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供奉塔林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1 18:54:05 字数:3677 阅读进度:27/81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被村子里的喧闹声吵醒了,只见十几个壮汉在腰间围着一条短短的兽皮裙,头上插着长长的羽毛,有的臀部还有尾饰。身上装饰着大量粗拙的石环、骨饰等物品,围在村中心的位置跳舞,而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是四头还在不断挣扎的野猪。由于四肢被绳索捆绑住,所以在那挣扎嚎叫。

不一会,大长老在村民的搀扶下走了出来,他的穿着比较华丽,一袭宽大的长袍,上面有精美的刺绣花纹,一只独脚怪鸟秀在胸口中间的位置,头上带有皮帽,两根漆黑的羽毛迎风摆动,手上带有一枚骨戒,像是鸟类的爪子制作而成,骨戒上镶嵌着一枚幽绿的宝石,宝石中间带有一条竖纹,像一只眼睛注视着眼前的众人。

村民看到大长老过来,齐齐跪倒在地,大长老站到人群中,双手高举,似乎在向苍天祷告,经过半个多小时仪式才算完成。

有一个村民跑过来跟卢山林说,让我们跟着他们的队伍走。

从村子中穿过,我发现他们的房屋及其简单,顺着窗户望进去,有几个孩子也正好奇的向我们这边望来,但是很快被旁边的村民制止了,关上门窗挡住了我们的视线。

顺着村民铺就的石板路,我们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才来到塔林的边缘,从远处看着比较近,但是真要走过来还是挺远的。

我看到这些石塔大小不一,最高的是中间的那座供奉塔,用纯白色的大理石打造而成,目测有二十多米高,占据了塔林里的很大一部分空间。周边的略矮,用的石料也不尽相同,但是也有十多米高,越往边上的越矮,到我们面前的只有一米多高。

村民又让卢山林翻译说:我们只能围着塔林的边缘走,绝对不能向里面窥视,塔林里有圣兽守护,如果惊扰到他们,是会惹怒风神降罪给我们的。

大长老在塔林的入口处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祭祀活动,嘴里不断发出啾啾声,似鹰啼,似鸟鸣,然后让人把野猪的颈动脉割开,解开绳索。

四头野猪喷洒着鲜血跑入了塔林之中,转眼就消失不见了,祭祀活动才算结束。

一名壮汉跪在大长老的面前,大长老摸着他的额头,吟唱了一段咒语,然后摘下骨戒交给这名壮汉,就在众人的拥簇下回村了。

这名壮汉过来跟我们跟我们说话,卢山林翻译说:他叫奥鲁卡多,按照大长老吩咐带我们过塔林。

经过这么一折腾已经中午了,我抬头看了下头顶的太阳。

周天佐做了个请的姿势,奥鲁卡多举着骨戒在前面带路,我们大部队跟在他的后面进入了塔林。

外面阳光明媚,但是进入塔林就感觉光和热都被吸走一般,明明阳光照在身上,但是还是感觉阴冷无比。

我停下脚步向四周打量,前面领路的奥鲁卡多看到我停下,生气的对我大叫,卢山林翻译说,他让我们快点,如果超过祭祀的时间,圣骨戒也不能保护我们的安全。

难道真如传说的那样,这片塔林里有怪物不成,卢山林有些被吓到了,也跟着催促我们赶快走。

这片塔林是圆形的,我们就沿着圆圈的外围向前走。突然,我看到不远处有一只动物躺在那里,我惊奇道:那不就是刚才放跑的野猪吗?颈动脉被切断了,估计跑到这血流干了,就死在这里了。

熊大力说,我去看看啊!说完就向塔林里面跑去,走到野猪旁边观察了一下,冲我们挥手道,就是那头野猪。

奥鲁卡多看到有人离开队伍,赶快跑过去,对着熊大力一阵指手画脚的乱吼,熊大力也听不懂他说什么,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

突然地上的野猪站了起来,飞速向塔林深处跑去,原来还没有死透,但是他的獠牙正好穿过奥鲁卡多拿着的骨戒,带着这枚骨戒跑进了塔林深处。

我们都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幕惊呆了,野猪诈尸了,熊大力嘿嘿的笑道。其实有过杀鸡宰鹅经验的人都知道,这些动物的生命力顽强,有的鸡头被切下来,还在那蹦跶半天呢。

但是奥鲁卡多的脸都气绿了,那枚骨戒是风神的象征,也是我们通过塔林的安全保障,如今被野猪抢走了,他情绪激动的打向熊大力,来发泄心中的懊恼。

熊大力也知道是自己给人家惹了麻烦,从他们对待那枚骨戒的重视程度,肯定是他们族中重宝,要不是自己好奇跑出队伍,也不会惹出这档子事情,所里忍痛挨了奥鲁卡多几拳。

我们也赶紧过来拉开了奥鲁卡多,如今怎么办呢?卢山林,你去跟他沟通一下。周天佐对卢山林道。

卢山林跟情绪激动的奥鲁卡多沟通后回来跟我们说:他说他要去找回圣戒,没有圣戒,他们村子会被风神降罪的,不会再给我们带路了。

这不正好吗?我们对望一眼,我们本来就是想进入塔林的,如今歪打正着,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去塔林深处了。

