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雅鲁藏布大峡谷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9:15 字数:2620 阅读进度:25/81

您就是托普喇嘛?我惊讶道,周天佐要请的人不就是他吗?原来他不在日喀则宗山藏着了,跑来这里躲避,听他的意思是算出来今天有人要去找他,所以提前离开,看来真是有些本事的。

他又提到五十年前,我爷爷算到他要是遇到我就要历劫,所以他隐藏了五十年,看来对我爷爷的本事是相当认可了,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一句话就隐居深山五十年之久。我爷爷越来越神秘了,他到底有多大本事?

那我的朋友们怎么还没有清醒?我担心的问托普喇嘛?

他们还困在真言法咒的空间中,你本来已经沉沦,但是不知道什么力量竟然让你脱离了真言法咒,也许这就是天意,我来解除法咒吧。

说完合起那本古朴的书籍,一串六字真言又从他嘴里发出,但是这次给人却是清爽之意。

随着托普喇嘛的一声大喝,他们四人麻木的眼神里开始有了一些神采,但是每个人的精神都有些萎靡,只有妙清稍微好一点,看来十年清修就是比我们这些凡人强大。

陆杰的状态最惨,刚恢复神智就跑到一边的角落里缩卷起来,嘴里不停的念叨: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瑟瑟发抖,而且他的裤子下有一条明显的水痕。

熊大力恢复神智,就要冲托普喇嘛动手,你个老家伙竟然使用妖术,看爷爷不打死你。

我急忙拦住熊大力,向他解释道:这位就是托普喇嘛,是大德高僧,你不得无礼,刚才只是高僧试探一下我们,没有恶意,要不然你就被永远困在法咒空间当中,无法出来了,就像植物人一样。

熊大力吓得缩了缩脖子,对托普喇嘛行礼,对刚才的冒失行为道歉。

我过去对南宫心月关心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南宫心月道:我进入到了一个奇怪的空间,然后八个怪人对我进行攻击,但是有一层蓝色光罩一直保护着我,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你怎么样?说着紧张的拉着我来回看了起来。

我没事,这点小事怎么能伤害到我?我吹牛道。

托普喇嘛带我们在寺庙里吃了斋饭,品尝了西藏特色美味,糌粑和酥油茶,干酪。虽然藏僧不忌酒肉,但是扎什伦布寺的格鲁派对此戒律比较严格,所以我们没有吃到牛羊肉干和喝到青稞酒,但是还要在西藏停留很久,以后有的是机会。

在我们吃饱喝足后,周天佐也姗姗来迟,对托普喇嘛进行了邀请,希望他能加入我们的队伍进入雅鲁藏布大峡谷,寻找失落的空间。

托普喇嘛早在先前就已经跟我说明这是他的劫数,要跟我去厉劫,自然不会拒绝周天佐的邀请。

我们回到酒店接上马氏兄弟和凌友阳老道,一行八辆车前往雅鲁藏布大峡谷。

在我们车上,坐上来一个黑瘦男子,周天佐说是这次的导游。

黑瘦男子不愧是做导游的,一上车就滔滔不绝的给我们讲起了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历史。

雅鲁藏布大峡谷是地球上最深的峡谷。据国家测绘局公布的数据:这个大峡谷北起海拔3000米的米林县派镇大渡卡村经排龙乡的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南到海拔115米的墨脱县巴昔卡村,主体在墨脱县。从墨脱县甘登乡多卡村往上,一直到米林县派镇加拉村,是雅鲁藏布大峡谷无人区。整个峡谷地区冰川、绝壁、陡坡、泥石流和巨浪滔天的大河交错在一起,环境十分恶劣。许多地区至今仍无人涉足,堪称“地球上最后的秘境“,是地质工作少有的空白区之一。

它全长504.6千米,最深处6009米,平均深度2268米,是不容置疑的世界第一大峡谷。远远大于全球第二的帕隆藏布大峡谷、及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和秘鲁的科尔卡大峡谷。其中一些主体瀑布落差都在30-50米。峡谷具有从高山冰雪带到低河谷热带雨林等9个垂直自然带,汇集了多种生物资源,包括青藏高原已知高等植物种类的2/3,已知哺乳动物的1/2,已知昆虫的4/5,以及中国已知大型真菌的3/5。

它劈开青藏高原与印度洋水汽交往的山地屏障,向高原内部源源不断输送水汽,使青藏高原东南部由此成为一片绿色世界,有的地方成为西藏江南。

它的下游围绕喜马拉雅山东端的最高峰,形成一个奇特的马蹄形大拐弯,就像一个巨大的天马飞驰而来,在青藏高原上踩踏出一条长504千米的巨大峡谷脚印一般。

雅鲁藏布大峡谷是地球上最后一块秘境,是世界仅存的一块处女地。它的激流至今没有一人敢于漂流,它的谷底至今没有一人能全程穿行。这里有世上最纯净的天空,最飘逸的云彩,最雄伟的雪峰,最漂亮的大拐弯,最丰富的宝库。这里的确是世界上最美丽、最令人向往的地方。

一位美国总统曾说,没有到过科罗拉多大峡谷,等于没有到过美国。我们可以自豪地说,不看看雅鲁藏布大峡谷,就不能说看过人世间最壮丽的山河!

听着导游的讲解,我问周天佐,你们的人都过来了吗?搜巡过哪些地方了?

这次跟我过来的是追风小队,由三星教员严谨领队,同样是五十人的特战队,他们已经在一个月前就来了,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还没有找到任何目标。

其实可以排除很多的地方,毕竟这里已经被无数的旅游爱好者和科学家开发了无数遍,那些地方都不可能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只有在无人区最有可能。我建议道。

是的,一些开发旅游的地方早已被排除,他们就是在无人区附近进行搜寻的,也不是没有任何进展,他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村子,位于米林县的无人区边,他们的行为古怪,跟其他的村子没有来往,就是提供的救济物资和给他们通电的要求都被拒绝了,仍然过着最古老的生活方式。

严谨想要带人进去探查,却被阻挡在村外,跟我通报情况时,我叫他们不要轻举妄动,没准这个村子跟我们要去的地方有很深的联系,让他们原地待命,等我们过来。

那我们的目击地就是那个神秘的村子喽。我说道,这个导游看着很精明,你在哪里找到的?

他叫卢山林,是个汉人,但是母亲是藏民,所以精通藏、汉语言和文化,有过十多年的导游经验,每年进出雅鲁藏布大峡谷100多次,对于我们这次任务会有很大的帮助。

这次要去的那个村落的人都不懂汉语,就需要他来进行沟通了。

卢山林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回头说道:你们要去奥鲁图库村?这个村子可不好惹,听说他们自称是风神的子民,从来不跟外界交流,而且他们的行为特别古怪,每个村民死后都会修建一个供奉塔,如今形成了一片塔林,听老人讲,除了他们村子的人,进入塔林的人都得死,里面住着怪物。

我问他,那么你一定对这个村子很了解喽?

不是很了解,都是听老人说的一些传说,也可能是吓唬小孩子的,这个村子可不是旅游区?不在我们这次导游行程范围内的。

周天佐听出了他的意思,对他说道:加你三倍费用,把知道的都告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