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托普喇嘛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9:14 字数:3215 阅读进度:24/81

第二天上午,我们被专车接到机场,我们坐上了飞往西藏的飞机。

没错又是专机,不是航班。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我们降落到机场。

周天佐道:在去大峡谷之前我还要去请一个人,你们暂时在酒店休息,或者参观一下西藏的大好美景,但是三天之内必须回来集合。

马氏兄弟和凌友阳都表示有些高原反应,哪都不去,就在酒店休息,陆杰又厚着脸皮来邀请南宫心月,说自己对西藏非常熟悉,要作为向导带领南宫心月游历一番。

南宫心月想要拒绝,我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先在周边转一转,了解一下西藏的文化。

陆杰马上接话,对对对,我对西藏最熟悉了,有我当导游,绝对让你领略到最美的西藏风光。

熊大力不高兴的道;我们说周边转转又没说带上你,你高兴个什么劲?

陆杰面色不悦,但是马上又换了副嘴脸,嬉笑道:我不是对这熟悉吗?现在黑导游这么多,你们不怕被宰啊?西藏这边民风彪悍,很多藏民的规矩你们也不懂,有我带着会少很多麻烦的。

乱叫的狗不咬人,摇尾巴的狗才咬人,陆杰明明跟我们有这么大的冲突,还能摇着尾巴讨好我们,说明他不是一个心胸宽广之人就是一个阴险卑鄙之人,我猜他是后者,以后对他要多留一个心眼。

好啊,既然陆教授这么盛情,我们就却之不恭了,我说道。

熊大力看我答应了就没再说话,南宫心月对我翻了个白眼,也默认了。

时间有限,我们还是先去西藏最著名的布达拉宫吧!陆杰道。

谁都知道西藏最著名的是布达拉宫,还用你说,狗屁专业向导,熊大力鄙视道。

陆杰好像转了性,对于熊大力的恶语相向也不恼,仍然笑嘻嘻的。

周天佐,你要请什么人?我问周天佐?

一个喇嘛,周天佐答道。

是大昭寺的活佛,还是扎什伦布寺的高僧?陆杰显摆道。

都不是,这位喇嘛隐居在日喀则宗山,离扎什伦布寺不远,如果你们去那里可以跟我一起去。

这个喇嘛有什么本事?还需要你亲自去请?熊大力问道。

我也不清楚,但是爷爷吩咐我一定要请到这位托普喇嘛,他是我们这次任务的核心人物,如果少了他,我们无法取到血玉。

熊大力哦了一声,这么厉害,很难请吗?

很难,托普喇嘛已经避世五十余年了,寻常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但是我一定可以把他请出山。

那我们去扎什伦布寺吧,听说那是与布达拉宫相媲美的大寺院,我也想了解一下藏传佛教文化,听说从四世开始,历代都是这里的法台,圆寂后在此修建肉身灵塔。我说道。

那还等什么,出发吧,美丽的西藏我来啦,熊大力喊道。

马氏兄弟和凌友阳被送到酒店休息,我们则跟着周天佐奔向日喀则。

经过两个多小的车程,我们来到了日喀则.在这里我们兵分两路,我们去扎什伦布寺,而他去了日喀则宗山。

我们经过半个小时的车程,终于来到了这个西藏的传奇寺庙——扎什伦布寺。

山下有一面石碑,上面写着一些关于扎什伦布寺的简介:扎什伦布寺意为“吉祥须弥寺”,为一世喇嘛根敦朱巴于1447年所建,并出任第一任法台,后经四世发扬光大,自此历代都为扎布伦布寺法台,并扩建寺院。

我们进入寺院内,按照路牌指示走,顺时针从左到右参观。跟着游客的脚步来到第一座寺庙大门前,感觉里面并不大,还以为走错地方,再看了下指示牌,方向是没有错,走进去发现像四合院,周边被庙宇包围。前面有一个不显眼的通道,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会发现。于是,我们顺着通道走进去,结果进到里面大吃一惊,穿过通道后,眼前矗立着众多庙宇,随处可见朝拜的信徒,但却非常安静,他们对佛的虔诚,无论身大何处,都会不远千里来寺庙、神山、圣湖前完成他们这辈子的心愿。

越往里走,朝拜的人越多,他们大多来自牧区或者草原,衣衫朴素,风尘仆仆,有一家老小、也有独自一人的,手里不是转着经筒,就是嘴上念着经,对路过的行人视而不见,全神贯注地活在自己信仰的世界里,专注的眼神显得格外严肃庄重,这种空灵静谧的气氛在西藏各大寺庙都存在着。

