

是啊,你看看时间?说着妙清把手表送到我面前,我一看日期,果然是第二天的傍晚了。我心里一惊,反应过来我们一定是中了机关了。

古墓里怎么会没有机关?还好只是让人昏睡的机关,这些致幻和昏迷的药物好像对妙清无效,我问过他是怎么回事,妙清也说不清楚,也许跟他辟谷期的修为有关,据他讲,辟谷期就可以开始转化筋骨血脉为灵脉了,就是俗话说的半仙了吧?我是这么想的。

也幸亏妙清有这种本事,要不然我们会在这里一直睡到死。

我过去摇晃熊大力,嘴巴抽的啪啪响,但是他就是没有一点醒来的意思,再去弄其他人,也都是这样。

师叔祖,不要试了,我刚才都试过了,除了你他们都无法叫醒,现在清醒的就只有我们三个了?

三个?不是我们两个吗?我诧异道。

还有那位拓普喇嘛,他也一直是清醒的。妙清指着一个角落道。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果然看到托普喇嘛正静静的坐在那里,我突然有种幻觉,从我们队伍进入到奥卢图库村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他的存在感极低,但是又高深莫测,如果不是这次大家都昏迷了,把他凸显了出来,否则我根本想不出来队伍里还有他这么一个人。

我走过去道:大师可有解救之法?

托普缓言道:老僧应劫而来,劫数未到老僧即为看客,施主就当老僧空气一般吧。

意思就是不肯帮忙呗,我心里想到。

我看到老喇嘛不肯帮忙,只能自己想办法,我打开狼眼手电,仔细的观察周边,终于让我发现了让我们昏迷的秘密。

在洞顶的阴暗角落里,正有一些手指大小的孔洞在向外喷射烟雾,白色烟雾出来后就消散于空气中,无形无味。肯定是这些烟雾有问题,我心想。

这个墓道修建了上千年,毒烟不可能一直这么喷下去吧,一定是我们有人触发了机关,我在人群中挨个翻找,终于在陆杰的屁股下面发现了一块凹下去的石阶,我把他搬开,再去看那些小孔,毒烟逐渐变小,最后消失不见。

我累的躺下休息,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醒来了。

我为什么可以抵抗毒烟了,自从水狱里得到血玉的力量,除了感觉力气大了一些外,没有其他感觉,没想到在这里发挥了功效,看来血玉让我有了一些抗毒的体质。

过了两三个小时,陆续有人开始醒转过来,熊大力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道,啊……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啊。

还舒服呢,差点没让你永久的舒服下去,我回应他道。

怎么了?我睡个舒服觉,哪里招你惹你了?熊大力看我口气不对,反问道。

妙清把他们中毒昏迷的事情讲给了他们听,众人听后一阵后怕。

我说道:也幸亏这毒烟只是让人昏睡,要是其他机关我们可能就交代这里了,昨天那种情况,我们夺路奔逃,哪有时间顾及脚下?上天还是很眷顾我们的。

周天佐道;大家整理装备,严谨,你带一队兄弟,协助马氏兄弟前面探路,其他人后面跟随,注意脚下,我们出发。

没走多久,我们就来到了石阶的尽头,这里有一扇石门,石门上绘有彩色壁画。

左边半扇石门上画着一个男人,身穿短跑长靴,腰带上系着烟壶,头戴披肩棉帽,跪在地上,另外一个高大的男人送给他一柄剑和一匹壮硕的白马,右半边石门上画着男人帅军征战沙场,所向披靡,战士们在高声欢呼胜利。

虽然时光流逝,已过千年,但整个壁画颜色仍然鲜艳夺目,基本完整。

周天佐仔细的观看了壁画的内容,对我道,我们可能找到了。你看,这个人的打扮是典型的蒙古族打扮,而且跟史书对上了,左面这个壁画是说奥鲁赤奉命发兵西藏。右边这幅壁画是他率兵征战沙场,打了胜仗。一定是西平王奥鲁赤的地宫。