周天佐让卢山林去跟奥鲁多卡说,这次事故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愿意帮助他一起寻找圣戒。

奥鲁卡多听后很是感激我们,让卢山林翻译到: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不抛弃,但是要提醒你们,这片塔林我们都是只能中午时分通过,去到后山打猎,如果到太阳下山之前没有回来,就只能留宿在山林里,绝不能再通过塔林回村,不然就会被风神的孩子带走,献祭给风神。

我看了看时间,也就刚到一点多,离太阳下山还早着呢,于是示意我们赶快去找吧,说不定那头野猪没跑多远就死了。

我们六十人的大队伍开始向塔林深处走去,这里面的塔林已经开始比较高了,高大的塔身遮挡住阳光,让我们仿佛置身于原始森林里一样,也有些分不清方向了,周天佐大喊,大家注意不要走散,这里有些古怪。

原来我们走了快一个小时了,却还没有碰到那头抢劫的猪,按道理来说他绝对不可能跑这么远,而且以塔林的面积,我们这么长时间应该从里面穿过去了才对,如今我们还是在三米多高的塔林下转悠,连中心都没有到达。

我们停下来观察地形,我看到这些石塔顶端都有一个圆形石洞,塔顶是八角形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设计?地面沉积了很多的落叶,踩上去微微下陷。

南宫心月拿出了指南针,但是指针胡乱摆动,显然这里的磁场是极不稳定的,无法正确指引方向。

我对南宫心月道,以后出来不要带指南针了,没有一次能用上的。

南宫心月无奈的收起了指南针,那你说为什么我们就迷路了?

我摊摊手道:我也不知道啊,要是知道就不会迷路了。

南宫心月白了我一眼,没有在说话。

那边那个野生生物学家,著名探险家,你说说我们为什么迷路了?熊大力冲着坐在地上不停喘气的陆杰喊道。

我哪知道?我是动物学家,又不是搞地质的。陆杰喘气道。

卢山林,你问问那个奥鲁卡多,他不是本村人吗?怎么也会迷路?

卢山林跟沮丧的奥鲁卡多交流后跟我们说,他也没有进入过塔林深处,都是沿着外圈走过去的,他们从小就被告知,无论如何也不要进入塔林深处,那里是风神的禁地。这次要不是圣戒被抢,打死他也不会进来的。

突然我的眼睛被光线闪了一下,我仔细观察石塔,然后再看看太阳,我想我知道为什么我们迷路了.

众人齐齐把目光投向我,我说,你们看石塔的顶部,都是八角形的,而且被打磨的光滑反光,仔细看这两座塔有什么不同?

南宫心月心思聪颖,一下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两座塔的角度都是微微错开的,由于差别特别小,所以我们没有注意。

没错,我接着说道,你们看天上的太阳,阳光照到石塔上面被反射,由于塔林超过三米就已经遮挡了阳光,所以我们下意思的跟着反射的光线走,正是这些光线引导着我们不停的在这里转圈,我们这次以太阳为定位,就可以走出去了。

还是我家疯子聪明,比那些狗屁教授强多了,熊大力鄙视道。

我拍了熊大力一把,别这么说,这里还有一个教授呢。我指了指南宫心月。

哦哦哦,熊大力反应过来赶快解释道;我说的是那些没有想出办法的是狗屁教授,南宫教授天资聪颖,这不一下就看出来石塔的角度不对吗。

南宫心月听到他夸自己,而且现在这个环境也不是大闹的时候,所以也就没再追究。

正当我们为想到出去的办法而高兴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片乌云,挡住了太阳,瞬间高涨的士气又降了下来。

我们又想到了新的方法,就是根据石塔的高矮来判断方向,随着我们的深入,石塔已经七八米高了,也很难确定高度了。

我们已经被困在塔林里两个多小时了,大山里的夜晚总是来的比较早,现在已经快五点了,我们还在塔林里转悠着。

当黑暗降临时,山风呼啸,诡异的塔林里异常安静。

突然,一声似鬼哭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南宫心月吓的抱住了我的胳膊,这种氛围确实恐怖。

接着我看到远处石塔上亮起一对绿点,鬼哭声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不会是鬼吧,南宫心月颤抖的跟我说道。

我打开头顶的射灯照过去,只见有一个东西呼啦一声从石塔上的圆洞里飞了出来,站到了石塔的顶端,是一只独脚怪鸟,长得像猫头鹰,但是嘴要更尖利,而且有锯齿,似乎可以撕扯肉类。翅膀很小,看来只能简单的飞行,无法飞太高。

这不就是大长老身上秀的那种鸟?熊大力道。

奥鲁卡多看到怪鸟,吓得匍匐在地,跪拜起来。口中念念有词。

他在干什么?周天佐问卢山林。

卢山林停了一会道:他在祈求圣兽饶恕我们的罪行,恳求风神的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