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神秘村落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11 18:53:59 字数:3486 阅读进度:26/81

卢山林听到加三倍的钱,眉毛都展开了,连说那是当然,给我们讲了奥鲁图库村的传说。

奥鲁图库村建成于元朝初期,传说他们不是西藏本土人,而是跟随蒙古铁骑过来的蒙古人,在当时还人迹罕至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建立了村落,他们信奉的不是藏传佛教,也不是苯教,而是信仰风神,是风神赐予了他们充足的食物和安宁的居所。

但是有人说雅鲁藏布大峡谷下面有一个巨大的宝藏,他们的祖先就是为了得到这个宝藏而来的,但是没有找到,所以世代定居在这里,还在不停的搜寻宝藏的下落。

也有人说,他们是当年蒙古人派来破坏西藏的的奸细,元朝皇帝无法改变藏民的信仰,想通过内部分化,来打破西藏的政教合一的统治,巩固对西藏的控制。但是他们失败了,被元朝皇帝遗忘在这里,世代传承到现在,一直等待着他们的皇帝接他们回家。

无论哪种传说,都是因为他们从来不跟外人接触,所以越发的神秘,也是引来大家的种种猜测。

那么他们衣食住行都是完全自给自足吗?现在社会这么发达,难道对他们没有一点影响?

也不是完全不接触,但是只与最近的藏民村子做交换,即使最基本的物资交换,也是很少说话,交易完成就快速离开。

说的语言虽然也是藏语,但是跟周边的语言也大不相同,同他们交易的藏民也是连说带比划的才能进行交流。

我跟周天佐对望了一眼,确定这个村子一定跟我们的目标有很大的联系。

我们当晚就住在了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最后一个村庄-加拉村。

加拉村地处雅鲁藏布江东岸,是雅鲁藏布大峡谷米林段名义上的最后一个村庄,由此往前,便进入了无人区,而奥鲁图库村就在无人区中。

藏族同胞前往加拉村被称为“加拉朝圣”。自从莲花生大师在这个地方埋下许多经典,在当地就沿袭着“转加拉”的风俗,渐渐地这里形成了一条朝圣之路。

我们住进村子的民宿,在加拉村村口环顾,左边是加拉白垒雪山、右边是九兄弟雪山,对面是阎罗宫寺庙和瀑布,真是景色宜人,美不胜收。

真是太美了,要是能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多好啊,我对着美景感慨道。

那找到血玉之后我们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好不好?我也好喜欢这里的风景,南宫心月从后面走我的旁边道。

当然好了,美景,美食,美酒,美人,美不胜收,哈哈哈……我大笑道。

你也跟那憨熊学的油嘴滑舌的,讨厌死了。南宫心月娇笑道。

第二天一早,我们跟赶过来的追风小队会和,这次的领队是个白净的中年人,长得斯斯文文的,跟辛长海完全是两种类型,名字叫严谨,想必他做事也一定非常严谨。

照例分发了装备,跟上次的装备差不多,但是那造价高昂的特战服却只给我和南宫心月配备了一套,当然周天佐肯定是有一套的,难道是因为我们获得了血玉的传承,所以特殊照顾?

在严谨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人走进了无人区。

那个村子需要步行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建在一处山崖的半山腰处,村子不大,也就十多户人家,加上老人和孩子有四十多人。村子后面有一处缓坡,上面有几千座石塔,大小不一,有高有矮,我们想过去探查,但是只有穿过村子才能到达那里,我们没敢擅自行动,等候您的指示,严谨向周天佐报告道。

我们先尝试一下与他们接触,看能不能从他们口中套出有用的信息,这次我们在卢山林的建议下,带来了大量的粮食和食盐,这些都是奥鲁图库需要的生活必需品,想通过食物贿赂村民来达到进入奥鲁图库村的目的。

经过一个小时的艰难山路,我们终于远远的望见了奥鲁图库村,村子在半山腰的一处平台,左边是万丈高崖,右边是深渊绝壁,下面是湍急的河流,在古代这里绝对是军事要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我们来到村口,村里跑出四五个大汉,拔出藏刀,对着我们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

卢山林过来翻译说;他们让我们离开,说这里不允许外人进去,否则就不客气了。

周天佐说道:你去跟他们说,我们是科考队的,要进入大峡谷深处,借一条路过去,我们送给他们食物和食盐,算作过路费。

卢山林过去用藏语跟几名大汉交涉,看到卢山林的装束和说的语言,几名大汉明显放松了下来,其中一名大汉跟卢山林交流起来,其他大汉仍然警惕的注视着我们。

不一会,卢山林又走回来道;还是不行,他们说山后的塔林是进入峡谷的必经之路,那是他们的圣地,外人不得入内。

周天佐低头思考了起来。

把食物和食盐都拿出来堆放着村口,我说道。

众人都把目光转向我,周天佐疑惑的道,村民不同意用食物做买路钱,你让放到那干什么?