路过一座庙宇前,门口特别矮,大多数人都要弯腰进入,偶尔看见几位红衣喇嘛进出,这里面就是僧人的生活居所。

高原阳光透过蓝天、白云映照着寺庙的红檐、白墙、深巷,庙宇,显得格外神圣,与高耸威严的布达拉宫相比,反而多了一份亲切与温暖。

寺庙内的建筑基本分为红、白两色。在藏族人民的心中,白,象征着纯洁与信仰。在扎什罗布寺,外墙涂有白色的建筑,是僧人们生活和使用的僧舍。而措钦大殿、强巴殿、灵塔殿等重要的佛殿和佛堂的外墙都涂着红色,这是僧人和信众们尊崇的颜色,也是藏传佛教神圣的僧服之色,殿堂的外墙用红色以示威严。

大殿下有一独坐的年迈游僧,一个人安静的看着经书。

我们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施主请留步。

突然听到有人说话,我们回头望去,那位年迈的老喇嘛站了起来,双手合十的看着我们,显然刚才就是他在说话。看起来有七八十岁了,但是声音洪亮,犹如狮吼,比年轻人都底气充足。

我们赶紧双手合十,给老喇嘛见礼道:大师有礼了,刚才是跟我们说话吗?

老喇嘛开口道:不错,老僧这里有一部《大伦明日经》,想与各位辩经,不知意下如何?说着托起一本古朴的经书,用手轻轻打开。

辩经是指按照所学不同体系的逻辑推理方式,辩论佛教教义的过程。藏语称“村尼作巴“,意为“法相“。

我们根本不懂佛经,不知道为什么老喇嘛要跟我们辩经,但是那本古朴的经书中,仿佛所有的文字都飞了出来,围绕着我打转,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在老喇嘛口中响起,梵音法咒使我天旋地转一般,突然眼前场景变换,我来到了青石铺就的一个小广场上,西周矗立着八个巨大的石像。

我仔细观瞧,竟然是天龙八部众,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侯罗伽,在我观察他们的时候,八尊石像仿佛活过来一般,各执武器向我攻杀过来,他们的武器并不能真正的伤害我,但是每次挥动,都会带着一股意念袭来。贪、嗔、痴、恨、爱、恶、欲、杀八法,不停的侵袭着我的神智。

我知道这应该是老喇嘛施展的法术,我盲目的躲闪,但是每次被击中,都会对我的心神进行一次冲击,使我头痛欲裂。这些都是人心底的恶念,被八部众勾出来进行精神打击。

贪,对顺的境界起贪爱,非得到不可,否则,心不甘,情不愿。

嗔,对逆的境界生嗔恨,没称心如意就发脾气,不理智,意气用事。

痴,不明白事理,是非不明,善恶不分,颠倒妄取,起诸邪行。

恨,恨别人,讨厌别人,心生憎恨别人之心。

爱,过度的偏爱或溺爱,对喜欢的人或物极端的护持思想。

恶,恶事,坏的想法。

欲,欲望,无边无尽的念头。

杀,杀戮,对不平之事以杀伐断之。

我知道自己的弱点,贪、嗔、痴、恨、恶、欲、杀这些痴念我都没有,但是我却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人,亲人、朋友的事情,无论对错,我都会坚定的站在他们这边,所以我无法逃出这个法咒空间。感觉头脑越来越沉,麻木的挥手应对着,随时都要沉沦在这里。

就在我要永坠黑暗的时候,画面一转,我脱离了那个法咒空间,又来到了那座大殿前。

我看到熊大力、妙清、南宫心月和陆杰还是双眼麻木的站在那里。

老喇嘛叹息一声道:天机难测,我等凡人岂能跳脱命运的安排。五十年前,神鬼算子曾经说过,五十年后我当有一劫。当遇到他孙子的时候,就是我劫难的开始。所以我闭关修炼了五十年,远离尘世,甚至世人都忘记了我的名字。

就在今天,我预感到劫难来临,所以从隐居之所日喀则宗山跑来扎什伦布寺的灵塔前躲避,希望借由历代肉身舍利的威能掩盖天机,逃过一劫。但是还是碰到了你。

好吧,老僧应劫了。说完双手合十冲我一礼。

您也认识我爷爷?我惊讶的看着老喇嘛?敢问大师名讳?

老僧托普。老喇嘛答道。