那还等什么,开门啊?熊大力急脾气上来了,就要去推门。

等等,马远光和南宫心月同时叫到。

南宫心月道;我先拍张照,这么珍贵的资料一定要留下来,说着拿出相机调好光度,两扇门各拍了一张。

马氏兄弟不愧是专业的,对得起摸金校尉这一称号,先是用狼眼手电仔细的围着石门找了一圈,看看有没有能触发的机关,然后又对了门嗅了嗅,防止门上涂毒。都检查完毕后,开始用力推门。

推门的手法也是两人一左一右,左手拿着一把金刚伞,右手和肩膀用力,随着他们的用力,石门慢慢打开了一条缝隙,我们正要向前的时候被马远光伸手制止了。

石门缝隙越来越大,当打开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听到蹦的一声,然后无数的箭矢从门内飞了出来,好在兄弟二人手疾眼快,就地一滚然后迅速打开金刚伞,才避免被射成马蜂窝。

我们幸亏里的远,听到声响不对就果断的后退到石阶上,但还是有几个特战队员受了伤,还真有机关啊,熊大力拍着胸口道。

要是刚才我们大意,石门打开一条门缝就心急的往里冲,迎面而来的这些箭矢就让我们全军覆没了。这让我想起了陈友谅墓门前的那些弩箭,但这次的亲身经历却比那次震撼多了。

箭矢足足飞了一分多钟才停止,马氏兄弟举着金刚伞慢慢走过去,我们这次学乖了,二人不叫我们,绝对不靠近石门。

看到马光亮拿出了一把金色的剪刀,在石门里剪了几下,然后二人才把石门完全推开,应该是还有绊索机关,他们二人进入石门检查后,才招手让我们过去。

我们进入石门,这里面是一个不大的石室,也就四十个平方左右,里面有一些瓷器和陶器,我们打开一个罐子,看到一些已经霉变的高粱,应该是装粮食的储物罐。

熊大力道:就这么点陪葬品?还用的着设置这么歹毒的机关?

这里应该是陪葬殿,蒙古的的墓葬向来简单,有天葬、火葬和,密葬三种形式,在初期,蒙古都是进行天葬,就是把尸体让鸟类吃掉,亲朋好友聚餐庆祝死者升天。

后来受佛教的影响,开始进行火葬,把死者的骨灰混合麦糠等材料,制成人形,送到寺庙供奉。

最后是秘葬,用一整根原木劈成两半,掏空后把死者放入再还原。选好墓地后,把原木放入,把土回填,跑马踏实,基本就找不到了,蒙古汗国时期的大汗都是采用的密葬,最出名的就是成吉思汗墓,到今天都没有找到。

也是因为他们的墓里没有多少陪葬品,所以盗墓贼也缺乏寻找的兴趣,后来元中末期,受汉家文化的影响,才开始修建豪华陵墓。陆杰给我们讲起了元代墓葬的特点。

马氏兄弟听到他说盗墓贼,面色阴沉了下去,要不是周氏集团太过强大,他们都是周天佐请过来的,今天就把这小子埋到墓里了。二人冷哼了一声。

周天佐看到二人不悦,赶紧接过话茬道,看来奥鲁赤也是受到先祖的影响,没有在墓里放贵重的物品,你们看,前面又有一扇石门。

这次石门上画的是,男人登上高台,高举银印,底下很多的百姓在向他朝拜,另一边画的是在男子在大殿中设宴,高举酒杯,与众人豪饮,大殿中央是妖艳美姬在跳舞。

这两幅壁画是不是说奥鲁赤受封平西王,然后在封地歌舞升平?我分析道。

大家都点头称是,南宫心月又赶快过来拍照。

马氏兄弟又过来进行检查,我们照例躲得远远的,但是这次却并没有触发机关,石门被平安的打开了,我么进入到了一个更宽广的石室。

这个石室比刚才的要大上很多,估计有一百多个平方,里面堆放着几个青铜大鼎,都是用盖子密封好的,马氏兄弟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个青铜鼎,原来里面装的都是美酒,盖子一打开,酒香就扑鼻而来。陈酿了上千年的美酒,要是拿出去价值万金。

除了这几个青铜酒缸,这个石室就没有任何东西了,前面又出现了一扇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