我道:如果你给一个乞丐一百万支票,不知道一百万有多少的人是没有感觉的,但是你把一百万的现金堆到他面前,那震撼力绝对足够。同样的道理,你说用食物买路,但是你能用多少食物买路他们并没有看到?

周天佐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严谨,让他们把我们带的食物堆到村口,卢山林,你告诉村民,就说如果让我们过去,这些食物都是送给他们的。

特战队员们把粮食一袋袋堆到村口,来时他们每人背有一百斤粮食五十斤食盐,看他们举重若轻的样子,显然这些重量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多少负担,可见他们平时训练的严酷。

看到堆成小山的粮食和食盐,几名大汉有些发蒙,同时也露出了贪婪的目光,因为他们村子现在极度缺乏粮食,他们依靠打猎为生,现在的野生动物越来越少,他们的生活也是越来越困难,要不是国家每年会送一些粮食过来,他们早就饿死了。

都说那人家手短,但是奥卢图库村却不是这样,拿了国家的粮食,却拒绝与国家交流,国家要他们迁到无人区外,免费给他们建一个新村子也不同意,国家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不远万里要给他们通上电线,也被他们拒绝了。

现在国家除了每年给他们发一些救济粮,其他就听之任之了,不再管他们。

几名大汉聚在一起交流了一会,然后一名大汉跟卢山林说,让我们等一下,他要去跟大长老汇报一下,然后就飞快的跑回村里。

我冲周天佐昂了下头,示意他,你看怎么样?有戏吧。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在几名大汉的簇拥下,一位老人被搀扶着走到村口,看到堆积如山的粮食,双膝跪地,双手举过头顶,仰头向天说着什么?

我问卢山林,那老头说什么呢?

他回道,好像是在感谢风神赐予他们粮食,赐予他们生命之类的。

这老头什么逻辑,粮食明明是我们带来的,关风神什么事?但是从另外一方面分析,这老头应该是答应收下粮食了,我们可不是风神,不会无条件的送给他们,收下粮食的前提是让我们通过村子。

老人祭拜仪式后,被身后的大汉搀扶起来,跟卢山林交流了几句话后就回到了村里。

怎么样?成了吗?熊大力着急的挤过来问道。

卢山林笑着点了点头,大长老同意了,但是今晚我们要在村外露营了,他们明天要先举行祭拜典礼,祈求风神护佑,感恩风神的赐予。然后才能带领我们通过塔林。

听到大长老同意了,我们都有些兴奋,严谨安排驻扎营地,我看到奥卢图库村的村民开始出来把粮食和食盐搬进村,我也过去帮忙,想借着这个机会进村去看看。

一个搬粮食的大汉噌的抽出藏刀,嘴里屋里哇啦的,说的我也听不懂,但是看他的手势是让我远离,我只能讪讪地离开了。

没想到他们的防范意思这么强。我跟走过来的周天佐道。

走吧,先回去吃饭,语言不通,无法交流,明天不是就能进去了吗?不要急于一时,周天佐对我说道。

大山里的夜晚总是来的更早一些,我们吃完晚餐,看到村子里的烛光已经熄灭,我们聚拢在一个帐篷里开会。

周天佐先发话了,你们认为这个村子跟我们要去的地方有什么联系吗?

我说道:你看到他们藏刀的样式了吗?我觉得有点像蒙古人的刀,结合卢山林说的传说,我觉得他们很有可能是元代王陵的守墓人,奥鲁赤这个人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

陆杰接话道:奥鲁赤,忽必烈之子,至元六年,受封于西平王,出镇吐蕃,从元初到元末明初,奥鲁赤及其子孙镇压吐蕃长达百年之久。

奥鲁赤,奥鲁图库村,熊大力念叨着这两个名字,难道这个村子就是为了给奥鲁赤守灵而建设的村落?

我答道:很有可能,我们这次找的青铜大门不知道是不是在这位王爷的地宫之中?而这个地宫很有可能就在那片塔林的下面。

周天佐点头道:子枫说对了,我们这次要找的就是西平王的地宫,青铜大门很有可能就在他的墓里。

我们通过塔林后,向外走十里路,在那里扎营修整一晚,在村民放松警惕后,我们趁夜返回寻找地宫入口。

好,大家都同意这个方案,然后各自回帐篷休息,等待明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